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鼎炼天地 > 第七百五十章 故事
  轰隆隆!

  虚空光芒激射,两道身影凌空暴退,瞬间拉开千丈。

  童鹮神色凝重的望着方白,嘴角渗出淡淡血迹,刚才一剑,他受伤了。

  远处,方白气定神闲,虽说天都九变这些年没有多少进步,依旧停留在窥道境中期的层次,对付眼前局面却也够了。

  何况身上还有一件龙鳞甲,即便不催动,童鹮也伤不到他。

  如此一来,形势有趣了!

  童鹮剑道强,方白真气强,速度快,防御更强,耗下去不出意外,童鹮有败无胜之局。

  “战!”

  事关百里一脉的颜面,童鹮当然不能败!

  “战!”

  誓要崛起清木峰,方白当然不能败,也不会败!

  轰!轰!轰!

  方白将速度和真气运转到极致,每一招都是大开大合,没有任何取巧,完全是剑与剑的碰撞,真气与真气的较量。

  两道身影如闪电飞逝,碰撞,分开,顷刻间就是十几剑过去。

  jg更9新~最b,快e上wz

  童鹮边战边退,方白穷追猛打,离开原来战场数里之外。

  此刻,鲜血染红了童鹮胸前,看样子伤得不轻,方白却是越战越勇,生龙活虎。

  比武较技,童鹮已经败了,没有战下去的必要。

  偏偏关系到百里一脉的尊严,童鹮只好咬牙坚持!

  方白志在立威,不容许有人践踏清木峰的尊严,继续穷追猛打。

  百里一脉弟子绝望了,百里希的脸色更难看了,窥道境八重一剑败了,窥道境九重被打的节节败退。

  难道要请出入道境强者,才能对付一个窥道境七重吗?

  清木峰弟子神情亢奋,祖师乙木子离开近三百年,清木峰受尽屈辱,此刻一战,终于还回去了。

  “住手!”

  音浪从远方滚滚而来,三道身影飞速驰来。

  方白神识之强,早就发现了他们的存在,一直装作不知道,此刻卢寒衣开口,他也不能继续战下去,反正目的已经达到。

  身体凌空一退,紫宵剑消失不见。

  童鹮面如死灰,脸色极其难看,转身抱拳道:“弟子见过卢殿主。”

  “嗯!”

  卢寒衣淡淡点头,目光转向方白,笑道:“刚来几天就打的惊天动地,让我这老头子四处奔波。”

  方白拱手道:“给师叔添麻烦了。”

  哈哈!

  卢寒衣摆手道:“不麻烦,我们下去说话。”

  虚空落下,百里希急忙大步行来,恭声道:“弟子拜见卢殿主,傲师叔。”

  “免了。”卢寒衣淡淡道:“不好好修炼,跑这清木峰来干什么?”

  百里希急忙道:“弟子听说有人能和傲师叔一战,好奇之下,这才来领教领教。”

  “哦?”

  卢寒衣双眸一扫,问道:“领教的怎么样?”

  百里希脸色更加难看,强行挤出一丝笑意,“果然名不虚传!”

  哼!

  卢寒衣冷哼道:“把心思放在修炼上,不要整日想着那些邪门歪道,去吧!”

  “我……”

  百里希抬头看向绿绮,神态窘迫,发现卢寒衣冰冷的目光注射着他,急忙恭声道:“弟子遵命!”

  话音落下,带人急匆匆的离开。

  清风阁,百里希只害怕两个人,此时两个人都在场,不敢多说什么。

  “修远,也不招呼我们进去坐坐?”卢寒衣笑着道。

  “是是是,弟子失礼了,卢殿主,傲师兄,快快里面请。”修远急忙拱手示意。

  一行人朝殿内走去,绿绮放慢脚步来到方白跟前,低声道:“你见过乙木子师叔祖吗?”

  轰!

  众人同时回过头来望着方白,修远神情最是激动。

  方白没想到绿绮会突然问出这样的话来,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之前根本没想到已是四百年过去,师父离开清风阁也将近三百年,谎言被绿绮拆穿,好在她没有告诉别人。

  此刻该如何回答,至关重要,卢寒衣身为执法殿殿主,没那么好糊弄,何况身边还有个傲凌天。

  这一沉默,想否认已是不可能,在场都能看得出来。

  “进去再说。”

  卢寒衣目光低沉,他已经猜到一些。

  方白苦笑摇头,脑海中却在飞速考虑对策,绝不能把轮回转世的事情说出来。

  一个窥道境凭什么轮回转世?太过虚无缥缈!

  “你真的见过师父?”修远声音轻颤,无比激动。

  “嗯!”

  无奈之下,方白只好点了点头。

  进入殿中坐下,四道目光同时聚集在方白身上,气氛凝重,都在等待方白给一个答案。

  “那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

  方白缓缓说道:“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凝神境,无意中得罪了一个世家子弟,被其追杀,四处逃窜。

  危难时刻,幸好遇到了乙木子前辈,危难之际出手把我救下。为了报答恩情,我就跟着乙木子前辈,想要拜他为师,伺候左右。

  前辈不肯答应,我就这样一直跟着他,相信总有一天能感动他。

  就这样一跟就是十年,前辈始终不肯收我为徒,却传授给我功法和剑道,这才有了今日的成就。

  我很好奇,前辈不肯收我为徒,又为何传我功法?问过许多次,前辈不肯说,我也不好继续追问。

  直到十几年后的某天,我突破太虚境的时候,前辈这才把事情的原委告诉我。

  原来这些年他走遍荒莽大陆,就是为了找他的弟子,那时候,我以为前辈告诉我这些,是终于肯接受我了。

  没想到,前辈他却是要离开我,一去不返!

  我找了许多年,没有任何消息,忽然想起前辈曾提起过,他来自东域清风阁,于是我就来到东域,相信前辈总有一天会回来。

  若是没有乙木子前辈,就没有我的今天,所以我一定要拜他为师。”

  真真假假,众人听得将信将疑,故事是假的,情感却是真的,如此一来,卢寒衣、傲凌天更加疑惑。

  乙木子怎会跑到云州?非常不合情理,偏偏又听不出什么漏洞。

  “你的功法是乙木子师兄所传?”卢寒衣皱眉问道。

  “是!”方白点头道:“不过后来因缘际会,我又修炼了其它功法。”

  卢寒衣笑道:“那你还记得当初的功法吗?”

  傲凌天双眸一亮,功法对每一个宗门来说都是秘密,特别是一些重要的功法,寻常弟子没有资格修炼。

  方白有没有见过乙木子,其它事情可以作假,功法绝对无法作假。

  当方白一字不漏,从容不迫的说出来,众人不得不相信,他说的是真的!

  非但功法不差,乙木子的相貌、习惯,一些生活细节丝毫不差,不是熟悉的人,绝对说不出来。

看过《鼎炼天地》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