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通天武尊 > 第六章:浪子回头金不换
  

  杨辰的话,无疑是惹起了全场的哄笑,很多人都觉得杨辰不过是哗众取宠而已。这样的事儿,杨辰已然不是第一次做了,但到了最后,杨辰的结果无一不是证明了他其实只是个跳梁小丑罢了。

  杨恒也是坐在台下讥笑连连,很快就声色严肃的说:“杨辰,二爷的课堂,容不得你撒野闹事。你这是在浪费我们和二爷的时间。”

  “难道你们刚才不是在浪费二爷的时间?”杨辰缓缓说道。

  “我们和你怎会一样!”杨恒听到这,叱喝道:“你输给王家三百灵石的事儿人尽皆知,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吗?”

  杨辰眉毛挑起:“哦?那你的意思是,你也想把你输灵石的人闹的人尽皆知了?”

  听到这,杨恒神色骤变:“杨辰,你休要血口喷人!”

  “我都没说你怎么输灵石的事儿呢,你紧张什么?”杨辰开心的咧了咧嘴。

  杨恒虎目瞪的圆圆的:“杨辰,好,你有种!”

  杨辰扭了扭脖子,他可不害怕杨恒的威胁,更没把杨恒当时的话放在心上,如果杨恒真要找他的麻烦。他不介意将杨恒输给他三百灵石的事儿抖搂出来,他倒是好奇这杨恒输给了自己,竟然还能跳的这么欢的。

  杨二爷这时面无表情的说道:“杨辰,虽说杨恒的话过分了一些。不过,你如果真打着瞎猫碰死耗子这种想法,就不要来碰运气了。”

  也不怪他看不起杨辰,因为杨辰名气实在是太臭了,臭到杨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步。

  杨辰恭敬的弯下身子:“二爷,我刚才观察您炼丹时,先放材料,隔了大概一分钟的时间方才生火。这一分钟的时间,您在丹炉内做了很多事情,我观察,您似乎是将材料,在丹炉内摆好了位置……”

  “杨辰,你说什么胡话呢,摆位置和炼丹有什么……”

  “住嘴。”杨二爷这时忍不住发怒了。

  他惊喜的看着杨辰,胡子都颤动了起来:“杨辰,你继续说,你们都安静一点。”

  怪事啊怪事。

  不怪他情绪如此异常,因为杨辰所言,终于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他如此用心良苦,刻意放缓速度,不就是想让底下的人明悟自己炼丹的细节吗?

  杨辰仍然不卑不吭的说:“杨辰对于炼丹知识了解实在浅薄,所以并不知道二爷如此做法的良苦用心所在。但杨辰看二爷控火时,刻意的利用火在中间的位置游动,由此可见,放在丹炉中间位置的材料,是必须要用大火去调理的,而边上的,只需小火即可。由此可见,调理和控火,虽是两个环节,但控火,却也是调理的一部分。”

  “好!”

  杨二爷惊喜若狂,哈哈大笑道:“杨辰,你说的好,深的老夫欣慰。是啊,调理和控火是两个环节和步骤,但是,谁又能领悟到,控火也是调理的一部分。就是不知道,二爷爷刚才那一手炼丹细节手法,你究竟领悟了几成?”

  “杨辰想来想去,应当差不多领悟了五成。”杨辰挠了挠脑袋:“我觉得二爷如果再炼一次,我就能完全领悟了。”

  他说这话当然是违心的话。

  杨二爷这种浅薄的炼丹手法,他一次就知道原理了。

  因为他的起点太高了,当年的他被称之为炼丹第一天才,别说是这种乡野疙瘩的顶尖炼丹师。就是整个北山郡的炼丹师,他都不放在眼里。若是这杨二爷的炼丹手法他都学不会,就别提曾经的炼丹天才几个字了。

  他既然被称之为天才,别说是杨二爷的炼丹手法,就是比其高深千百万倍的炼丹手法,他看一次,也能学会七七八八了。

  说是学会五成,其实只是害怕太过让人震惊而已。

  但他还是低估了这大荒百族的偏僻,他即便只是说自己领悟了五成,杨二爷仍然眼睛瞪的圆圆的,仿佛见鬼了一般。

  “此话当真?”杨二爷满脸惊骇的说。

  “二爷,你别听他胡说,他就是在哗众取宠!”杨恒看到杨辰竟然抢了他的风头,顿时就不乐意了。

  怎么会这样?

  杨辰怎么能博得杨二爷的欢心?

  “你如果觉得我是在吹牛,那你怎么不上来试试?”杨辰面无表情的说。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这杨恒是在玩火。

  杨恒听到杨辰的话,顿时间蔫了,但让他善罢甘休,显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他咬牙说道:“二爷,这杨辰前段时间还被王家人羞辱,家传的紫秀丹炉都被输进去了,更是差点上吊自杀,这样一个窝囊废,他的话怎么可能相信。”

  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

  这杨恒连杨辰的短都揭出来了,显然是已经打算撕破脸了。

  这让杨二爷面色阴沉,对于杨恒的心胸十分不满。

  而杨辰也是凝着表情,拱手说道:“二爷,这杨恒说的话,确实都是真的。我杨辰,确被王家人羞辱过,也曾心如死灰,一心求死。但杨辰觉得,这世间万事,我堂堂男儿,行的正,坐的端,何时悔悟都绝不晚矣。怎能以一时成败论英雄?”

