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电影世界大盗 > 第五百六十章 宗师之殇

第五百六十章 宗师之殇

  打出那一掌,德川净平全身的力量如潮水一般退去,勉强保留着一口精纯元气的德川净平目光投降日本方向,眼中满是无限的后悔和不甘。

  “爷爷,对不起,孙儿让你失望了……”

  带着无限的后悔和不甘,德川净平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在最后一丝意识消散的瞬间,如果说再给他一次机会的话,他绝对不会苦苦哀求自己的爷爷让自己前来华夏。

  嘭的一声,德川净平的尸体重重的摔倒在地。

  阿星身子一个踉跄,长出一口气却是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来。

  哑女一把扶住阿星摇晃的神色,脸上满是忧色道:“阿星,你伤的这么重,方才就不该出手。”

  阿星面色有些苍白,身子半靠在哑女身上,看了德川净平的尸身一眼道:“如果说方才我不出手的话,怕是这会儿此人已经脱身逃脱了。”

  哑女道:“逃了就逃了,反正只要你没事就好。”

  在哑女看来,能不能留下这些日本人并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阿星安然无恙就好。

  阿星微微一笑,向着四周看了看,李书文一手*大枪简直横扫八方,做为李书文的对手,那名日本武道宗师真的是非常的凄惨,身上满是鲜血,到处都是伤口。

  如果不是宗师强者无论生命力还是反应速度都无比的惊人的话,只怕早就被李书文给一枪捅死了。

  不过就算是如此,只看这般的情形,怕是也坚持不了许久了。

  至于说同苗邈交手的那位,在苗邈飘忽不定的恐怖速度之下,根本就没有脱身的机会,身上却是被插上了好几根绣花针。

  远处就是方孝玉同森田中毅交手的所在,二人激斗在一起,场面当真是惊人。

  恐怖的余波所过之处,简直就是一片狼藉,本来一片街道这会儿早就被清空了。

  早在森田中毅他们围攻阿星的时候,四周的路人便已经躲得远远的,只看动不动一座房子都被轰塌,傻子才会接近呢。

  轰隆隆的响声传遍四方就能够猜到交手是多么的激烈了,可以说方孝玉同森田中毅两人之间的拼斗其他人根本插不了手。

  一番扫视过后,阿星向着哑女道:“丁凝,你去帮李老将那日本人先拿下了再说。”

  丁凝看阿星的伤势稳定住了,稍稍松了一口气,自然就对害得阿星如此的日本人心生几分痛恨之意。

  将阿星扶到边上的安全所在,丁凝探手一抓,将自己的软剑握在手中一步一步的向着被李书文压制的那名日本武道宗师走过去。

  德川净平被打杀的时候,惨叫声可是惊动了在场交手的几人的,眼看武藏重六逃脱,德川净平却被打杀,几人心中生出兔死狐悲之感。

  此时丁凝又缓步而来,顿时给其带来莫大的压力。

  中川章目有些急了,要不是被李书文给死死拖住的话,他早就脱身逃走了,至于说逃走之后回到日本会不会被问责什么的,那个时候再说就是。

  然而李书文不愧是神枪,一手枪法简直出神入化,愣是让他连脱身的机会都寻不到。

  全部的精力都拿来应对李书文都还几次三番的差点被李书文打杀,真要是稍微分神的话,怕是已经成了一具尸体了。

  只有李书文一人,中川章目便已经招架不住了,现在一剑刺死了德川净平的丁凝又提剑而来,就算是不出手,单单站在那里也给中川章目带来无穷的压力。

  丁凝就好像是压倒了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个分神,李书文一枪刺出正中中川章目的心口。

  噗嗤一声,鲜血****之间,长枪洞穿中川章目心口要害,看着自己胸前的长枪,中川章目惨然一笑,身子踉跄后退几步,猛地咆哮一声:“大日本帝国万岁……”

  吐出最后一口气,中川章目摔倒在地。

  丁凝脚步一顿,没有等到她出手,中川章目便被李书文给打杀了。

  对于李书文的厉害,丁凝可是亲自领教过的,不过对方能够这么快斩杀一名武道宗师还是让丁凝惊叹不已。

  李书文很清楚他能够斩杀中川章目却是因为丁凝带给中川章目压力使得其分神的缘故,所以向着丁凝微微点了点头道:“多谢姑娘了。”

  丁凝微微摇头道:“不必谢我,那人是你亲自杀死的,不关我事。”

