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通天武尊 > 第五章:炼丹领悟
  

  杨辰回到自己的房间内,开始整理了一下思绪。

  杨采蝶确实不是他亲生姐姐,而是他这具身体的父母,捡回来的。说白了,就是没血缘关系,至于这杨采蝶到底是谁家的遗孤,就不被人得知了。

  而杨辰的父母,在记忆内,杨辰连模样都记不清楚了。只知晓其父母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出走大荒百族,到了北山郡繁华的地方去闯荡。

  这一去就是十几年没回归,谁也不知道其父母到现在是生还是死。反倒是留下他和杨采蝶两个孩子孤苦伶仃,在杨家的地位非常尴尬。

  正所谓,没娘的孩子像根草……

  若非杨采蝶天赋惊人,年纪轻轻就表现出了不输于杨家男子的担当和水准,杨辰在杨家,恐怕早就被逐出户籍了。

  但是,即便如此,若是换做以前的杨辰,在三个月后,基本也是被逐出户籍的命运。

  为什么这么说?

  三个月后,就是杨家的‘成人会’。

  这是每一个杨家少年子弟都要经历的一个族会,是对杨家少年成员的一个考验,过了这个族会,才算是真正得到杨家的认可。在半年前,杨家曾颁发新的制度,杨家年轻一辈的小家伙,若是在‘成人会’上没有表现出炼体一重的实力,就直接会被剥除户籍。

  剥除户籍,简单来说就是放逐了,被杨家渐渐边缘化,你到底是生还是死,谁也不会去管。

  此事杨采蝶也是知晓的,然而杨采蝶完全保持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想法,有她护着她弟弟,杨辰就算被逐出户籍,她也养着。

  但是杨辰可不想窝囊到在成人会上被逐出户籍。

  “炼体一重……”杨辰喃喃道:“就先以此为目标吧,否则在成人会上被逐出户籍,没什么资源供给,那可就麻烦多了。”

  他的脑海中渐渐有了自己的计划。

  他前世最擅长的就是挖掘一个人的天赋,利用炼丹,各种天材地宝,去将一个拥有习武之资的人培养成杰出的天才。对于他而言,这个杨辰目前在杨家的尴尬的地位,以及丝毫不成才的传言,虽说可以造成些许阻碍,但归根结底,这都不是事儿。

  不过现在最麻烦的其实还是资源问题,他在杨家的地位太尴尬了,一点资源都没。

  他空有一身学术,奈何囊中羞涩,穷的当当响。

  不过好在,他心中已然有了明确的计划,嘴里念着:“这杨家最杰出的炼丹师,乃是杨家七位族爷中排行第二,被人称之为二爷。此人是杨家炼丹大师傅,今天正是其开堂讲课的时候,据说能得到他的满意,就会得到不少奖励。”

  杨辰对这个‘奖励’,很是上心,一念及此,便立马动身。

  “少爷,要出门啊。”

  杨辰宅院内,一位扫地的家仆阿谀奉承的笑着。

  杨辰瞅了一眼这中年家仆,点了点头,但对其却并没有多少好感。这家仆名叫周怀义,负责在杨家宅院内清理杂物,三十多岁,对人恭恭敬敬。不过,自从被华宛如背叛后,杨显对于观察人的本事,就更上进了一分。

  这周怀义眼神中充满了圆滑叛逆,看似尊敬,但心中谁也不知道他在想着什么。

  但这周怀义毕竟只是一个家仆,他也没放在心上,轻轻点头,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收拾好衣装,赶往杨二爷那里。

  杨二爷,杨家最有才华的炼丹师,据说这般岁数,已经达到了二品炼丹师中阶的水准,是杨家第一炼丹师。在这大荒百族内,也是数得上号的炼丹师。

  此人享有杨家唯一的炼丹房,这是杨辰最为在意的。

  ……

  “炼丹,最注重的需是火候,其次是调理。对两者的控制和理解,决定最后成丹的品质和数量。”杨二爷坐在炼丹房中的上位上,摸着白胡须,对着下方杨家的炼丹子弟,进行开堂讲课。

  而这时,突然一阵哄闹声出现,这让杨二爷暗暗蹙眉,只见哄闹声的源头,不过只是一个杨家的少年突然出现在这课堂中。

  这杨家少年,正是从外赶来的杨辰。

  “杨辰,你不是上吊自杀了吗?怎么还能来听二爷讲课的?”一个少年出言讥讽了起来,言语中,丝毫不隐瞒他对杨辰的不屑。

  杨辰,是杨家许多同族少年嘲笑玩弄的角色,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杨辰太过窝囊了。

  此刻有人带头,一阵阵哄笑声接连入耳。下一刻,更是有人大笑道:“杨辰,你和王家赌斗,把开裆裤都输进去了,三炉炼丹材料,你一枚丹药都没炼出来。我要是你,就赶紧上吊自杀得了,还来听二爷爷讲课,那简直是对二爷爷的侮辱!你把杨家的脸面都丢进去了,就别来再丢二爷的人了。”

  在早上与杨辰赌斗的杨恒也赫然在其中,他现在看到杨辰来到,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他不知道杨辰到底是怎样侥幸炼制出了四枚返骨丹,只觉得杨辰也就在返骨丹上有些本事,现在看到杨辰来到,更是不吝出言嘲弄:“杨辰,二爷爷讲课,我等若是听课,自当准时来到。你这半路杀进来,可将二爷爷放在眼里?”