  “我在轻生时,就已然幡然悔悟,甚至明悟许多以往不明白的哲理。心中更是暗暗发誓,日后绝不会像是以前那般纨绔人生,但这杨恒却次次咄咄逼人,试问。若真以一时成败论英雄,那在座的各位谁没有犯过错?是不是都要以当时的错误,来判断整个人生?”

  杨辰并没有把杨恒输掉三百灵石的事儿抖搂出去。

  归根结底,他还是不想欺负杨恒罢了。

  而且此时若是揭了杨恒的老底,难免让杨二爷看轻了去。

  他这样一番话,恰到好处,无疑是让杨二爷万分欣喜,他骤然一拍桌子,震的当当响,更是威力十足的说:“杨辰,你说的好,不以一时成败论英雄,好好好。你曾经的事儿,我也知晓一二,但我看你今日是真有幡然悔悟的心思,浪子回头,何愁前途无光。杨恒,反倒是你,同为杨家人,你却这般咄咄逼人,成何体统?”

  “老夫当年在杨家,也并非是最杰出的炼丹师,比我强的大有人在。但现在呢?老夫就是杨家的炼丹招牌,在杨家谁敢说炼丹比我更好的?杨恒,你现在的确是杨家第一炼丹师,但若以你这般心思,怎能成大器。这一点,你要多向杨辰学学。”

  杨二爷的一番训斥,无疑是让杨恒从天堂跌入低谷。

  他身躯发颤,看着杨辰的眼神里充满了阴毒,心中更是埋下了憎恨的萌芽。

  杨辰对于杨恒的憎恨丝毫不放在心上,只是说道:“二爷能够理解杨辰,实在是让杨辰心中感激。”

  “杨辰,你这话就说过了,老夫刚才也对你心怀芥蒂,让你站着听我讲课。现在听你一番话,二爷爷心中汗颜,你且和他们一起坐下听课吧。我再为你炼一次清火丹。若你能够全部领悟,你要什么,二爷爷都答应你!”杨二爷豪迈十足的保证着。

  这让杨辰心中一喜,杨家所有年轻子弟都想得到杨二爷的青睐,而他今日来此,要做的不也正是这些吗?

  他急忙恭敬的说道:“多谢二爷爷,杨辰定不会辜负二爷爷的期望!”

  这让一旁不少人看着杨辰,又是羡慕又是嫉妒,也不知道这杨辰到底走了什么****运?难道说这杨辰被王家人羞辱了一顿,脑袋瓜被羞辱开窍了不可?

  最关键的是,杨二爷话都说明白了。

  我再为‘你’炼一次清火丹。

  是的,是为杨辰单独一个人,而并非他们!

  意思很简单,本来杨二爷没打算再炼第二次清火丹,为了杨辰,他破格一次。

  真是****运啊。

  一群人心中嫉恨无比,但却不敢直接说出来,最多也就冷眼看着杨辰。

  杨辰早就猜到了自己会成为众矢之的,他也不当回事,仍旧仔细观察着杨二爷的炼丹手法。

  这一次杨二爷,将速度放的更慢了,为的就是能让杨辰好好学习,临近大半个时辰的时间,炼丹结束。这一次,杨二爷带着喜悦的心情下炼丹,成丹数量赫然达到了三枚之多。

  这让杨二爷欣喜万分,将炼制出三枚清火丹的原因,都归类在了杨辰身上。若非看到杨辰这样一个好苗子,他怎会带着喜悦的心情炼丹?若心中无喜,掺杂着情绪在其中,这炼丹数量,最多也就两枚罢了。

  是的,炼丹成果,很多程度上,和炼丹师的情绪也有关联。

  此刻的杨二爷捏着三枚清火丹,负手言道:“杨辰,此次你领悟了几分?”

  杨辰立刻起身,恭敬的说道:“幸不辱命,杨辰觉得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二爷的炼丹手法和细节,杨辰应当全部领悟了。”

  “哦?好,你说来听听。”杨二爷紧张的讲道。

  杨辰将杨二爷的炼丹步骤,手法,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他将自己的理解,灌输了进去,尽量不表现的太过惊艳,也能够达到这杨二爷的满意。

  而杨二爷听着杨辰的话,则是越发欣喜,脸上的胡须伴随着他的激动,甚至都要跳起来的样子。

  他握着拳头,兴奋不已的说:“好好好,说的好,杨辰,今后老夫这炼丹房,就是你的家。旁人需要我开堂讲课时才能来,但你不同,这炼丹房以后你想来就来,老夫以后会单独教授你的。”

  开玩笑。

  大荒是个偏远的地方,虽然百族林立,但和外界的天才相比。大荒百族的那些所谓天才跟废物差不多,他曾去过一趟大荒之外的繁华城池,知晓那里有一些只需要看三五遍炼丹师炼丹,就能领悟手法的炼丹天才。

  那些惊艳的手法,已是让他震撼万分,知晓大荒百族和人家相比实在是格格不入,相差甚远。

  但杨辰呢?

  仅仅两遍,就完全领悟了。甚至还进一步剖析了他炼丹手法的原理等等,这样的炼丹天才竟然诞生在了他们杨家。

  可惜啊,杨辰以前纨绔人生,这样的天赋谁也没挖掘出来。

  若是杨辰早些明悟人生真理,现在成就,岂会比杨恒差?

  当然!

  浪子回头金不换啊,还不晚,还不晚!

看过《通天武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