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鼎炼天地 > 第十六章 战
  “废物永远是废物!你要是老老实实待在云水城,我或许可以考虑放过你,很遗憾,你的存在让我很不爽!”

  暮秋阳冰冷的目光下杀机若隐若现,他的内心也在挣扎,到底要不要杀掉方白,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方白淡淡审视着眼前的暮秋阳,无可否认,暮秋阳是个天才,能在云水城那种小地方有如此成就,即便前世的方白也未必能做到。

  他们之间,除了家族的仇怨之外,就是白千雪,这恐怕才是暮秋阳纠缠不休的原因。

  白千雪的确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美人,方白曾经也动过心,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他心中有着广阔的天地,云水城太小,大楚王朝也太小。

  方白从未把暮秋阳当作敌人,因为他不配。可问题是,暮秋阳此时的实力比他强,而且动了杀机。

  “想动手就来吧,何必那么多废话!”

  方白的冷漠让暮秋阳心底更不爽,这种无视的轻蔑和冷漠,不停敲打着暮秋阳的自尊心,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屈辱。

  “那你就去死吧!”

  暮秋阳真气爆发,手中多了一柄白色气剑,气兵!这是聚气武者真气外放,凝聚而成的气剑。

  气剑呼啸而至,朝着方白的胸口刺来。气剑威力虽不及一些神兵利器,但胜在掌控自如,变换由心,不可小觑。

  方白浮游步展开,一闪即逝,一掌向着暮秋阳持剑的手臂拍了过去,激昂的真气吓了暮秋阳一跳。

  “好强的真气,不比我八脉的时候弱。”

  暮秋阳眼中寒芒一闪,坚定了杀掉方白的决心,如果等方白突破了聚气境,自己恐怕就不是他的对手了。

  气剑弯转,犹如一条短鞭抽向方白的手掌,方白见状,无奈之下,身形再次一动,让过气剑。

  “你和过去一样,只能像一只老鼠一样四处逃窜。”

  暮秋阳冷冷说来,气剑犹如跗骨之俎,紧追方白不放,后者身形展开,不断退让。

  “暮师兄好强,不愧是门主弟子。”

  “废话,暮师兄十六岁就已是聚气武者,恐怕用不了三十岁就能突破凝神,下一代门主的位子,非暮师兄莫属。”

  “方白,你个废物还不束手就擒,劳驾暮师兄出手,罪该万死!”

  远处跟随暮秋阳而来的天极门弟子,纷纷大喝,好像方白抵抗犯了大逆不道的罪名,应该任由暮秋阳宰割才是。

  方白置若罔闻,目光锁定暮秋阳手中气剑,脚底速度更快,时而一掌拍出,等待他的却是暮秋阳的气剑。

  这种战斗真让人窝火,方白对武道领悟高出暮秋阳太多,后者也想通了这一点,索性来个一力降十会。

  任你武技高强,也顶不过实力绝对的差距,暮秋阳只需气剑一动,方白再精妙的招式也只能无功而返。

  总不能用血肉之躯和气剑硬拼吧?

  见暮秋阳久战不下,一旁观战的几人喝骂之声越来越大,更有人为了分方白的心,污言秽语不绝于耳。

  方白的脸色变得无比阴沉,一群小人他根本没放在心上,可如今出言不逊侮辱到了母亲,方白如何能忍?

  让开暮秋阳刺来的气剑,身体一动,猛地朝着人群冲了过去。

  “给我拦住他!”

  暮秋阳见状大喜,之前还在为方白的身法犯愁,如今机会就送上门来,一旁的四人最低也是七脉修为。暮秋阳没想他们四人能打败方白,只要拦住片刻就够了。

  见方白冲来,那四人心底先是一颤,面色黝黑男子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可是转念一想,他们四个人怕什么?何况暮秋阳随后就能杀到,正是合力围攻的好机会。

  “一起上!”

  四人猛地散开,形成一个包围圈向方白靠了过去。八只手掌齐齐展开,围得密不透风!

  方白心底冷笑,“一群废物,也想挡我?”

  七个丹田同时一动,真气运转到极致,漫天掌影散开,只听砰砰砰……

  接着响起四声惨叫,挡在身前的四人噔噔噔向后退去,其中两个七脉修为的青年男子更是鲜血狂喷,瘫倒在地。

  “一群废物!”

  暮秋阳暗骂一声,为方白的实力深深震惊,他自问八脉修为的时候想要打败这四人也没这么轻松。

  何况此时的方白只有六脉修为。

  “他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一定要杀了他!”

