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实与虚拟交杂的世界 > 477、灵异?大灾难!
  2XXX年7月9日,任小草一脸疲倦的坐靠在候机椅上。

  这几个月来,任小草一直在追查查理斯留下的行迹路线,想搞清楚他死前究竟遇到了什么。由于小草不是美国籍,且又是以旅游探亲的名义留在美国,调查起来困难重重,搞不好很容易被当成间谍或偷渡客看待。幸好的是,小草不是单独进行调查。妹妹加西亚也想知道真相,干净利落的办了休学,拽上死党损友迪克兰也跟过来调查。迪克兰是FBI加里森的长子,毕业准备入职FBI,因父亲的缘故在FBI里有几分人脉。几次互动下来,小草看出来这小子喜欢自家的便宜妹妹,只是加西亚迟钝一直当对方是好哥们。有了迪克兰这个帮手,对寻人找资料有很大帮助,再加上人长得很像加里森,持着他父亲的证件挺能糊弄一些人。加西亚性格开朗阔达,容易跟人打好交道,问话刺探一把好手,会一些电脑黑客的技巧。有了这两位搭档,任小草只需要在后面扮酷哥打手不轻易开口,只动脑。三个人就这样一点一点摸清楚查理斯的行迹轨迹,顺势误打误撞的也解了几个查理斯那时没办完的几个案子。案子里有真是意外巧合的,也有是人为谋杀的,但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外事故’。

  “嗷呜!好冰!”任小草还在反复思索调查出来的疑虑,脸上猛然一冰,把他吓得够呛。“加西亚,你!”加西亚吐舌的挪开冰饮抛给小草,转身拉着迪克兰坐在小草对面的候机椅上。迪克兰捧着一堆快餐说:“吃吧,离登机还有一会呢。”加西亚挑了薯条吃,说:“你还想着那事呢?见面了不就知道了吗。”

  任小草拿了汉堡,拨开咬一口,鼓鼓囊囊的说:“总觉得哪有些不对劲,漏了什么线索。”

  “死神来了。”加西亚突然说了一句大伙最在意的问题,往嘴里丢进一个薯条。“爸爸对电影一直都不感兴趣,看个电影都要我们拽着过去看。但是他突然在查案期间租了死神来了系列电影,还是一看看完全部系列!!”

  迪克兰勉强笑着说:“可若想到死神来了……那之前查到的有些怪异的案子就有了解释。死神索命,巧合到极致的事故。可这本质是还是事故,意外啊。总不能说凶手就是死神吧?”

  “或许真的是死神吧,不,还是不对。”任小草皱眉道:“查理斯死亡的异常举动,前面的举动还好说,丢掉任何导致死亡的东西,死前嘴里念叨的疑似死神来了的词语,或许指得就是死神。但突然捂胸拿笔自杀,这说不通啊……”

  “心脏性猝死。自杀造成的开放性胸部损伤是致命伤,但(尸检)报告里有查到心脏曾有缺氧症状。”加西亚问:“爸爸那时候捂胸,是不是心脏出了问题?若不是自己来了那么一下,他的死因是猝死?我爸没有心脏病史!”

  “问题是,查理斯是自杀!自己拿着笔戳进心脏的!”任小草烦躁的说。“这才是最大的矛盾点。”

  “爸爸如果不拿笔戳进心脏的话。你们中国警察是怎么处理?”加西亚问。

  “按猝死处理,意外死亡处理……啊!”任小草叫了一声:“因为是猝死,绝对不会立案调查。用笔戳伤自己又拔出,简单造成他杀的现场,是为了让人立案调查吗?”

  “或许,还希望人能够解剖自己?”加西亚补充道:“爸爸的尸检报告真没其他异常特殊吗?”

  “没有,尸检了三遍,没有特殊异常之处。”任小草摇头说。

  “会不会是叔叔以为心脏有问题才让人去解剖检查?”迪克兰问:“只是我们看不到问题所在。”

  “看不到?”任小草跟加西亚异口同声的反问。

  “灵异,你们有朝灵异方面想过吗?”迪克兰大胆提了猜想:“如果不是死神,是鬼呢?这可以解答叔叔为何最终认为一些案件是他杀而意外了。”

  “鬼?”任小草坚决的摇头否定:“这世界没有鬼!”

  迪克兰试着辩解说:“除了这个还有什么解释能解释叔叔的异常举止?”

  加西亚迟疑的说:“我也觉得这世上不可能有鬼。但可以先做个假设。假设有鬼,那些案件又会有什么样的变化。或许此鬼并不是我们讲的那种鬼呢?”

  小草三人试着回顾检查那些问题案件,登机了也还再看并相互小声讨论。毕竟他们是外人,且又在飞机上,能做的只是重审案件资料。这次他们着重审视被害人的人际关系及死前行踪。幸好这些问题案件曾一度当他杀案件查过,这方面资料记录相对比较齐全。单独案件看不出什么,但当手上的问题案件全摆在一块看时,还真看出点什么。

  有问题疑点的意外事故案件13例。6例被害人行踪诡异,死前一段时间里有不同程度的被害妄想症状,且生前有间接或直接造成他人伤亡。鬼索命?4例被害人生前从事或长时间接触过宗教行业,死前疑是正或曾经执行所谓的法事。咒术反噬?3例被害者死前正深度调查宗教传说。被调查宗教除了1例疑是邪教,另外2例都是知名正经教派。灭口?

