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电影世界大盗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嵩山之殇

第一百六十五章 嵩山之殇

  生死关头,左冷禅全身汗毛竖起,发出垂死挣扎凶兽一般的嘶吼,寒冰神掌凝聚之下狠狠的向着对方拍了下去。

  对方实力甚至只比他全盛时期稍弱而已,自己如今有伤在身,有心算无心之下,左冷禅唯一能做的就是以命搏命希望可以躲过这致命一击。

  所以说如今左冷禅能做的就是赌一下对方是不是真的肯同自己拼命,若是对方惜命的话,那么自己便可以躲过一劫,逃得一命,若然对方拼命的话,怕是明年的今日就是自己的忌日了。

  噗嗤一声,心口剧痛传来,左冷禅眼中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手掌同黑衣人另外一只手掌碰撞在一起。

  一瞬间,左冷禅通过对方所施展出来的剑法还有内功便确定了对方的身份。

  可是在确定了对方的身份之后,左冷禅眼中才满是震惊和错愕,显然是没有料到对自己下杀手的竟然会是此人。

  心脉尽断的左冷禅口中汩汩的鲜血流淌而出,指着生受他一掌后退不已的黑衣人,声音嘶哑的道:“你……没想到竟然是你……”

  “掌门师兄……”

  左冷禅房间之中的动静不小,所以负责左冷禅安全的丁勉还有陆柏两人连忙从房间之中冲了出来。

  就见房门大开,一道黑色身影正从房间当中冲出,二人想都没有像便攻了上去。

  可是一交手,两人便心中一惊,实在是对方的实力太过强横,至少也是同左冷禅一个级别的。

  两人联手之下不是不可以纠缠一会儿,但是他们更为关心房间之中左冷禅究竟如何了,所以被黑衣人轻易脱身离去。

  丁勉与陆柏冲进房间当中,顿时两眼通红,口中发出嚎叫之声:“掌门师兄……”

  只见左冷禅跌坐在地,靠在茶几边上,心口正插着一柄长剑,鲜血汩汩流淌而出。

  左冷禅两眼圆睁,满是吃惊与不甘的神色,死不瞑目的盯着门口处。

  噗通一声,两人跪倒在地,狠狠的砸着地板,就如同受伤了野狼一样。

  虽然说左冷禅为人不怎么样,可是他却是一个再合格不过的掌门,在嵩山派之中威望甚重,丁勉、陆柏这些师兄弟对左冷禅也是极为信服。

  如今做为嵩山镇海神针一样的顶梁柱就这么崩塌了,也就意味着嵩山派自此不复为一流门派,昔日那些被嵩山派所压制的门派那还不疯狂反扑啊。

  远的不说,就说近的,只是丐帮若是趁机发难的话,连番折损了左冷禅、费彬这两大强者的嵩山派肯定要吃大亏。

  关键左冷禅死的太过憋屈了,也难怪左冷禅死不瞑目,以他的实力,如果说不是被方孝玉所伤,一路之上又没有功夫疗伤,这才为黑衣蒙面人所趁,不然即便是东方不败、任我行这样的强者也休想那么轻易的将他斩杀。

  陆柏、丁勉两人的嚎叫声惊动了整个客栈的人,很快十几名嵩山弟子便冲了过来。

  当他们看到半靠在茶几胖,胸口插着一柄剑,死不瞑目的左冷禅的尸身的时候,一众嵩山弟子都呆住了,甚至有人揉了揉眼睛,仿佛是在确定自己不是看花了眼。

  猛然之间陆柏站了起来,抹去眼角泪水,恶狠狠的道:“是谁,究竟是谁杀了掌门师兄,我嵩山派同他没完。”

  想到方才他们进入到房间的时候冲出来的那一道黑色身影,尽管说只是一瞬间的交手,可是两人也可以断定对方的实力在他们之上,甚至他们还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先前没有注意到,现在稍稍冷静下来,陆柏还有丁勉两人便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对方实力这么强,又让他们又一种熟悉感,那么这黑衣人可以锁定的范围就一下子小了许多。

  但是就算如此,两人也无法判断究竟是黑衣人的身份。

  一名随同陆柏他们一起前往君山,侥幸保住性命回来的嵩山弟子叫道:“丐帮,这一定是丐帮的人做的,肯定是他们知道掌门伤势没有痊愈,又还怕掌门痊愈之后寻他们麻烦,所以才趁机偷袭刺杀了掌门。”

  这名弟子似乎进入了状态,最后激动无比的道:“一定是丐帮,除了丐帮没有其他人会对付掌门的。”

  这些嵩山弟子闻言都露出几分意动之色,显然是有些相信了,而陆柏还有丁勉而已是对视了一眼,二人眼神交流一番,就听得陆柏道:“不错,这就是丐帮派人做的,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够这么算了,丐帮一定要给我们一个交代。”

