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通天武尊 > 第九章:玉人症
  

  “杨辰?”

  “杨家那个杨辰?”

  那妙龄少女背后跟着不少爱慕追随着听到杨辰的话后,一个个哄的大笑起来,似乎听到了人讲笑话一样。

  “杨辰是谁?”

  “这你都不知道?杨家有个废物,炼丹修武全不行,今年成人会就要被杨家剥除户籍的废物。此人自称杨辰,那肯定如假包换了。毕竟,谁会假冒杨辰?”一个面容俊秀的公子哥冷笑着。

  顾明月紧跟在杨辰身后,本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听着这些人一个个出言讥讽,顿时间气的面红耳赤:“你们才是废物,我们家少爷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这些不找到来自于哪些家族的公子哥听到杨辰背后的女子声音,一个个定睛看去,皆是眼睛放光,心里暗道好俊的姑娘。

  “哼,你家少爷臭名昭著,都传到我们这些外族人的耳朵里了,还男子汉?你家少爷跟王家人赌斗,把开裆裤都输进去了,你这个当丫鬟的还不知道?哦对了,王兄,你也是王家人,此事你知道吧。”

  那姓王的少爷听这这话,嘿嘿笑道:“当时我们王仁王德两位老哥与这杨辰赌斗,我可是记忆犹新的。只是这杨辰实在是窝囊的一塌糊涂,三炉返骨丹的材料,一枚返骨丹都没炼制出来。哦对了,杨辰兄,您那祖传的紫秀丹炉还在我们王家的吧。”

  听到这些话,那一个个公子哥轰的大笑起来。

  杨辰要说不怒那是假的,这个‘杨辰’办的混事还真是远近闻名,看来想改善好自己现在的名声,是他现在必须要做的事情之一了。否则出门在外被人用有色眼镜看待,任谁都开心不起来。

  就在杨辰想张口发话时,那些公子哥围在中央众星捧月般的女子终于开口说话了:“这位小弟弟,姐姐是风家风雪舞。这火红果于我有大用,还希望弟弟可以高抬贵手,让给姐姐!”

  以杨辰现在的年龄,被这风雪舞喊成弟弟,那也不是什么怪事。

  “少爷,风家……风家是咱们大荒百族的十二大家族之一,风雪舞人称三大金钗,和采蝶小姐齐名,更是风家的大小姐。”顾明月虽未见过风雪舞,但却听过其名,当得知面前此女乃是大名鼎鼎的风雪舞时,顿时打起了退堂鼓。

  杨辰也是摸了摸下巴,有些意外起来。

  百族林立,自然有强有弱,杨家在百族中,是中等家族,不强不弱。而中等部族之上,则有十二大部族,风家,就是十二大部族之一。

  但让他这般退让,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风雪舞,他倒是没什么恶感,至少对方说话没那么难听,可风雪舞背后那些人的讥讽话语,他还不会装着听不到。倘若他还是一再忍让,那他和当初的杨辰还有什么区别?

  他得让人知道,他可没那么好脾气。

  杨辰冷哼一声:“风小姐,你的意思是说,这火龙果对你重要,对我就不重要了?”

  “杨辰,我作为掌柜的,就不得不说一句了。杨家是中等家族,风家是咱们百族林立中的大部族,这样一对比。呵呵,谁轻谁重,您应当是知晓的吧。”这时,李家商会掌柜的,不合时宜的冒了出来。

  他这一出来,对杨辰言语间满是讥讽,但对风雪舞却是阿谀奉承,做足了嘴脸。

  很显然,这掌柜的显然是打算向着风雪舞的。

  杨辰看了一眼这掌柜的,对方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脸上有颗黑痣,看到那些公子哥后,上前恬着脸就打起了招呼,对杨辰却是视若无睹。

  对方所摆放的姿态之意,已然是再不过明显了。

  这让杨辰沉声说:“这么说,掌柜的意思是我们杨家好惹了?”

  “呵呵,杨辰,你这么说。那我这个当掌柜的本来还打算给你留点面子,但你既然自己不要面子,那我这个当掌柜的也没必要给你面子了。杨家我这个小掌柜,自然惹不起,可是,你以为你区区杨辰,一个杨家随时都可以抛弃的弃子,能代表杨家吗?”掌柜的讥笑连连。

  说着话,掌柜谄笑着:“风小姐,这火红果,您看上了,自然是您的。”

  “这火红果是我们家少爷先看到的。”顾明月娇怒难忍,还想帮杨辰驳回尊严,跺了跺脚:“你们怎么没先来后到的规矩。”

  掌柜的看都不看顾明月一眼:“我是这的掌柜,自然我说的算。”

  风雪舞看到掌柜的许给自己火红果,内心安定了不少,不过看到掌柜和自己身后的追求者都对面前这少年百般欺压,于心不忍,叹了口气:“杨辰弟弟,我虽不知道您要这火红果到底是有何用,但这火红果是我用来就家母性命的,家母患有疾病,非常需要火红果,还希望您可以成全。”

  今天争夺这火红果失败,杨辰颇为气馁,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掌柜的狗眼看人低,摆明了要攀风雪舞的高枝,他又有何法子?

