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鼎炼天地 > 第九十九章 项樗身份
  。(r

  王泽平继续道:“小子兴奋之余,也知道自己不该出现,于是隐匿起来,生怕会有人看到。

  又是一年多过去,小子实在难以忍受思念之情,悄悄潜入二皇子府上,只希望能在跟前看一眼,说一句话,小人就算是死也知足了!”

  说到这里,王泽平面色一变,悲声道:“谁料、谁料,他看到我第一眼,竟想要杀我,若不是小人跑的快,早就死了。

  后来小人想,既然他要让我死,那我就死了算了。可小人实在心有不甘,好恨啊!”

  “樗儿,你悖逆人伦,还有什么话好说?”司空明月沉声道。

  “悖逆人伦?”

  项樗大笑道:“司空明月,你又何必如此假惺惺,随便找个人来就像污蔑于我?要说悖逆人伦,恐怕是你司空明月吧?

  兄妹*,苟且生子,你有何颜面在我面前说什么悖逆人伦?”

  司空明月!兄妹*!苟且生子!

  四周人群彻底哗然,没想到项樗竟然不顾一切,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可转念一想,回想起司空明月当年在司空家住了一年多。

  司空玉阳正是那个时候出生,而且司空明月对司空玉阳的疼爱,比亲子项傲更甚,超出了姑侄之间的感情,更像是一种愧疚的弥补!

  “放肆!”

  司空明月、项傲、司空玉阳齐齐怒喝,事情传开,无论真假,他们以后怎么在大楚王朝做人?

  即便司空明月不会被废,但项楚的退位势在必行,到时候后位自然不保。

  有此事影响,项傲想要登上皇位就没那么简单了,项家不会容许一个有污点的皇位继承人。

  皇位是项家的脸面,不容有失!

  “哈哈!哈哈!”

  项樗狂笑道:“司空明月,你好恶毒,害了我母亲不够,今日又想找人来害我,不就是为了让你儿子登上皇位吗?你好恶毒的心肠!

  樗儿?

  你给我改的这个名字,我终生难忘,时刻提醒自己,一定要为我的母亲报仇,送你去赔罪!”

  项樗与司空明月唇枪舌战,而大楚王朝的帝皇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静静坐在那里目睹这一切发生。

  有聪明人猜到了一些。

  就在此时,项樗忽然大声道:“妖后*荒唐,悖逆人伦,荼毒后宫,罪该万死!谁随我一起诛杀妖后!”

  “诛杀妖后!”

  “诛杀妖后!”

  “诛杀妖后!”

  响彻天际的呐喊声由远及近传来,接着地面开始颤抖,犹如千军万马崩腾,顷刻间,数千火云兽携倾天杀机直扑宫墙之下。

  火云兽上的骑者,一袭黑袍,脸色冰冷,目光狂热,紧紧望着宫墙上的项樗,只等他一声令下,杀上宫墙,诛杀司空明月!

  “你想造反不成?”司空明月冷声道。

  项樗笑道:“何来造反?清君侧,诛妖孽,项家人人有此责任!”

  “来人!给我把这个谋朝篡位的逆贼拿下!”司空明月大声喝道,四周御林军动也不动,恍若木雕。

  “原来是你!”

  司空明月冷冷望向项楚,沉声道:“你是当今陛下,想要臣妾死,一句话就足够了,何必费这么多周折?难道你想让你的亲生儿子死在这个孽种手上?”

  “够了!”

  项楚沙哑的声音响起,“若不是你污蔑安容清白,想要置樗儿于死地,又怎么会有眼下的事情?

  没有人会死,我会退位,你随我一起,樗儿就此登上皇位,不会对任何人动手!”

  “痴心妄想!”

  司空明月冷声道:“这个孽种必须要死,今日非死不可!”

  “那好吧!”项楚心痛的望了一眼项傲,缓缓闭上了双眼,此时此刻,必定血流成河!

  “来人,擒逆贼!”

  项傲高声怒喝,四周御林军忽然动了,在三大统领的带领下直扑宫墙而来,万人御林军将四千火云兽大军团团围住。

  突如其来的举动,所有人都愣住了,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司空明月指挥不动的御林军,竟会听从项傲的调遣?

  御林军直属当今皇帝陛下,是从皇子时候就培养起来的,忠心耿耿,绝无二心,而此刻,却听从项傲的调遣。

  项楚冰冷的目光一扫,三大统领纷纷低下头去,封焱低声道:“陛下,是三长老的意思。”

  听到三长老,项楚再次闭上双眼,轻叹一声。

  “傲儿,怎么回事?”司空明月扭头瞪了一眼项傲,后者淡淡道:“这是三长老的意思。”眼中没有丝毫恭敬。

  “你……”司空明月愣了一下,旋即道:“还不去杀了那个孽种。”

  “是,母后!”

  项傲手握大局,意气风发,朗声道:“擒下项樗,若有抵抗者,格杀勿论!”

  “住手!”

  就在此时,天星低喝一声,脚步虚空一踏,朝着宫墙而去,胸前耀眼的金色‘武’字,狠狠冲击进四周人群的双眼。

  武院难道要插手皇权之争?

  天星落在宫墙,淡淡扫了王泽平一眼,随手一挥,一道真气之枪爆射而去,轰然穿透胸口,王泽平当场身死。

  “污蔑逝者,该死!”

  “你……”司空明月的话被天星胸前‘武’字生生压了下去,沉声问道:“难道武院要干涉项家的家事吗?”

  “不敢!”

  天星淡淡道:“武院从不会干涉武院之外的事情,以前不会,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但,若是有人干涉武院的事情,必杀之!”

  “那请你让开!”

  “我让开,你也杀不了他!”

  “那是我的事情,无需你费心。”司空明月冷声道。

  “好!”天星扭头看了一眼项樗,淡淡道:“项师兄,天星告辞!”

  项樗眼中闪过一丝不悦,轻轻点了点头,天星翩然离开宫墙,返回原位。

  师兄?

  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能让天星称一声师兄的,只有武院真正的弟子,那些通过榜单进入的可不算在内。

  难道说项樗一直就是武院弟子?真正的弟子?

  如此一来,就解释的通了,难怪他敢直指司空明月,毫不忌惮宫墙之下的司空家,敢以四千人逼宫,诛杀司空明月。

  难怪项楚从始至终都沉默以对,一点都不担心项樗如何面对强大的司空家,原来一切早有决断!

  “他真的是武院弟子?”方白疑惑道。

  “当然。”天星笑道:“他在武院很受重视,眼前这些人没有人敢动他。”

  “那你为什么要上去?”方白有些不明白。

  天星叹声道:“诛杀武院弟子者,死!我是不想看到这里血流成河!”

  原来如此!

  项樗一直不表露自己的身份,就是想诱导司空明月母子去杀他,到时候一旦动手,局势无可挽回。

  武院出于对威严的维护,很有可能诛杀司空明月母子,即便司空家和项家也绝对不敢多说什么。

  如此一来,项樗顺利报仇,不用自己动一下手!

  “好可怕的心计!”

  方白暗暗心惊,若不是天星打乱了项樗的计划,恐怕此地已是血流成河!

看过《鼎炼天地》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