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通天武尊 > 第十章: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玉人症对于杨辰而言并不是什么大难题,但他话还还是没说那么死。

  即便如此,也让那掌柜赵孝文彻底急了。

  这算什么事?

  他去巴结这风雪舞,贬低杨辰,为的就是想牵上风雪舞这条线。风雪舞是谁?风家的优秀天才,三大金钗之一,未来风家的高层,若是能与风雪舞牵上一条线,那对于他一个区区商会掌柜而言,自然是足以飞黄腾达的事情。

  他作为李家商会的掌柜,说好听点是掌柜,说难听点就是个外姓看门狗啊。

  结果呢,谁知道他招惹了杨辰不说,最后自己没和风雪舞牵上线,反倒是这个被自己贬低到一无是处的杨辰,和风雪舞牵上线了。

  这让赵孝文心急之下,匆忙喊道:“风小姐,你千万不能相信这杨辰的话,这杨辰是出了名的混球之一,整日游手好闲,纨绔人生,你若是相信了他的话,必定会后悔的啊。”

  风雪舞本来还觉得赵孝文是好心劝自己,但听到‘后悔’两个字的时候,风雪舞顿时怒了。

  美人一怒,着实另有风韵,风雪舞寒声说道:“赵掌柜的,我风雪舞做事,是对是错,有我自己的判断。还轮不到赵掌柜的插嘴,还请赵掌柜自重!”

  风雪舞这样一番话,让那些背后的追求者本来还想插嘴说两句,但看到风雪舞铁了心让杨辰帮忙的想法后,就断了这念想了。

  他们一个个冷眼看着杨辰,也不知道这杨辰刚才到底是怎么就懵对了风雪舞母亲的疾病症状,博得了风雪舞的信任。

  现在的风雪舞,完全听信于杨辰的话了。

  “可恶,太可恶了。”赵孝文被训斥一顿,心有怒气。

  他这下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风雪舞没讨好成,还得罪了杨辰。

  好在杨辰毕竟不是什么大角色,得罪了也就得罪了,他倒是兜得住。

  与此同时,风雪舞匆匆领着杨辰来到商会外。

  原来,风雪舞的母亲就在商会外的马车内歇息着,风雪舞骑着马车满城风雨的帮自己母亲找火红果,为的就是帮其母亲解决顽疾。

  当看到这时,杨辰心中对风雪舞的赞赏多了几分。毕竟一个有孝心的人,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母亲!”风雪舞来到马车内,当看到那面色苍白的中年女人时,脸上露出了伤心表情。

  杨辰紧随风雪舞,自然也看到了这中年女人的模样。待得此刻看清楚这中年女人的样子时,他也确认了自己的想法。这风雪舞的母亲,的确和他所预料的一样,身患‘玉人症’,并且已是病入膏肓的症状。

  “雪舞,这位是……”风雪舞的母亲温柔慈祥的说。

  杨辰微笑道:“伯母现在尽量不要张口说话,风小姐,你随我出来一趟。”

  虽然只是看一眼,但了解风雪舞母亲的病情,对于他而言,也已然足够了。

  “恩。”风雪舞听到杨辰的话,急忙和杨辰一起出了马车。

  “雪舞,伯母怎么样了?”

  “是啊,伯母病情如何?”

  这风雪舞背后的追求者一个个献殷勤的讲道,生怕谁慢了晚了,会遭到风雪舞对他们的质疑。

  风雪舞现在哪里有时间搭理他们,一双晶莹澄澈的大眼睛放在了杨辰身上,迫不及待的问道:“杨辰弟弟,家母的病情……”

  “刚才我没敢在马车内说,实不相瞒,家母的病情本来并无大碍,要解决也就分分钟的事儿,但关键原因就在这火红果上!”杨辰极为不悦的说:“我虽不知道到底为什么风小姐会让家母服用火红果解决玉人症的问题。但我猜想,多半是有人滥用五行之道,自觉地令堂玉人症乃是寒症,需用火红果这种至阳果实的阳气去洗刷寒症。但其实不然,令堂乃是女人之躯。而且,令堂并未踏足武道,身子骨薄弱。受到阳寒两股力量在体内冲击,以其身躯,哪里能受得了?”

  杨辰这话落下时,风雪舞追求者当中的一个俊秀公子哥不乐意了。

  他正是刚才讥讽杨辰最甚的一个王家追求者,名叫王云开,听到杨辰的话后,他的脸色顿时间变得难看起来。因为,提出火红果去洗刷寒症的法子,其实就是他提出来的。他从炼丹书上学习到了五行相克的道理,自认为聪明的觉得医道也是如此。

  但他又怎会知道,医道比炼丹之道更加难上百倍千倍,其实一个简简单单的五行相克就可以概括的?

  只是,让他承认是自己的问题,这不跟打自己的脸没什么两样吗?

