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通天武尊 > 第四百八十八章:他死的活该
  听到这些时,众人无不是面面相觑的看了一眼,似乎明白了什么东西。

  杨辰这么一说,那就合情合理了。

  沧海宗邵长空对杨辰身上的宝藏钥匙图谋不轨,从而领着数百人对杨辰动手,这很正常。

  一时间,元山门的这些弟子愤怒起来:“你们沧海宗的人先对我们家少门主动手,竟然还敢倒打一耙!”

  “你们沧海宗未免也太无耻了吧,贪图我们少门主的宝藏钥匙,还敢说我们少门主杀了你们家的人?”

  听着杨辰嘴里的话后,何上风蓦地一怔,而杨辰则是没有丝毫罢休之意的说道:“你们沧海宗数百人围剿我杨辰自己,呵呵,好大的魄力,好大的手笔啊。怎么,何宗主,您的意思是我杨辰得被你们沧海宗杀了,这事儿你们沧海宗皆大欢喜,而我杨辰死的不明不白你们才发高兴?你们才乐意!”

  木白生本来还不知道这事儿呢,毕竟杨辰没和他说过,现在听到杨辰说这话,他恼怒不已的喝道:“好啊,何宗主,您刚才气势汹汹的说我们家杨辰杀了你何上风的亲传弟子。更是要逼迫我们元山门交人,怎么,现在您也给两句解释?”

  何上风也是没有想到这些,他听韩方说,韩方是将杨辰描述的无恶不作,十恶不赦的。

  他以为杨辰是先杀了邵长空,再杀他们沧海宗诸多弟子,这事儿他肯定能找杨辰,找元山门要一个说法。

  可现在一看,事情似乎还不是如此。

  要么是韩方说谎,要么是杨辰说谎。

  现在这种东西,他自然是没时间去考证。

  而杨辰则是怒喝道:“所以,何宗主,您也听好了。邵长空死,不好意思,他该死,我杀你们沧海宗数百人?不好意思,那些废物,别说数百人,就是再来数百人,我一样杀!”

  若是和其他人,杨辰多多少少留些面子,但和何上风,抱歉,那就不必留什么面子了。

  他和何上风谈不上不共戴天,但因为何云霄的原因,他也不会让这何上风吃到了什么便宜。

  本来没机会,但这何上风要找他麻烦,他正好可以借助这个机会,无声无息的,理所应当的去报复何上风。

  杨辰的话,对于沧海宗,对于何上风而言是屈辱,可对于元山门的而言,就是热血沸腾的话了。

  霸道,强横!

  不好意思,邵长空是我杀的,他该死!

  你们沧海宗的其他人,也一样。

  不过细细一想,杨辰的话虽然霸道,但却是有霸道原因的。怎么,你们沧海宗那么多人过来围剿我杨辰,让我杨辰站着让你们砍?那怎么可能,我杨辰就得反击,就得反抗。

  邵长空的死,确实死有余辜!

  但让何上风承认这些,怎么可能?

  听着杨辰的话,何上风怒火攻心,恨不得要和杨辰当场拼了老命,这杨辰是什么意思?简直是不将他何上风放在心上啊这是!

  他这时候便是没理也得强撑着有理,大吼道:“杨辰,你说的这些,说我们沧海宗的人围杀你,证据呢?无凭无据,你说很么?”

  “证据?好,何宗主,您要证据是吧。”杨辰嗤笑出声,似乎就专门等着何上风,说这些话呢。

  此刻的杨辰手一摆,面无表情的说:“当初我杨辰闯天宫之时出来时,一路被不少势力追杀,这事儿很多人都知道,最终我身份败露,很多人更是看的清清楚楚。您何宗主随便问一下,证人就有无数个。哦对了,我猜您肯定不想去找人,要不我去给您找几个人过来证实证实?”

  何上风浑身一震,万万没想到,杨辰似乎专门等着他要证据呢。

  这……

  杨辰一点都不缺证据啊。

  一旁元山门的人也都多出底气了。

  特么的,是啊,他们有理,他们怕谁!

  他们凭什么让沧海宗这么跟他们使脸色?

  的确,在武者世界里,理儿这种东西没什么用,可在两个庞然大物实力相同没什么差别时,这道理,就有用了。就似沧海宗和元山门,两者谁有理,谁就占了上风。刚才是沧海宗占理儿,现在就是他们元山门占理儿!

  “对啊,要不要我们找几个证人去给你们沧海宗看看?”

  “这沧海宗简直不要脸了,我刚才还真以为是我们少门主犯了错,结果现在才知道,是他们沧海宗有错在先,被我们少门主报复了不说,竟然还能恶人先告状!”

  “简直是不要脸面了这沧海宗!”

  “你们沧海宗还要不要脸?”

  元山门现在底气上来,杨辰也是借着这个气势,负手说道:“如何?何宗主,是您去找几个证人,还是我去呢?”

  何上风脸憋的通红通红,他是多想去找几个证人证明杨辰说的是假的?他们沧海宗才是占理儿的?

  可是刚才他一传闻问韩方,再多种逼迫下才知道,刚才告诉他杨辰杀了邵长空的韩方,其实对于杨辰杀邵长空的经过种种,也不是很清楚的。而且在这个他并不知道的过程中,韩方还擅自添油加醋,按照自己的想法改动了许多。

  很简单就可以理解,韩方怂恿他过来只是单纯的施压杨辰,但到底占不占理,韩方其实也并不清楚。

  想到这,何上风恼怒不止,这还找个屁的证人啊。

  他当即一摆手:“我们沧海宗和你们元山门毕竟是大门大派,没必要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而争执不休个什么。这证人之事儿,自然也就算了。好了,我们走。”

  话音落罢,何上风便领着沧海宗的众人,逃也似的打算走了。

  但也正是他这话落下时,木白生突然寒声说道:“等等,怎么,何宗主,您好大的威风啊,觉得我们元山门是什么地儿?您想发脾气了就来这里发脾气,脾气发完了就走,怎么?觉得我们这的人都是好欺负的不成?”

  “如果这交代您不给清楚了,那我是不是也和可以将您刚才对我们元山门说的话,一五一十的还给你们沧海宗?”

  ...

看过《通天武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