  “呃,真的有鬼?”最先提议的迪克兰反而是被吓得最厉害的。

  任小草不言语,再次回翻受害者的死因报告,看了良久说:“疑是遭到鬼索命的还好说,死前人就有被害妄想症状,勉强还能说是见鬼,被鬼吓得慌不择路发生意外死了。但后面的不太像是咒术反噬或被鬼咒杀的样子,他们的死法也是一系列巧合意外搞成的,死状、案发现场没有异常不对劲地方。”

  “或许这是因为爸爸主要查的是意外案件,所以我们手里看到的灵异类型都跟意外有关。”加西亚试着解释这一情况:“这样吧,下了飞机。我留宾馆查资料,看看有没有灵异相关的案件记录。你们俩还是照计划拜访一下那位唯一还活着的老人(黄毅瑜)。他参与制作编导第一部死神来了,或许会知道些什么内幕。迪克兰,有空你试着打听一下FBI内部有没有遭遇过类此灵异的事件?”

  任小草等人下了飞机就分开行动,傍晚在宾馆房间集合。“我们回来了。很遗憾,那位老人年纪大了,有些老年痴呆,实在问不出什么。我们问了他的亲友。死神来了最初只是制作人一个灵感,设想命运又会怎样与生活交织在一起,成为人生路口忽明忽灭的红灯。我们找的这位老人在此基础上融入了‘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这一东方观点完成的电影经典。这跟灵异根本扯不上什么关系。还有,他(查理斯)没有来找过他。线索又断了。”任小草疲倦的放下刚打包好的盒饭。

  迪克兰插嘴说:“我电话询问过一圈老爸的同行好友。行政机构里,没有疑似灵异方面专家。他们也没听过疑是撞鬼的案件,均笑骂我想多了。”并递了一个饭盒给加西亚:“给,你要的宫保鸡丁盖饭。”“谢啦。”加西亚接过盒饭,一边吃一边汇报她的的成果:“我查了网上的,所谓的灵异一大堆,但都经不起推敲。灵异、外星人、鬼怪等等五花八门都查过,没有所谓的第一手资料,都是道听途说。就是狂信徒爱好者圈里……也难看到可靠消息。他们提供的那些被害者照片…不是伪造的就是单纯的血腥杀人现场,是人为的。嗯也不是说都是伪造或人为的。有那么几个死状诡异的,我没查出其所属案件的最终报告,也看不出照片有无伪造的痕迹。”加西亚说着再电脑点了几下,弹出几张被怀疑的图片。“巧合的事,发布这些照片的最初发起人无一例外没活过两年,死因无外乎三种自杀意外病故。”

  任小草端着盒饭,凑过来看资料。翻看了几页问:“这几个,时间地点离我们最近的是哪个案子?”

  加西亚回答:“呃,距离都不近。这个时间点最近,疑是今年发生的案子,被害者在自家被恶性分尸,地点不确定,没查到有关新闻报道的记录,估计是被官方压下了。最初发布人上月死于车祸,地点有些偏,在郊区,我们只需倒几趟大巴就行。去不去?”

  任小草又看了几遍,说:“去。再去前我们先去当地的圣地亚哥大学,拜访一下那边的宗教学教授导师,多了解一些这方面的知识总没错。最好的话,还是应该找到那跟查理斯联系的宗教学专家。”

  “可惜,爸爸的踪迹在华盛顿的时候就断了,几周后在千里外的地方联系叔叔说什么找到潘多拉箱子,之后又发生了什么,就怎么也查不到行踪,就像消失了。”加西亚撅嘴看向迪克兰说:“叔叔找的那些宗教学专家,都没与爸爸当面见过面,最多只是电话联系过一次。爸爸到底是跟谁联系的?哪引出的潘多拉盒子这一茬事的?这些我们还是没查到。”

  “明天问问看吧。”任小草头疼的说:“一步一步来,先确定有没有鬼再说。再问问潘多拉是否真实吧。”

  就是这样单纯的大学之旅还是出了麻烦,撞上人跳楼死亡,人刚好掉在任小草三人面前。警方初步调查结果是意外。任小草等人惯性怀疑意外的真假,多逗留了几天进行调查。案子涉及到宗教神学院的学生,为此结识了不少那边的人。调查结果,这又是一起似是而非的意外死亡案件,可惜还是没能让任小草等人找到是否有鬼的答案,反而找到查理斯似乎有跟被害人接触过的证据。关于是否有鬼神的事,从宗教学及神学的教授导师们那得到一堆似是而非的答案。宗教学还好,辩证宗教信仰、历史进程、传播地域、社会功能等分类后的相互关系,任小草多少还能听得懂。但神学……对神(天主)这个主题展开的研究或学说,说白了以神真实存在为基础假设自编自答的迷信洗脑课程(任小草个人是这么觉得)。总之没有确凿无误的有鬼神存在的直观证据,唯二成果是听到不同版本的较为全面的有关或涉及到潘多拉盒子的希腊传说,以及查理斯来中国前似乎有拜访过被害人的家并在那儿遗落下了什么东西未取的消息。巧合的是地点刚好在任小草计划要找的已故发布人家所在区附近。于是任小草婉拒神学教授邀请的明日将举行的露天祈福仪式,订了明天大巴的车票。

  出发前往位于郊区的被害人家的那一天,刚好是2XXX年7月13日,任小草等人乘坐的大巴遭遇强烈地震,地陷掉入大坑……那一天,全球各地发生大大小小的天灾。

看过《实与虚拟交杂的世界》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