  王云开厉喝道:“杨辰,你满嘴胡诌,还想招摇撞骗到什么时候。”

  风雪舞听着杨辰的话,本来对王云开就气不打一处来,她其实很讨厌自己身后跟着那么多献殷勤的人,然奈何救治母亲,她确实需要更多人出谋划策。这才不得以带着一众追求者,希望可以有些许的转机。

  然而她却不知道,她这般选择却是差点害了自己母亲,带一群乌合之众,又什么用处?

  此刻听到王云开的话,风雪舞更是恼怒的说:“王云开,我母亲还在车上休息,你这般大声喧闹,是想吓到我母亲吗?”

  “我……”王云开气的面红耳赤,最终只能冷眼看着杨辰。

  杨辰压根没把王云开的愤怒当成一回事,他直接了当的说:“现在令堂服用火红果过多,体内筋脉受损十分严重。玉人症也是病入膏肓,想用普通的解决办法,已然是难以行通!至少风小姐也可以看到,令堂现在身体虚弱,自从服用火红果后,身子骨是一日不如一日了吧。”

  “这……杨辰弟弟说的不错。只是我母亲她。”风雪舞最终还是低头诚恳的说:“杨辰弟弟可有什么良策?若是能解决我母亲的顽疾,就权当是姐姐欠了弟弟一个人情。”

  一旁的公子俊杰恼怒无比,心里咬牙切齿,风雪舞的人情啊,多少人做梦都得不到。这个人情可以说是接近风雪舞的最好办法了。

  他们现在只想着杨辰赶紧露出狐狸尾巴,到时候有他的好看。

  杨辰看到风雪舞这般着急,心中陷入了沉思中。

  老实说,风雪舞母亲的病情,对于他而言,解决起来并非难事。甚至可以说轻而易举,即便风雪舞的母亲如今已是病入膏肓,对他而言仍是无妨。只是自己这般年纪轻轻,就解决了风雪舞母亲的病症,说出去实在是让人觉得惊艳了些。

  但思前想后,看到风雪舞此种孝心迫切的模样,杨辰叹了口气,负手说道:“风小姐,要解决这‘玉人症’,其实并非难事。需要三味灵药。关键是在一个对症下药上,这三味灵药分别叫做蜜糖花,金钱草,如云果。假如风小姐能凑齐这三味灵药,熬成汤汁给令堂喝下,如此循环不出半月,令堂病症自然会痊愈。”

  “杨辰,你说的这三味灵药,哪一个不是珍贵药材,难以寻得?你是不是故意让雪舞为难,寻不得这些灵药,然后好推卸自己身上的责任啊。”王云开厉喝道。

  杨辰听到这,脸色渐渐难看起来:“风小姐,我只想说一件事情,我帮你,从来没图你什么。相反,今天我完全可以装着不知晓此事,何必蹚这趟浑水?但我还是看在你一片孝心的面子上,帮了你,可是我不想让我帮了令堂以后还要看别人的脸色。因为你要知道,我完全可以不帮你!”

  杨辰一番话,无疑是让风雪舞背后的这些公子哥恼怒万分,杨辰这是什么意思?这分明是指桑骂槐呢啊。

  一个在前段时间还臭名昭著的废物,敢这么对他们?

  他们哪一个不是自家家主的天才角色?

  王云开更是气不过的说道:“杨辰,我就问你一句,如果风雪舞母亲服食了这三味灵药熬的汤,病情没有好转,你又当如何?”

  “这是让我摊责任吗?”杨辰乐了:“风小姐,我不知道这位王家人的话是否能代表你的话,但我帮的是你,不是他。如果可以,请让他闭嘴,他如果能代表你的意思,那么很好,风小姐,你可以权当我刚才没说过那些话。令堂的病状,另请高明吧。”

  开玩笑,他当年行医治病时,何时受过这种闷气?就算是那些大人物请他****,哪一个不是规规矩矩的?

  风雪舞这时也发飙了。

  这是她的事情,然而自己背后这些追求爱慕者却一个个百般针对这杨辰,岂是不把她放在眼里?

  风雪舞气的面色温红,怒喝道:“王云开,是非对错,我有我自己的选择,我母亲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你若是还在这里插嘴,说风凉话,我自会像我父亲说明此事的。到时候我母亲出了什么差错,相信我父亲自会亲自上王家的。”

  听到这,王云开浑身一颤,风雪舞的父亲,那可是响当当的招牌,一身实力,他家长辈都不敢惹,他岂敢造次?

  风雪舞这么说,已然是威胁于他了。

  一念及此,王云开只能恨恨的将一双阴毒的目光放在了杨辰身上,显然是觉得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杨辰。

  风雪舞俏脸上挂满了担心,她略显犹豫的看着杨辰,那娇容上的意思已然再不过明显。

  杨辰也是活了一二十年的人物,怎会看不出风雪舞的焦虑,他语气硬邦邦的说:“风小姐,我知道你信不过我的话。我也没什么好保证的,如果这三味灵药熬成的汤汁真的一点作用都起不到,我随时欢迎风小姐来杨家找我兴师问罪。”

看过《通天武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