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通天武尊 > 第六百六十四章:被坑惨的牧执教
  人可是青莲教的教主,三大势力之一的当家人。他师傅是横,可还没横到敢迎面去惹青莲教的。你要是惹个青莲教的弟子啊什么的没问题,你惹青莲教教主?那就是找死的行为了。

  心思于此,张华峰谄笑道:“那个,李教主,您这是……”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你刚才好像说了很多话?杨辰是代表我们青莲教出战这试练塔的,你好像对他出战试练塔很不满?屡次嘲弄,屡次挖苦于他?我这个在青莲教当教主的,没道理不管吧!”李若湘慢条斯理的说道。

  她早就看这张华峰不顺眼了,别人怕这张华峰,她还不怕。

  正如她所言,张华峰挑衅杨辰,和她倒是没什么关系,不过杨辰代表的是她青莲教。这张华峰还敢三句两句的说个没完,怎么,是把她青莲教当儿戏了?

  李若湘当然要站出来,否则的话,日后岂不是谁都将她青莲教当做好欺负的角色了?

  “李教主,我还有急事,就先告……”张华峰赶忙说。

  “有急事?想走也可以,我李若湘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你刚才似乎说了杨辰的很多坏话,现在该怎么办呢?总是要表示一些什么吧。想这么简单的走,你不觉得很可笑吗?”李若湘语气森寒。

  张华峰完全被逼急了,咬牙道:“李教主,得饶人处且饶人!”

  “别跟我来这套,张华峰,如果你也知道得饶人处且饶人的话,就不会在一开始对杨辰咄咄逼人了。”李若湘喝道。

  “就是,明明是你张华峰先对杨辰那般咄咄逼人的。”

  “你姓张的跟跳梁小丑似的在杨辰面前蹦蹦跳跳,人杨辰都不搭理你。不过你以为青莲教也是好脾气?”

  “杨辰不是不搭理他,而是不屑搭理他,毕竟似杨辰这般天才,若是和什么人都会说话的,那岂不是太掉天才的面儿了。”

  “说的也有道理。”

  张华峰现在被这些人三言两语气的面红耳赤,他以前听说过墙倒众人推,但还没经历过。现在他经历过了,一开始这些散修武者说风凉话还顾及一些,多少那都是小声的。现李若湘为杨辰出头,这些散修武者跟打了鸡血似的,一个个的胆子肥多了,竟然敢明目张胆的说他张华峰了。

  一个两个就算了,很多武者都是如此,他张华峰再横,能全报复完吗?

  这让张华峰气的面红耳赤,可又不好发作,因为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全是李若湘,他还能拿李若湘如何吗?

  “李教主,我知道错了。”张华峰几乎从牙缝里挤出来这几个字。

  “单单知道错就够了吗?”李若湘面无表情的说:“你刚才好像说杨辰废物什么什么之类的,杨辰若真是如此,那你张华峰算什么?”

  “我!”

  张华峰岂会不知道李若湘的意思,他还没傻到家。

  他咬了咬牙,低吼道:“我张华峰才是真正的废物,和杨辰一比,我屁都不是。”

  “哈哈哈!”

  “太好笑了。”

  一时间,周围嗤笑声无数,张华峰完全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李若湘也是嘴角扬起,如今她是舒服多了,至少杨辰的气她是帮忙出了,而且青莲教的尊严她也维护了。

  想到这,李若湘也不再完全的咄咄逼人,这张华峰的师傅毕竟是个难缠的角色,没必要咄咄逼人到底,摆了摆手:“好了张华峰,你可以走了。”

  张华峰红着眼,终究没再多言什么,只想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仿佛过街老鼠一般哧溜的窜了。

  张华峰终究只是一个小插曲,如果说他是最尴尬,最觉得不好办的,那倒也不是。

  最觉得难办的,不是张华峰,是那黄沙主城的牧执教。

  这牧执教此刻连看张华峰笑话的心情都没了,当瞅到杨辰竟然一口气闯到了第十六层时,他整个人都傻眼了!

  “这……”牧执教整个人都想哭了:“贺光小友,您能告诉我这要怎么办吗?这,这接下来可要怎么办!”

  如果是一开始,贺光肯定会自信满满的说,放心,不用担心。

  可现在呢?

  他还怎么说?

  因为他觉得他这个不可能被东部三十六郡破解掉的层数成绩,已然被杨辰十分残忍的给破掉了!

  不管她相信不相信与否。

  这是事实。

  贺光咕咚咽了口口水,他只得咬牙道:“我怎么知道怎么办!”

  牧执教瞪大了眼珠子,艰难的扭过脑袋:“贺光小友,咱们不带这么玩的吧,是你看到各方势力为了一个银龙剪争风吃醋,觉得他们没出息。许诺一个比银龙剪更好的宝物的,觉得可以完全吸引住了他们的。的确,吸引是吸引住了,如今输了,就得拿宝物啊。宝物我管谁要去?我们黄沙主城是做生意的,最好的银龙剪也卖出去了,我管谁要更好的玄天灵宝去?”

  贺光怎会不知道牧执教是要找自己要玄天灵宝的,此刻扭了扭脖子,多少有些态度扭捏起来。

  “不是,贺光小友,你别告诉我,你压根没觉得自己会输吧。”牧执教语气紧张起来。

  贺光虽然心高气傲,可现在也是没了脾气,只得重重的点了点头。

  他的确没想过自己会输,甚至连往这方面考虑都没,他哪里能想到,这东部三十六郡的第一天才竟然如此厉害,比前面几届的狠多了。他这半步真武境去闯试练塔,得到了十五层如此逆天的成绩,竟然都没将这小子的风头打压下去。

  “那这宝物,您的意思是?”牧执教眼泪都要落下来了。

  贺光索性摊牌,明白了说:“牧执教,这宝物我是有,不过,我刚才话说的很明白了。我没想过自己会输,所以我身上的这件玄天灵宝,也没打算会给出去,你自己想办法吧。”

  待得这话落下,贺光明朗的说:“师妹,我们走吧!”

  牧执教整个人都懵了。

  如今看着这贺光师兄妹离开,他现在是真正的体会到什么叫欲哭无泪了。

  ...

看过《通天武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