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鼎炼天地 > 第六百零三章 虚与委蛇
  火字院。看书阁WwΔ.La

  望着登天塔,方白起初以为十座登天塔的布置相同,见识了山字院的登天塔之后,才发现还是有着很大不同。

  想想也不奇怪,十座登天塔布下就是十方御天大阵,相同才是件怪事。

  收取山字院登天塔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拿走令牌之后,方白没有把塔收走,不想引起吴广的猜疑。

  火字院的登天塔又会用多久呢?

  方白进入登天塔,光芒不停闪耀,很快就停在了九十七层。

  又是这里!

  方白暗暗皱起眉头,山字院的时候就是卡在九十七层半个多月,没想到这次又是在这里。

  尽管他此刻是返虚境六层,真气不比寻常返虚境九层弱,剑意更是大圆满,下一步就该剑道。

  按理来说,踏上登天塔九十九层易如反掌,为什么还会卡在九十七层?

  难道哪里还有问题?

  皱了皱眉头,方白盘膝坐了下来。

  而此时,阳字院的登天塔轰然而起,落入吴广手中之后,继续南下朝着瀚州的方向而去。

  半个月后,方白眼中精光一闪,嘴角浮起轻笑,脚步轻踏,九十八层的光芒一闪即逝,方白的身影出现在九十九层。

  原来如此!

  方白终于明白为何会卡在九十七层,不得不佩服十方老人的心机,原来隐藏的神念就在九十七层。

  至于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方白一时也想不清楚。

  收起金色令牌,禹州三座登天塔就是他的囊中物,现在该去其它四州了。

  中州两院,而且有战天宗布下的阵法,武院长老团的残兵败将很有可能就在哪里。

  以他一个人的实力不是对手,暂时只好放弃了。

  殇州地处天源大陆北端,仅有水字院一所,应该放在最后。

  那么最合适的就是瀚州了,雷泽两院两座登天塔,而且距离火字院的距离也是最近的。

  风意运转,速度提升到极致,朝着瀚州飞速疾驰。

  一个半月后,方白望着泽字院深不见底的大坑,面色无比凝重,登天塔不见了!

  如今的天源大陆,能够闯到登天塔九十九层的人屈指可数。

  战长歌师兄妹两人应该有这样的实力,但他们现在都被关了起来。

  妖族里面不排除有人有这样的实力,不过可能性不大。

  至于武院长老团和海族,方白不觉得谁有这样的实力。

  那么只剩下一个人,吴广!

  看地面的痕迹,最多也就是发生在一两个月之前的事情,或者更短。

  很有可能吴广现在还没有离开瀚州。

  吴广的实力很强,方白暂时还不想跟他翻脸,雷字院也没有去的必要了。

  乾州!中州!殇州!

  三年时间过去了,吴广要收塔很有可能是从乾州或者中州着手,无论是哪一个可能,他现在都没有去这两州的必要了。

  殇州只有一座登天塔,如果运气好的话,应该还来得及。

  想到这里,方白再不犹豫,掉头飞速向北疾驰。

  这是一场速度的比拼,方白将速度提升到极致,真气不足马上就用灵液来补充。

  十座登天塔,如今他掌握了三座,吴广至少掌握了四座,甚至是六座,绝不能让最后一座登天塔也落到他手中。

  登天塔的秘密被吴广掌握,他就可以借助十子夺嫡之地离开。

  而真正让方白担心的是,万一吴广图谋天源大陆,问题就有些麻烦了。

  无论战天宗还是太上忘情宗都不是天源大陆能够对抗,必须要封堵补天大阵。

  哪怕方白不离开,也不能让天源大陆落到他们手中。

  日夜兼程,一刻不曾停歇,整整两个月之后,方白终于来到水字院。

  u{最@l新b4章●节}上

  看到依旧屹立的登天塔,暗暗松了口气,没有时间休息,直接飞身进入塔中。

  来到九十七层,方白将真气注入两块金色令牌,塔中忽然再次爆发一道金光,一块金色令牌募然出现。

  淡淡一笑,一滴鲜血滴落令牌,顷刻间登天塔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忽然,脑海中浮现一个画面,有人正在闯塔,速度奇快无比,眨眼间就到了七十二层。

  “是他?”

  方白面色大变,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吴广,看来其它六座登天塔已落在他的手中。

  现在怎么办?

  方白一时间犹豫不定,他无法确定登天塔能不能困住吴广。

  如果不能,双方撕破脸皮,惹怒他事情就麻烦了,如今天源大陆没人能挡得住他。

  放他上来,之前的谎言就穿帮了,他又该怎么解释?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吴广已经闯到了八十九层。

  不能等下去了。

  方白忽然想起自己在九十七层,这样只怕更说不清楚,身形一闪,来到九十九层,静等吴广上来。

  登天塔布置奇特,每次只能容纳两个人,也就是说前九十八层都有两个空间,唯独九十九层有一个空间。

  “风之子,果然是你。”吴广嘴角挂满笑意,大有久别重逢的欢喜。

  方白暗暗松了口气,他要是真想对手,双方实力悬殊,没有必要浪费时间。

  “前辈吓我一跳。”方白笑着说道。

  “哦?”吴广笑道:“此话从何说起?”

  方白道:“我还以为是战天宗的人来了。”

  哈哈哈哈!

  吴广大笑道:“风之子言不由衷啊,老夫一直很好奇,风之子为何要对老夫有防范之心?”

  方白故作诧异道:“前辈这话是从何说起?如果没有前辈出手相助,晚辈不知死了多少次了。”

  吴广淡淡道:“风之子真这么想,为何要有所隐瞒?登天塔可是离开天源大陆的关键。”

  “原来如此!”

  方白做出一番恍然大悟的样子,旋即苦笑道:“前辈真是冤枉晚辈了,十方老人的神念断断续续,残缺不全,晚辈也是最近才觉得有些不对。

  本来想找前辈商议,又不知道前辈身在何处,无奈之下,只好自己先来取塔。”

  “真的?”

  吴广皱了皱眉头,收了六座登天塔,每一座塔中留下的神念都有所不同,不过意思大概相仿。

  神念流传了十万年,有所差池也是难免,吴广一时也无法确定方白说的是真是假。

  重要的是他有一件事想不明白,如果方白真的要取塔,为何要等到三年之后?

  这才是吴广有些相信方白的重要原因。

  吴广却不知道,方白现在肠子都要悔青了,他也没想到吴广会等三年之久,早知如此,他早就取了,也不会造成现在这样的局面。

  “晚辈不敢欺瞒前辈。”方白继续说道:“晚辈真要是想取塔,也不会等到现在。”

  “嗯!”

  吴广点头笑道:“老夫错怪风之子了,我们彼此合作,理应坦诚相待,你不会怪老夫吧?”

  方白笑道:“前辈言重了,晚辈当然不会,换做是晚辈难免也会有所怀疑。”

  哈哈哈哈!

  吴广大笑道:“那就好,那就好,我们出去慢慢聊。”

看过《鼎炼天地》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