  转身向着阿星走了过去,李书文看了丁凝还有阿星一眼,心中暗暗感叹果真是一代新人换旧人,他如阿星和丁凝那般年级的时候都还没有踏入宗师之境呢。

  再看看方孝玉,李书文不禁摇了摇头,拔出长枪向着苗邈两人走了过去。

  田中治郎有一种发狂的冲动,他的修为不差,至少同苗邈硬拼的话,完全可以两败俱伤,然而苗邈仗着飘忽的身法根本就不同他硬拼,不拼也就罢了,他想脱身的时候苗邈就像是疯子一样冲上来。

  几次都是这般,田中治郎恨不得将苗邈给大卸八块,但是他根本就打不到苗邈,反倒是自己被苗邈几次突袭搞得狼狈不堪,身上被刺了几枚绣花针。

  德川净平死了,中川章目也死了,田中治郎似乎闻到了死亡的气息,因为这会儿李书文向着他走了过来。

  对于李书文,田中治郎等人不陌生,做为长期坐镇研究中心的武道宗师强者,日本方面可以说有着详细的资料。

  资料当中,关于李书文那就是武道宗师巅峰之境的存在,这样的强者武道经验丰富,实力强大,甚至都可以同大宗师纠缠个一时半刻,绝对是最恐怖的对手。

  田中治郎看着李书文向着自己走过来,心中又惊又怒,猛地扑向苗邈吼道:“要死大家一起死。”

  苗邈冷哼一声道:“想死自己去死吧。”

  就如同鬼魅一般,苗邈身形一晃轻易的避开了田中治郎,然而田中治郎并非是真的要同苗邈拼命,反而是趁机越过苗邈向着远处逃窜。

  不过苗邈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先前田中治郎就有几次想要以这种手段脱身,但是都被他仗着速度给拦下然后死死缠住。

  就在苗邈准备追上去将其缠住的时候,就见一道光芒闪过,苗邈清楚的看到李书文手中的长枪脱手而飞直奔田中治郎而去。

  田中治郎只防备着苗邈,他同李书文还有十几丈的距离,在田中治郎看来,有十几丈的距离,至少不用担心李书文的攻击。

  只是田中治郎怎么都没有想到李书文的攻击竟然来的如此迅猛,脱手而飞的长枪直接飞过虚空洞穿了田中治郎的肩膀,带着田中治郎向前冲了一段距离才停下来。

  本来李书文掷出手中长枪是奔着田中治郎的背心要害而去的,不过田中治郎却是在长枪临身的一瞬间凭借着本能及时闪避了一下,避开了要害,结果长枪洞穿了肩膀。

  洞穿肩膀不过是受创而已,但是真的被穿心而过的话,那就真的有死无生了。

  对于宗师强者来说,哪怕是受了沉重的伤势,只要不是当场便死的要害部位,一般来说都能够保住性命的。

  甚至可以说洞穿肩膀这种伤势真的算不得什么,最多就是严重一点的皮肉伤而已。

  但是这个时候苗邈赶到了,趁着田中治郎被李书文创伤,手中绣花针如漫天花雨一般将田中治郎给笼罩了起来。

  田中治郎双手舞动,将所有的绣花针给挡了下来,但是苗邈手中悄无声息的一枚金针飞出,竟然穿过了田中治郎的防御直接没入其体内。

  田中治郎只觉得心口一痛,不过却没有放在心上,而是第一时间将抓在手中的绣花针向着苗邈洒了出去。

  催动内息之下,田中治郎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来,心口剧痛无比,就好像是针扎一样。

  看着手掌心呕吐出来的鲜血,田中治郎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内视之下,田中治郎身子不由的一颤。

  一枚金针竟然刺在他的心脏之上,这会儿正随着他的心脏跳动而跳动着。

  虽然说心脉没有碎裂,但是在心脏上被人插了一根金针,这已经足够恐怖了,搞不好就会丢了性命的。

  如果说将那金针迫出的话,好生修养一番,凭借着武道宗师堪称非人的恢复力,哪怕是心脏受伤也不是没希望复原。

  关键现在不管是李书文还是苗邈都不可能给他时间让他疗伤啊,大踏步而来的李书文还有苗邈两人就如同夺命的黑白无常一样盯上了田中治郎。

  猛地一拍心口,噗嗤一声,就见一枚金针自心口部位****而出,不过伴随着金针飞出,田中治郎仍然是喷出一口鲜血。

  一口鲜血喷出,心脏之上缓缓渗出鲜血来,这要是立刻以先天内息护住心脏慢慢温养疗伤的话,待到伤口愈合,倒也无碍。

  前提是不能够在动用强运内息与人交手了,心脏上的伤口虽然不致命,但是一旦再次催动了内息的话,那就真的会导致心脉碎裂而亡的。

  【2更了,嗯还有一更哦,票票,打赏有没?】

  感谢:rsbina,夢輕語d,西门等秋雨,无的之剑打赏了100起点币(未完待续。)

看过《电影世界大盗》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