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鼎炼天地 > 第两百六十八章 奇功
  

  万妖山脉!

  自从人族和妖族一战之后,万妖山脉很少有人族来此,一是因为此地妖兽再也没有之前那么多了,而是因为皇城一战留下大量的妖丹和妖兽尸体,短时间内不需要了。

  最重要的一点,妖族和人族的仇恨加剧,许多高级妖兽时不时会来外围扫荡一圈,经过血的教训之后,再也没有人敢来触霉头。

  “永_/久y%免费y看ex小q;说

  这一天,一男一女缓缓行走在万妖山脉,男的身上散发着妖异的气息,凝神境九层的修为散开,群兽好像很是畏惧。

  而那女子却只有聚气境的修为,看样子突破不久,出现在万妖山脉就很奇怪了。

  “你真的愿意放了我?”女子正是小月,她到现在也不敢相信,眼前男子为什么会放过她。

  “你要是不愿意走,也可以选择留下,我保证没人伤害你。”断羽轻笑道。

  “不不不!”小月急忙摆手道:“我当然愿意走,你说过的话可不能反悔!”

  “反悔?”断羽不屑笑道:“那是你们人类喜欢做的事情,我们不会!”

  “谢谢!”小月低下头去,继续赶路。

  断羽目眺远方,神色略显复杂,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来武院看看,到底是为了他,还是为了逝去的人,心里没有答案。

  越是靠近武院,断羽越觉得不安,如果当初不是因为自己,或许就不会有这场浩劫!

  但他不后悔,一切都是因为仇恨!

  仇恨的力量,让人疯狂,疯狂过后,却又觉得空虚!

  望着武院,生活过数年的地方,重新焕发出它的生机,断羽竟然发现内心深处有些欣慰!

  刚刚踏入北院,就有人拦了上来,如今的风字院弟子服饰统一,断羽和小月的衣着打扮,一看就不是风字院的人。

  “你们是什么人?”

  拦住去路的是两个通脉境弟子,换做以前的风字院,至少也是聚气境后期弟子,可如今的风字院不同以往。

  “我找方白!”断羽淡淡道。

  “方白?”

  两个通脉境弟子先是一愣,旋即恍然方白不就是风之子的名字吗?

  当即大喝道:“大胆,敢直呼风之子名讳,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若不是看不透断羽的修为,两人都要准备动手了。

  断羽皱了皱眉头,刚要开口,只见一道流光飞来,来人看了一眼小月,惊呼道:“你是小月?”

  “方雷大哥!”小月大喜,颠沛流离近一年,终于找到了依靠。

  “你、你不是……”方雷怎么也想不到还能看到小月,没想到她还活着。

  “多亏了羽公子,是他救了我!”小雨解释道。

  方雷疑惑的打量了断羽许久,抱拳道:“多谢羽公子的救命之恩!”

  “不必,我要见方白!”断羽干脆的说道。

  方雷露出为难之色,“公子在闭关,我做不了主。”

  “现在谁主事?”

  “天月姑娘!”

  “是她?”断羽露出惊异之色,旋即道:“那就见见天月吧!”

  “好!这边请!”

  方雷松了口气,他看不透断羽的修为,如今大秦王朝年轻一代的天才屈指可数,他不敢有丝毫怠慢。

  当天月看到断羽就这样大大咧咧的走进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风字院知道断羽真是身份的人不多,而她就是其中一个,摆了摆手等众人离开,天月问道:“你来这里合适吗?”

  断羽淡淡道:“莫非天月姑娘不念旧情,想要将我拿下?”

  “哼!”

  天月不是没有过这个想法,但断羽既然敢走进这里,想必一定有他的依仗,她不敢冒险,特别是在这个时候。

  “你来干什么?”

  “我想见见方白!”

  “就这样?”

  “就这样!”

  “他不在。”

  “嗯?”断羽皱了皱眉头,“他去了哪里?”

  “大唐帝国!”天月没有隐瞒的必要。

  “哦?”

  断羽陷入了深思,忽然觉得此行没有任何意义,心里觉得异常失落,“知道了!”

  就在他转身离开的时候,忽然开口道:“我能祭奠一下院长吗?”

  “有这个必要吗?”天月神色更冷。

  断羽回过头来看着天月,一字一句说道:“不管你信不信,我对院长是发自内心的尊重。但即便事情重来一次,我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说完,转身飘然离去。

  天月沉默了,好像在想断羽说过的话,她有很断羽的理由,却没有责怪断羽的理由,换了任何人也会这么做!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即便风字院没有杀羽郦,但两百年的囚禁之仇,也不是轻易能够化解,况且羽郦的死,风字院或多或少都有些责任。

  人族固然死伤惨重,妖族的损失同样也很大!

  为了仇恨,没有赢家!

  走在武院的路上,断羽发现心中的仇恨消失了,原来心底还是喜欢着这个地方。

  一路偶尔遇见的弟子修为虽低了些,但脸上洋溢着的朝气与之前的武院大不相同,那时候的武院充满着竞争,每天想的都是如何变得更强!