  不过听到风雪舞的话,他心中好感顿增不少,倒是好奇的问了一句:“罢了,人命关天,风小姐若是早些说这话,火红果我是断然不会抢的。就是不知道令堂患有什么疾病?”

  风雪舞现在只想得到火红果,救人心切,被杨辰这么一问,毛毛躁躁的说:“家母的病情,雪舞也谈不上来,只知其发病时浑身发抖,冷的厉害。只是额头又时不时滴落汗珠,汗珠却又是热的,实在奇怪。”

  “哦?”杨辰好奇的说:“那令堂是不是在发病时,面色燥红异常,然双手身子却都冰凉无温?”

  “您,您怎么知道的?”风雪舞瞪大了双眼。

  杨辰听到这,彻底乐了:“风小姐,令堂所得疾病是叫‘玉人症’,发病时呼吸困难,难受至极,像是随时都会死去的样子。我不知道风小姐为何会用火红果去给令堂治病,但是,火红果对令堂之病,是一点用都没的。相反,长久服用,还会害了令堂!”

  他前世精通炼丹之道,对于治病救人,自然也是长久行之。这玉人症确实是疑难杂症,不过对于他而言,并非是什么多么难以解决的事儿。

  反倒是风雪舞,听到杨辰的话后,双目瞪的圆圆的,那樱桃小嘴张开,尽显俏皮可爱。

  因为,杨辰所说,竟然与她母亲症状一般无二,一点偏差的地方都没。

  “你说,火红果只会让我母亲的病情越发糟糕?”风雪舞本来是不信杨辰的话的,毕竟她身后这些爱慕他,追求他的话,对杨辰的评价她都听在耳中的。只是杨辰现在年龄尚小,她才不愿和身后这些人一般欺辱对方。

  然而,杨辰刚才那些话,句句真实,和她母亲病情一般无二,她现在将对方的话信了大半。

  “雪舞,别听他的话,这小子满嘴胡诌,他那几斤几两,在座的各位谁不知道?”风雪舞的追求者冷笑道。

  李家商会的掌柜赵孝文,更是附和的说:“孙少爷说的对,雪舞小姐,千万不可听这杨辰满嘴胡诌,这小子当初与王家人赌斗时,输的一败涂地,脸都丢光了,那炼丹水准差的一塌糊涂。在这里还装丹医呢?咱们大荒之地,百族林立,都没有一个丹医!”

  丹医,是炼丹师的一个分支,并且是大陆上颇受尊重的一个存在。

  和炼丹师不同,丹医也是炼丹,但其主要路线,却是以治病救人为主。不像是普通炼丹师一样,炼出额丹药五花八门,各种各样功效的都有。相比起来,丹医更难学会,且必须得有治病救人的热心肠。

  而杨辰在前世,涉足不仅仅是炼丹师,还有炼丹师这个最大的分支,丹医。

  他的丹医水准,在前世,也是他炼丹师成名的依仗之一。

  丹医十分稀奇,大荒之地,没有也不奇怪。不仅仅是大荒,就连整个北山郡,丹医估计也不多。

  此刻听着赵孝文的话,杨辰倒是不屑辩解,懒洋洋的说:“你们信于不信,和我有什么关系。这火红果归属,反正也是你们商会说的算,我抢不过也无所谓,大不了给风小姐就是。明月,我们走!”

  这话落下,杨辰倒也没什么多留的意思,扭头就走。

  可是,看到杨辰要走,风雪舞确实犹豫难安,她思绪少许,还是急忙喊道:“杨辰弟弟请留步!”

  “风小姐还有什么话要说?”杨辰疑惑不解。

  风雪舞贝齿轻咬着嘴唇,那股子欲言又止的模样让人心酸难言,她犹豫少许,还是张口说道:“杨辰弟弟刚才说,我母亲那症状,服食火红果,真的有害而无益吗?”

  “其实答案风小姐仔细一想不就知晓了吗?我想风小姐也不是第一次对令堂用这火红果了,可是如此下来,又可曾见到效果?”杨辰不答反问道。

  风雪舞一听到杨辰的话,更是娇躯微颤,她母亲的病,始终是她一块心伤。此刻的她大有病急乱投医的意思,慌乱之下匆匆说道:“杨辰弟弟既然对我母亲的症状如此了解,不知道,杨辰弟弟可有解决的办法?”

  杨辰本来并不想暴露太多自己丹医的身份,毕竟自己十三岁就懂得医术,说出去未免太过惊世骇俗。他一开始指出风雪舞母亲的疾病并不需要火红果,其实也只是风雪舞对他言语间并无不屑和讥讽而已。

  这对于现在的他而言其实就已然足够了,所以他才不吝多说两句。可是让他去医治风雪舞的母亲,他没想过。

  然而看到风雪舞那一脸孝心迫切,杨辰心中思绪少许,还是说道:“解决令堂的疾病,杨辰并不敢保证,但我若去看看令堂,或许能够看出些端倪出来。不过不管结果与否,风小姐请相信,这玉人症乃是后天顽疾,绝非一个区区火红果就可以解决的。“

看过《通天武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