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鼎炼天地 > 第八十九章 项楚
  项樗把玩着紫玉,紫玉中间有一道裂缝,面无表情,陷入沉思。

  对面坐着的是段昊,此时嘴角挂满笑意,眼中时不时闪过杀机和冷笑,看着项樗也不言语。

  海风站在靠房门的位置,在这个房间里,他没有坐的资格,也不会去坐。

  “我觉得未必是件坏事。”段昊淡淡道:“我们可以把他抛出去,吸引项傲的注意力,正好借机行事。”

  听到此话,项樗的手停了下来,小心翼翼的把紫玉放入怀中,缓缓道:“你说的不错,看来我要进宫早一趟了。”

  段昊愣了一下,随即起身道:“告辞!”

  许久之后,房间里只剩下项樗一人,忧郁而哀伤的目光望向墙壁上的一幅画,那是一个笑颜如花的女子,勉强能划入美人的行列,但柔和的目光让人一眼就能看出她的内心,善良的内心。

  “母亲,请你保佑孩儿,度过难关!”

  收回目光,项樗再次陷入沉思,司空玉阳的死出乎预料,让他很被动。但段昊的意见让他很失望,格局太小,难成大事!

  所有人都知道方白是他的人,抛出去?能抛得出去吗?

  清楚司空玉阳身份的人不多,项樗是其中一个,司空皇后一定会发疯,不惜一切代价。此刻的平静让他觉得很不安,暴风雨即将来临,他闻到空气中的血腥。

  “我要见父皇!”

  空荡荡的房间,项樗的话语显得十分古怪,可随着话音落下,靠他左手的墙面泛起了波澜。

  一个被黑衣包裹的身影出现,随手朝着墙壁一拍,豁然出现了一条通道。

  n更新。@最快%上.v

  项樗走进去,通道随即关闭,黑衣身影再次消失。

  皇宫后院有一个禁地,那是一个安静的小院,经过几个好奇心极强的宫女和太监验证之后,所有人的好奇心都消失了。

  因为,好奇心强的人消失了。

  此时,项樗就在小院里的一个房间,跪对着一个背影,落寞的背影。

  谁也不会想到,大楚王朝当今皇帝,就坐在地面上,正对墙面上有一幅画,画中女子和项樗房间的一模一样。

  “他们没有动?”声音略显疲惫。

  “没有。”项樗恭声道。

  “那你来干什么?”

  “孩儿不知该怎么办。”

  “等!”

  疲惫的声音落下,房间里再次变得沉默。

  项樗没有离去,依旧跪在那里,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唉!”

  背影长叹一声,“她不能死,她死了,我保护不了你。”

  项樗双拳紧紧捏住,脸色因为愤怒而变得狰狞,“我想要她死,不惜一切代价!”

  “不!”

  背影喃喃道:“你不能死,我答应过你母亲,不能让任何人伤害你。”

  “不要提我母亲!”

  项樗豁然起身,脸色因为失态而变得更加狰狞,“让她这样活下去,难道我母亲就白死了吗?”

  “不要尖叫!”

  背影淡淡道:“做你该做的事情,不要尖叫。愤怒只会让你失去理智,我以为你早就明白了。”

  “我不明白!”

  项樗怒吼道:“你又真的明白吗?面对杀我母亲的仇人,我还要笑脸相迎,还要恭恭敬敬的跪在她面前,称一声母后。

  你能明白吗?

  你永远都不会明白!

  你是一个懦夫,保护不了自己女人的懦夫,忘记了仇恨的懦夫!”

  平日里温文尔雅的项樗,彻底爆发了,状若疯魔,撕心揭底的怒吼、咆哮。

  背影身体轻颤,缓缓起身,转了过来,看到眼前这人的面容,项樗忽然呆住了,喃喃道:“父皇……”

  “我们的痛不同,但同样深刻。”项楚沉声道:“就像我无法体会你的痛苦一样,你也不能体会我的痛苦。”

  项樗什么也听不进去,只是呆呆的望着眼前苍老的面容,如果没有记错,他今年不过六十五岁。

  即便是普通人也不会苍老如斯,满脸的皱褶,沟沟壑壑,气色灰败,哪里像是一个凝神境强者的模样!

  大楚王朝的皇帝,每一个继位之前至少是凝神境修为。

  据记载,千年来每一代皇帝都突破了太虚境。气运之说,虚无缥缈,但大楚王朝皇帝证明了气运之说,确实存在。

  项楚继位的时候就已经是凝神境巅峰,如今过去二十多年,非但没有突破太虚境,看其模样,此生无望!

  皇室觉得项楚没有了希望,所以开始物色下一代继承人,不出意外,将会在项樗和项傲之间产生。

  “父皇……”

  项樗觉得喉咙忽然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双眼一红,再也说不下去。

  “我现在就可以去杀了她,你怎么办?”项楚喃喃道:“我对不起你母亲,绝不容许你再出任何事情。”

  “父皇!”

  项樗瘫倒在地,放声痛哭,只有在这里他可以尽情的流泪,可以放肆的宣泄。离开这里,他要变得坚强,坚强给所有人看。

  他很清楚项楚的苦楚,大楚王朝的皇帝,看似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而真正的掌控者却在背后。

  皇帝,不过是项家的代表人,一个随时可以更换的代表人。

  皇城某处,八皇子府邸。

  从收到武院的消息到现在,项傲一直在笑,他从来没有如此真正的开心过。

  本想去司空家走一趟,看一看死了的表哥,但他没有去,他怕去了笑出来,因为他真的无法压抑心中的欢喜。

  从他记事起,就发现许多事情不对,父皇喜欢项樗,不喜欢他。尽管表面上没有明显的流露,但他还是看出来了。

  而真正让他难过的是,相比起他来,母后好像更喜欢司空玉阳。于是,从小他就恨,恨项樗,恨司空玉阳。

  直到长大后,项傲渐渐有些明白了,母后和司空玉阳的关系超越了姑侄之情,他们才更像是母子!

  他无数次想要除掉司空玉阳,最后都没有付诸于行动,因为他有更大的报复计划,可惜,现在无法进行下去了,因为司空玉阳死了。

  在那一瞬间,项傲忽然觉得有些失落,或者是失望!

  皇城风起云涌,暗流涌动,武院风平浪静,都在观望!

看过《鼎炼天地》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