  杨二爷对杨辰也没什么好感,对于杨辰输给王家,把杨家炼丹师的脸面都丢光的事情,更是了解一些。不过他毕竟是杨家长辈,看到座下学生这般哄闹,闷哼一声:“你们一个个如此嬉闹,成何体统,还有没有把我这个二爷放在眼里?”

  听到杨二爷的话,这些杨家子弟一个个不敢造次,纷纷说道:“二爷,我们知道错了。”

  杨二爷一脸严谨,但却并非帮杨辰解围,他看都不看杨辰一眼,直接了当的讲:“杨辰,我开课已经一个时辰,你现在半路插足进来,可有将我这个二爷爷放在眼里?现在,你就站在角落里听课吧。”

  “是,二爷爷。”杨辰也知晓规矩,并无埋怨的意思,更不会自取其辱的去说些什么,索性就站在角落里。

  看到杨辰这般狼狈的样子,杨恒嗤笑连连,心中倒是解气了不少。

  也有不少嘲笑杨辰的少年,看到杨辰这般样子,挤眉弄眼的,对杨辰耀武扬威。

  杨辰还不会跟这些杨家子弟一般见识,背负着手,神情仔细,一丝不苟。

  这让杨二爷多少有些意外了,因为这杨辰以前听他的课,甚至都敢当场睡觉的,没想到今日杨辰反而精神抖擞,一副打算认真听课的样子。

  杨二爷心有疑惑,却未有停止手中动作,他慢腾腾的说:“该说的道理,我都说了,好了。接下来,我会在你们面前炼制一炉一品丹药,此丹药名为清火丹,乃是一品丹药中,非常难以炼制的高阶丹药。能将此丹药炼制成功,你们也就有了一品高阶炼丹师的水准。”

  “下面,我就开始炼丹,你们能从我这手法中领悟几成,就全看你们的造化了。”

  杨二爷这话落下后,所有的杨家子弟都开始屏住呼吸,仔仔细细的观察着杨二爷的炼丹。

  杨辰也在观察,当然,他观察归观察,却并非是打算学习。杨二爷的炼丹水准在杨家固然如同神话般存在,让人向往,可在他心里,却还是不入流的角色,他观察这杨二爷炼丹,心中是另有其他想法的。

  让他好奇的是,杨二爷比那杨恒的半吊子炼丹手法强多了,可以说技巧娴熟,对于炼丹的真理,也已然掌控了不少。

  “这杨二爷知道先放材料,再控火,看来是知晓一些炼丹细节的。”杨辰心中思绪着。

  杨二爷炼丹时,仔仔细细,大概半个时辰的功夫,突然间,炼丹炉中,香味传开。紧接着,杨二爷大手拍向丹炉,伴随着砰响一声,两枚质地圆润光滑的丹药,就从丹炉中跳了出来,落在了杨二爷的手中。

  杨二爷苍老的面孔上展露出了笑颜,显然对于炼丹成果尤为满意,他握着两枚丹药,目光扫视下去。

  看到杨二爷神乎其技的炼丹水准,一众杨家子弟充满了羡慕,但此刻看到杨二爷的眼神时,又突然间凝重起来。

  杨二爷站起身,负手而立:“说说吧,我刚才刻意将炼丹的手段,步骤,过程都放缓了许多。为的就是起到你们可以学习的效果,你们有谁可以讲讲,对于此次我的炼丹过程,你们领悟了几成!”

  此话落下时,一片鸦雀无声。

  这让杨二爷面色渐渐难看起来。

  只到此时,那杨恒小心翼翼的举起手,站起身来。

  杨二爷微微一喜:“杨恒,你可领悟了什么?说来听听。”

  “二爷,刚才我观察您炼丹手法,是先扔材料,后利用控火木生火。和以前教我们的先生火,后调理材料的方法并不同,我猜测,您炼制这清火丹,此步骤方为最关键的一点。”杨恒信心十足的讲道。

  杨二爷眯起眼睛,叹了口气:“你只看到皮毛,却没领悟真谛啊,坐下吧。”

  他这话说的还算是委婉的。

  因为这杨恒的话分明是打着瞎猫碰死耗子的想法,哪里有领悟到半点皮毛的?

  他原本认为,今日在此炼制出一品高阶丹药,当场教授,会在‘成人会’前,挖掘出几个炼丹天才出来。却没想到结果竟然如此,最优秀的炼丹天才杨恒,回答也不过是如此罢了。

  “你们还有谁,从我刚才的炼制过程中领悟了什么?”杨二爷凝着表情讲道。

  “二爷,我……”

  再接下来,又有几个打着撞运气的杨家子弟想要回答试试,毕竟能够得到杨二爷的青睐,无疑杨家年轻一辈的福分。谁都知道杨二爷并无后人,一生心血,全寄托于炼丹,寄托于守护杨家身上。

  得到其青睐,就相当于得到杨二爷真传。

  然而这些少年回答,却并未让杨二爷有何欣喜展露,反倒是让这位老人脸色难看,甚至有几分发怒的迹象。

  “你们这些回答,太让老夫失望了,打着碰运气的想法,你们真觉得老夫好糊弄不可?好了,还有谁愿意回答?”杨二爷叹了口气,只到此时,他已然不报以什么希望了。

  也正是这时,那站在角落里的杨辰举起了手。

  “二爷,我想,我应该领悟了什么。”杨辰不悲不喜的道。

看过《通天武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