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鼎炼天地 > 第两百六十章 火字院
  

  风字院最近很急,大秦赢家最近也很急,来自火字院和大禹帝国的压力,让他们焦头烂额!

  天月、天星沉着脸守在山谷,始终不见方白的踪影,闭关已经四个月了还不出现。

  而外面火字院的人已经等了两个月了,看样子随时都要爆发!

  石壁上忽然泛起一道波纹,白色身影募然出现,天月、天星舒了口气,大步走了过来。

  方白看到他们二人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看他们着急的模样,莫非武院出了什么事情?

  “火字院的人来了!”

  天星边说边开口,方白顿时明白了,原来是火字院的人来找麻烦了,“他们怎么说?”

  天月苦笑道:“问题大了,你的一系列改革引得火字院不满,说什么这是要将武院改为宗门,占为己有。”

  “就这些?”

  “就这些?”天星瞪大了双眼,大声道:“方白,你或许没有意识到问题有多严重,这件事可大可小,万一上面不满了,事情就很严重;当然要是不追究的话,一切都没有问题。”

  “上面?”

  “不错,上面,如今是由阳字院执掌。”天星解释道:“最后由阳字院来定夺!”

  “那关火字院什么事?”

  天月说道:“阴、阳两所武院在中州,离禹州极其遥远,难以管理。所以通常会在禹州定下代为管理者,而如今的管理者就是火字院!”

  “明白了!”

  方白点了点头,问道:“人在哪里?”

  “在北院!”

  “看看去!”

  三人一起出了秘境朝北院走去,四个月不见,天星、天月修为提升很快,得益于天级功法和灵液,修为已是凝神境八层巅峰,看样子突破凝神境九层也不远了。

  细细数一遍身边的人,方白发现他的修为是最低的,当然有时候修为不能代表实力,但难免觉得有些不爽。

  贪多不烂,通俗易懂的话,果然是至理名言!

  如今他需要修炼的东西太多,修为难免会跟不上,等太虚境之后,或许会好一点。

  看●g正版/章;节e上5b;y

  但他不在乎这些,基础越结实将来成就越高,如果可能的话,从头开始修炼他也愿意!

  火字院的人很霸道,占据了风字院的议事殿不说,还放出话来,要风字院恢复之前的规矩,否则,他们就要接手风字院的管理。

  当方白三人来到议事殿的时候,禹元修正陪着一个老者喝茶,之前脸上的霸道和孤傲早已不见踪影,笑吟吟的和老者说着什么。

  回到看见方白走进来,笑容瞬间凝固了,沉下脸来傲然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让苦长老等你两个月之久!该当何罪!”

  方白耻笑一声,不屑的扫了一眼禹元修,冷冷道:“这里是风字院,你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给我滚出去!”

  “你……”

  禹元修一时错愕,随即豁然起身,怒喝道:“好大的胆子,敢和本王如此说话,真以为本王不敢对你出手?”

  说着,凝神境九层巅峰强大的气势散开,脚步轻踏朝着方白逼过来。

  而那苦长老笑吟吟的端着手中茶杯,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

  比实力,此刻的方白未必比禹元修差,但想要胜他,机会也不大,何况还有一个苦长老坐在那里,不会看着让禹元修吃亏。

  所以……

  虚空募然出现一尊黄色身影,铜人双目怒睁,双拳轰鸣着朝禹元修狠狠轰了过去!

  “你……”

  禹元修大惊失色,他怎么也想不到方白真的敢动手,而且动用了铜人傀儡。对上方白,禹元修自问有必胜的把握,可对上铜人他连一点希望都没有。

  身形急忙朝后退去!

  而此时,苦长老双眸怒意闪过,随手一掌朝着铜人拍过来。

  太虚境后期?

  方白面色轻轻一变,神识一动,收起了铜人,他本来也没打算能伤到禹元修,只是想杀杀他的锐气,同时给苦长老一个信息,风字院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揉捏!

  铜人募然消失,苦长老拍出的一掌顺势朝着方白拍了过来,天月、天星大惊,刚要动手却被方白拦住。

  狂风呼啸而至,方白岿然不动!

  他不是不想动,而是知道动了也没有用,苦长老真要伤他,三个人一起上也是无动于衷!

  “嗯?”

  见方白无终于衷,苦长老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手掌停在了方白胸口不到一尺处,疑惑道:“你不怕?”

  “怕!我当然怕!”

  方白坦然道:“可是怕又有什么用?技不如人,晚辈十几年修炼,怎能比得上前辈数百年修炼?”

  一句话说的苦长老脸色通红,他好歹也是三百多岁的人了,对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出手,已经丢尽了颜面。

  何况还多次一问?简直是自取其辱!

  “哼!”

  苦长老冷哼一声,回到位置坐下,淡漠道:“老夫不屑于你口舌之争,你这样对待禹王爷,该当何罪?”

  嗤!

  方白笑了,淡淡道:“苦长老,您是不是年纪有点大了?我是风之子,他是大禹帝国的王爷,这里是风字院。

  您觉得,他出现在这里合适吗?对风之子大呼小叫合适吗?对风之子动手合适吗?

  武院规矩,袭击武院弟子者,杀无赦!

  不知道禹王爷袭击风之子又该当何罪?

  禹王爷理应知道其中厉害关系才是,莫非是受人指使?”

  方白言辞犀利,字字诛心,苦长老脸色涨得更红了,但偏偏这件事情方白说的很对,别说禹元修是王爷,哪怕是大禹帝国帝皇来了,也不敢对风之子动手。

  刚才无非是想给方白一个下马威,给风字院一点颜色看看,发泄等待两个月的不满,没想到却让方白抓住了把柄!

  禹元修更是冷汗连连,他是王爷不假,大禹帝国的实力很强也不假,但还没有胆子和武院对抗。

  他也曾是武院的学生,知道武院的底蕴有多深厚,大禹帝国绝不会为了一个王子而得罪武院!

  方白身为风之子,地位与风字院院长相差无几,特别是此时没有院长的情况下,方白就是风字院的主人!

  “好好好!好一个牙尖嘴利!”

  苦长老冷冷道:“既然你要讲规矩,老夫也和你讲讲规矩,武院定下来的规矩,你风字院还剩下多少?

  “哦?”

  方白淡漠道:“这件事就不由苦长老费心了,风字院有风字院的规矩,如果苦长老是为此而来,那就请吧!”

  “好胆!”

  苦长老怒喝道:“火字院代阳字院管理禹州三所武院,风字院理当归火字院约束,如今这副模样,背宗忘祖,老夫觉得,你不配做风之子,风字院从今日起,由老夫来执掌!”

  话音落下,不光方白的脸色很难看,天月、天星的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

  无论风字院没落到何种地步,风字院依旧是风字院,绝不容许有人来践踏!

  说到底还是实力不够,若是四老还在的话,相信他也不敢如此大放厥词!

  “苦长老,可要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方白冷冷道。

  “你也要为自己做过的事负责!”苦长老不屑道。

  “好!”

  方白大声道:“那我问你,风字院遭受妖族入侵的时候?你苦长老在哪里?火字院又在哪里?

  如今妖族败退,风字院损失惨重,四老全部阵亡,你火字院终于站出来了?

  试问,你火字院凭什么代阳字院管理武院?

  你苦长老有何颜面站在这里大放厥词?

  风字院到了最困难的时候,却也不能任人宰割,如果火字院执意为之,我亲自去中州去问问阳字院,到底有没有这样的规矩!

  又或者是有些人图谋不轨,想借此机会,吞并我风字院!”

看过《鼎炼天地》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