蜡笔小说 > 鼎炼天地 > 第二章 祝你好运
  “给我站住!”

  暮秋阳极力压制着心中的怒火,方白的态度在他看来是一种无视和轻蔑,这不是一个废物对绝世天才该有的态度。方白应该对他毕恭毕敬的膜拜,然后等着他来践踏!

  这才是暮秋阳预想中的场景,事实完全不符!

  方白停下了脚步,因为有人拦在身前。主子发怒,自有奴才上前排忧解难。

  “我们家少爷没让你离开,你就得留在这里!”谄媚的目光望向暮秋阳,后者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来到方白身旁。

  “白千雪是我的,你一个废物也想染指,如果不想死,最好放聪明点。”暮秋阳声音压得极低,只能让方白听清。

  “祝你好运!”

  方白淡淡说完,让开拦在身前的人继续走去。

  祝你好运?

  暮秋阳愕然,未婚妻被夺走,他就不愤怒吗?又或者方白不但是个废物,还是个傻子?

  随后,暮秋阳脸色一变,这种冷漠对他是一种侮辱,怒火上涌,暮秋阳一掌直接向着方白后背拍了过去。

  手掌刚一拍出去,暮秋阳马上就后悔了,他是堂堂的七脉武者,云水城的不世天才,怎么能对一个废物出手,而且是背后偷袭!

  太晚了,暮秋阳只能尽量收回真气,以免失手。毕竟方白是方家族长的嫡孙,真要是被他打死,不好交代。

  听到身后风起,方白立刻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身体想要避开,可一个从未修炼过的人怎能躲得过七脉武者的偷袭。

  啪!

  方白只觉后背一痛,一股大力涌来,身体不由自主的朝前飞去,落在了三丈开外。

  身体散架一样的疼,幸好暮秋阳最后关头收回了大部分真气,否则,这一掌就能要了方白的性命。

  哇的吐出一口鲜血,方白强忍身体剧痛,挣扎着站起来,艰难的转过身来,淡淡道:“我可以走了吗?”

  目光依旧暗淡无光,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暮秋阳心底莫名一寒,“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对这些事情做到毫不在乎?”

  一旁的白千雪脸色有些难看,无论怎么说,方白是她的表哥和未婚夫,至少现在还是。当着街上这么多人的面让暮秋阳如此侮辱,她必须要站出来说话。

  不是为了方白,而是为了维护第一美人的声誉!

  “暮秋阳,你过分了!”

  声音甘甜清脆,听不出来愤怒和责怪,只有淡淡的不满。

  “雪儿,对不起!”暮秋阳恢复常态,急忙转身对白千雪说道:“刚才只是和方兄开个玩笑,没想到他也不躲开。”

  不躲开?

  一个七脉武者偷袭从来没有修炼过的人,能躲得开吗?

  不过,没有人会关心这些,出手的人是暮秋阳,未来天极门的弟子。有谁会为了一个废物去得罪天极门的弟子?

  没有人,白千雪也不会。

  “下不为列!”

  白千雪看向方白,柔声道:“表哥,你快回去吧,姑妈等的该着急了。”

  方白步迹蹒跚的向方家走去,四周围观的人群也渐渐散去,街头恢复了热闹喧嚣。还有一些人意犹未尽的谈论刚才发生的事情。

  一个人能承受如此大的屈辱,要么是他不在乎,要么是他心中有更大的仇恨。

  方白属于后者,他清楚的知道,暮秋阳刚才动了杀机,最后关头收手,他才侥幸逃过一劫。

  方白不是不恨,而是他必须要忍,心中一个仇恨伴随了十六年,在将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都要伴随着他。

  在这段仇恨没有化解之前,方白必须忍,只能忍!

  好不容易到了方家大宅,门口护卫看到受伤的嫡系少爷视若无睹,方家所有人都觉得方白是一个耻辱,除了白语芙。

  走进大门,一路上遇到的方家之人都选择无视方白的存在,远远避开。往常都是如此,更何况此时。

  天极门的出现,让方家乱作一团,一旦暮秋阳成为天极门弟子,方家将会面临灭顶之灾。

  暮家绝对不会放过千载难逢的翻身机会,云水城势必会成为暮家的天下。到那时,方才该如何自处?

  在方家许多人看来,这一切都是因为方白!

  如果方白也能像暮秋阳一样天才,被天极门看中,方家又怎会面临这样的灾难?他们却忘了,他们也可以像暮秋阳一样天才,但是他们做不到!

  方白刚刚走回居住的院落,就听到一声温柔的话语,“小白,是你吗?”

  方白的嘴角泛起笑意,“娘,我回来了!”

  对于小白这个名字,方白用了好几年才慢慢适应,母亲对他的好,自然是无话说。唯独起名字的时候,实在太懒。

  父亲姓方,母亲姓白,名字有了,方白!

  “小白真的是你!”房内的声音显得有些激动,接着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房门吱呀打开,一个美丽端庄的中年妇女走了出来。

  “小白,你怎么了?”

  看到方白的模样,中年妇女惊慌失措,小跑过来,急忙拉起方白的手,上下细细打量。

  “没事,下山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方白微微一笑,身上的疼痛化为虚无。

  “都伤成这样了还说没事。”白语芙眼眶一红,轻声道:“让你不要乱跑,一走就是半个多月,还把自己伤成这个样子。月儿,快去找老爷要些跌打药来。”

  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急急忙忙的向院外跑去,出门的时候差点跌倒,一溜烟就不见了。

  “娘,我真的没事,不用担心,休息几天就好!”方白躺在床榻上,低声安慰。

  白语芙白了他一眼,柔声道:“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跑。”说着,眼泪不由自主的滑落,看的方白心底一痛。

  ?更h新a最快1◇上x6:(

  这时,月儿走了进来,双手抓着衣襟局促不安的说道:“老爷在忙,我没能见到老爷。”

  “忙忙忙,他能忙什么?”白语芙不耐烦道:“还有什么事情比儿子受伤还要忙?不行,我去找他!”

  “娘!”

  方白伸手拉住白语芙,笑道:“我真的没事,看到娘亲全好了!”

  “就你嘴甜!”白语芙白了他一眼,依言坐了下来,或许她也知道,去了也是没用。此时的方家,没有人把他们娘两当回事,事情的源头就是方白无法修炼。

  在方家,不能修炼就是罪过,何况方白是族长嫡孙。

  但是,白语芙不在乎,她坚信她的儿子是天底下最优秀的儿子,即便是不能修炼。

  等白语芙退出房门,方白常舒了一口气,他什么都在乎,唯独见不得母亲的眼泪。在他的记忆中,从六岁开始就没有了父爱,唯独母亲一直关爱着他,从未更改!

看过《鼎炼天地》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