  暮秋阳感到强大的危机感,再也顾不得责罚,沉下心来要置方白于死地。

  身后气剑呼啸而至,方白身形一闪而过,双掌齐动,拍出两道气浪,再次和暮秋阳缠斗在一起。

  少了苍蝇的烦恼,方白静下心来,稳扎稳打。想要打败暮秋阳不大可能,可暮秋阳想要打败他,也没那么容易。

  此时的暮秋阳却是浮躁不堪,本以为突破聚气境,轻而易举的就能拿下方白,气势汹汹而来,不但没能伤的了方白半分,却让方白一连打伤五人。

  这五人的死活,暮秋阳完全不放在心上,只是颜面上挂不住。更担心的是这么大的优势都无法拿下方白,以后还会有机会吗?

  心意乱,招式之间难免会有破绽,方白见状,眼前一亮,机会来了。

  以气凝兵,很是消耗真气,暮秋阳不过聚气一层,真气有限,气剑光芒渐渐变得暗淡,威力大打折扣。

  正*k版首发1

  就在此时,暮秋阳露出一个破绽,方白一掌拍向胸口,另一掌向着暮秋阳握剑的右臂拍了过去。

  眼见双掌就要落下,暮秋阳嘴角泛起一丝狞笑,气剑光芒猛地一震,呼啸杀来。

  “不好!”

  方白心底一沉,没想到暮秋阳如此奸猾,还是太大意了,可此时想躲已经来不及,只能硬着头皮拍了下去。

  轰!

  就在暮秋阳气剑刺中方白左肩的同时,方白右掌也落在了暮秋阳的胸口,两道身影同时急退,停在了十丈开外。

  鲜血顺着方白的左肩汩汩流淌,顷刻间打湿衣服,染红了地面,脸色十分苍白。

  对面的暮秋阳胸口渗出血迹,弯下腰来,嘴角泛起得意的狞笑,“最后的机会,把你的秘密说出来,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方白淡漠说来,暗暗运转真气控制住伤势,发现左臂无法动弹,这一剑吃的不冤,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不能轻视任何人。

  “还在装?”暮秋阳冷笑道:“你从短短一个月时间修炼到五脉修为,如果不是有什么机缘,你怎么可能做得到?

  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不想死就老实交代。”

  方白扫了一眼远处的五人,灵机一动,颓然道:“我可以把秘密说出来,可是你怎么才能保证不杀我?”

  暮秋阳眼睛一亮,远处的五人同时双眼发光,刚才的对话他们听得一清二楚,能在一个月修炼到五脉修为,这样的秘密,谁不想知道?

  “我暮秋阳说到做到,只要你说出来,我绝不杀你!”暮秋阳心底冷笑,我不杀你,并不代表别人不能杀你。

  “好,我告诉你!”方白作势就要大声说出来,暮秋阳急忙制止,“等等!”说着朝方白走了过去,气剑再次出现,时刻防备。

  眼见暮秋阳步步逼近,方白不由摇头苦笑,本以为暮秋阳会杀人灭口,如此一来他就有了机会,没想到暮秋阳不上当。

  那么,只好放手一搏了,方白可不会傻的相信,暮秋阳会放过他。

  体内真气流转,右掌蓄势待发,眼见暮秋阳距离不过一丈,方白低喝一声,身体直接扑了过去。

  右掌朝着暮秋阳的心口拍了过去,不管他的气剑,竟是两败俱伤的打法。

  方白在赌,赌暮秋阳不会跟他拼命。

  果然,暮秋阳冷笑一声,身体让开,气剑疾刺而来。他之前受了方白一掌,虽不致命,却也受伤不轻,出手之时难免有些破绽。

  方白落叶掌展开,如影随形,毫不畏惧的冲了过去,丝毫不给暮秋阳喘息的机会。

  “找死!”

  暮秋阳顿时手忙脚乱,一边生怕受伤,一边又怕杀了方白,秘密消失,束手束脚,差点中掌。

  而方白横下心来,招招拼个两败俱伤。以他的武道修为,生了两败俱伤的心,暮秋阳哪里抵挡得住。

  没过多久,暮秋阳一不小心被方白掌风扫中,怒从心起,“再这样下去,不要说秘密,恐怕性命都要丢在这里。”

  暮秋阳气剑展开,招式一变,杀机再现!

看过《鼎炼天地》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