  发生如此大的事情,堂堂的嵩山掌门竟然被人刺杀在自家山门驻地的山脚下,可想而知这消息一旦传开的话,将会是何等的劲爆。

  只怕等到明天这个时候,左冷禅的死讯就会在第一时间长了翅膀一般的传播开来,那个时候,江湖肯定会风波顿起。

  在丁勉、陆柏的主持之下,一众嵩山弟子也顾不得夜色了,直接带上左冷禅的尸身返回嵩山。

  嵩山之上,先一步返回的乐厚正同钟镇几人叙话,先前江湖之上疯传左冷禅他们一行人铩羽而归的消息,以嵩山派的消息渠道自然不可能不知道。

  本来钟镇等人打算派人前去接应左冷禅一行人的,只是这个时候却有江湖中人窥视嵩山派驻地,所以哪怕是明知道左冷禅等人的归途凶险,钟镇等人也无法派出人手前去接应。

  老老实实的镇守嵩山,守住嵩山的大好基业才是正理,也是左冷禅下山的时候严格要求他们做到的。

  如今见到乐厚归来,得知左冷禅就在山下,钟镇等人自然是长出一口气,一直以来的担心也就放了下来。

  方孝玉是丐帮如今的主心骨,而左冷禅何尝不是嵩山的主心骨啊,丐帮没了方孝玉将会再度沉沦,嵩山若是没了左冷禅只怕比丐帮还要凄惨几分。

  钟镇向着乐厚道:“乐厚师兄,掌门师兄那里不会有什么事情吧,毕竟掌门师兄有伤在身……”

  乐厚微微一笑道:“放心吧,那里有丁勉还有陆柏他们两人在,再说了也是在我们嵩山脚下,就算是那些江湖中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在这里动手吧。”

  听到乐厚这么说,想到丁勉还有陆柏两人都是一流高手,加上左冷禅自身也不是无法动手,只要足够小心,谁人能够伤的了他们一行人,所以钟镇等人也都放心了下来。

  吩咐下去,嵩山派上上下下得知左冷禅明日即将归来,一众弟子都陷入到了欢喜之中,连夜将嵩山驻地收拾了一番,准备喜气洋洋的迎接左冷禅归山。

  然后就在半夜时分,正忙着收拾嵩山驻地的嵩山派弟子忽然之间闻得上山的山道之上传来哭泣之声。

  深更半夜的,这哭泣之声还真是有些瘆人,不过那哭泣之声越来越近,尤其是一团团微弱的火光出现,这就让守夜的嵩山派弟子长出一口气。

  那火光分明就是火把,只是他们有些搞不明白,到底是何人在这个时候哭泣着上山。

  要知道这山道可是进入他们嵩山派的必经之地,外人根本就不许进入的。

  值夜弟子将这里突发情况迅速传递给尚未休息的乐厚、钟镇等人,而钟镇等人闻之连忙带人赶了过来。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门下弟子带来的消息,钟镇几人心中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来。

  “呜呜……”

  哭泣声越来越近,那火光也越来越清晰,借着火光甚至可以看到人影重重。

  或许看不清相貌,但是声音却是能够听出,很快就有哭泣着的嵩山弟子的声音被认了出来。

  尤其是乐厚皱着眉头道:“这不是留在客栈里的孙二吗,大半夜的,他娘的号丧呢?”

  突然之间钟镇道:“不对,乐厚师兄你听,似乎这哭声之中有丁勉师兄还有陆柏师兄他们啊……”

  不用钟镇提醒,乐厚也听了出来,顿时神色大变,几人再也无法保持平静,快步向着火把方向奔了过去。

  不过是一里左右的山路,哪怕是黑乎乎的一片,可是早就将山道的一丝一毫印在脑子里,纵是闭着眼睛都能够安然上下山。

  很快,乐厚、钟镇等人便到了一行人前方。

  这时可以清楚的借着火把的火光看清楚丁勉一行人的模样。

  可是正因为看清楚了丁勉一行人的神态,乐厚他们才一颗心骤然沉了下去。

  目光从丁勉等人身上扫过,唯独不见左冷禅的身影,尤其是这个时候丁勉、陆柏正低声抽泣不已。

  一步跨出,乐厚一把抓住陆柏的肩膀,冲着眼睛红红的陆柏吼道:“陆柏,你他娘的嚎什么丧啊,我问你,你不是留在客栈保护掌门师兄吗,掌门师兄在哪里?”

  狠狠的晃动着陆柏,陆柏一脸的悲色,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却向着身后看了过去。

  这时被两名嵩山弟子在担架之上抬着的左冷禅的尸体暴露在火光之下,顿时被众人看的清清楚楚。

  【作者君拼了,一会儿还有一更,今天奔着一万二千字去的啊,你们的推荐,打赏在哪里哦?】(未完待续。)

  PS:感谢:秋韵赟打赏了10起点币

看过《电影世界大盗》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