  如今不同,断羽能感受到他们发自内心的快乐!

  “到底什么才是对的?实力重要还是心情重要?”

  断羽忽然有些猜不透了,他现在的实力自问凝神境以下没有对手,但他很不开心!

  “你是怎么做到的?”

  断羽更想见一见方白了!

  走出武院的时候,断羽看到一行人气势汹汹的直奔武院而来,居中之人散发着一股上位者的威严和霸气,目空一切。

  双方即将接近的时候,那人忽然拦住了断羽,喝道:“你是武院弟子?”

  “我是吗?”

  断羽问自己,心底却没有答案,喃喃道:“算是吧!”

  “嗯?”

  此人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眉头皱了起来,他身边的人更不满意了,喝骂道:“是就是,不是就不是,算?你算个什么东西?”

  “哦?”

  断羽忽然笑了,他明白这些人是来找茬的,脚步轻轻一踏,随手一掌拍了过去。

  “找死!”

  喝骂之人大怒,他好歹也是太虚境强者,一个凝神境就敢对他出手,简直是不知死活!

  居中那人双眸却变得异常凝重,他察觉到断羽真气中的不凡,可又看不出有什么不对。

  轰!

  断羽身体轻轻后退,太虚境强者一掌占了便宜,气势更强,又是一掌狠狠拍来!

  忽然!

  他感觉到体内传来一股撕裂般的疼痛,身体猛地一倾,差点跌倒在地。

  “啊!”

  凄厉的惨叫声让周围众人摸不着头脑,齐齐望过去,骇然变色,只见那太虚境强者身上的血肉在飞速消失!

  好像是冬雪融化一般,顷刻间只剩下一具骨架!

  嘶!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些妖孽凝神境能打败太虚境,对他们来说并不稀奇,可眼前的场面太过骇人。

  一个活生生的太虚境强者,仅仅一掌之后,就化为枯骨,这种强烈的冲击,太过骇人!

  “在下大禹帝国禹元修,你是什么人?”居中之人冷声道。

  “大禹帝国?”

  断羽轻笑一声,没想到风字院没落至此,就连大禹帝国都赶来找麻烦,“我算是武院的半个弟子,至于名字不值一提,不知有何见教?”

  禹元修脑中飞速搜索武院弟子中的强者,却没有一个人能和眼前的断羽对上号,想要动手又忌惮断羽鬼魅的真气。

  “告诉方白,让他出来见我!”

  “嗤!”

  断羽不屑笑道:“你也配?”

  轰!

  禹元修气的全身发抖,却极力压制心中的怒火,冷冷道:“我是不配,试问火之子配不配?”

  火之子?

  断羽神情变得凝重起来,目光在人群身上扫过,淡淡道:“就你们这些垃圾,其中会有火之子?”

  在场十几人,修为最低也是凝神境后期,更有三个太虚境,可惜现在只剩下两个活的还有一具白骨。

  被断羽当面喝骂垃圾,却是有苦难言,既然敢杀一个太虚境,想必就敢杀他们,生死之际,只好忍下怒火。

  “火之子一个月之后驾临风字院,告诉方白准备好迎接!”

  “那你们就是火之子的狗了?”断羽冷笑道。

  “你……”

  众人再也忍不住心头怒火,什么时候有人敢这样羞辱他们?何况是在小小的大秦王朝,顷刻间就要覆灭的风字院!

  “来的好!”

  断羽低喝一声,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炼化青石,功法初成之后,他还没有遇到合适的对手。

  眼前这些人充当试金石再合适不过。

  轰!轰!轰!

  众人只能感觉到一道白影在虚空穿梭,随后一股诡异的真气进入体内,撕心裂肺的疼痛传来,瞬间疯狂了!

  “这……”

  禹元修没有动,目睹一具具白骨出现,他害怕了,这种惨烈的死法让他心悸!

  脑海忽然升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挫败感,方白好像就是他的克星,每次和方白有关的事情,都会让他挫败!

  顷刻间,十几人死的只剩下两个太虚境,看着一具具白骨,两个太虚境也害怕了,虽说身经百战,可哪里见过如此诡异的死法。

  “走!”

  两人低喝一声,竟然丢下禹元修不管,狼狈而逃!

  “废物!”

  断羽低骂一声,并没有追杀的意思,冰冷的目光扫向禹元修冷冷道:“知道为什么不杀你吗?”

  禹元修苦涩的摇了摇头。

  “我要把你留给方白!”断羽淡淡道。

  屈辱!从未有过的屈辱!

  怒火瞬间上涌,禹元修却又强行压了下来,他能感受到眼前之人的杀机,故作镇定道:“告诉我,你的名字!”

  “你?”

  断羽耻笑一声,“不配!”

  话音落下,白色身影虚空轻踏,化作一道流光朝北方疾驰!

  留下禹元修原地呆呆发愣,面容一阵扭曲,掉头返回皇城!

看过《鼎炼天地》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