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官涯无悔 > 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天生一对痴情人

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天生一对痴情人

  听着老爷子的话,注意着老爷子的眼神,人们不禁狐疑起来。

  徐大壮笑咪*咪的招了招手:“天齐、琦琦,你俩过来。”

  对望一眼,两个年轻人走向老爷子。

  看着左右两个年轻人,徐大壮喜笑颜开,平伸双手:“来,把手给我。”

  再次对望一眼,二人把手伸了出去。

  徐大壮一手抓着孙子,一手握着外孙女,然后轻轻用力,把男孩的手放到了女孩手上。

  “倏”,顿时一股电流传来,也传向对方。按说已经不是第一次牵手,但此情此景此地,二人还是产生了这种奇异的感觉。

  宁俊琦不禁脸色微红,下意识的抽了抽手。

  楚天齐也略显尴尬,手臂握的不实。

  “扭扭捏捏做什么?”说着话,徐大壮双手微微用力,让年轻人的两只手结合的更紧密了一些。

  看到老岳父的举动,李卫民眉头不禁微微皱起。

  注意到爸爸的行为,徐卫华面带愕然。

  只有楚玉良,并无那二人的表情,反而脸上还带着微微的笑意。

  “琦琦,握着你手的是谁呀?”徐大壮微笑的看着外孙女。

  宁俊琦迟疑的说:“是,是天齐。”

  “怎么吞吞吐吐的?我是问你俩的关系。”徐大壮做着进一步说明。

  “关……系?他,我……同事,亲戚。”宁俊琦给出了答案。

  徐大壮笑意更浓:“外孙女真会打马虎眼,避重就轻水平不低。他不是你男朋友吗?”

  听到此话,李卫民眉头更紧,但却没有说话。

  停了一下,宁俊琦轻声道:“曾经是。”

  “你这孩子,跟外公说话也云山雾罩的,什么叫曾经是,难道你变心了?还是他变了?”徐大壮看看外孙女,又看看孙子。

  “外公。”宁俊琦撒了声娇,眼泪流了出来。

  徐大壮在二人手上轻轻拍着:“你俩现在还愿意做男女朋友吗?”

  “爸。”

  “爸。”

  李卫民、徐卫华相继喊了一声。

  “没问你俩,我问孩子呢。”徐大壮头也没抬,依旧看着两个年轻人,“说呀,要是不说实话,可别后悔。”

  楚天齐支吾着:“我俩是亲戚。”

  宁俊琦给出了补充:“姑表亲。”

  “就说你俩愿意不愿意,不要说别的。”说着,徐大壮再次拍了拍两人的手,“要是愿意的话,我支持你俩谈恋爱,结婚生孩子。”

  宁俊琦顿时脸似红布。

  楚天齐则尴尬更甚。

  “爸,这怎么行?”屋门响动,一个人风风火火闯了进来,正是刚刚离去不久的徐卫军。

  “怎么不行?”徐大壮反问着。

  徐卫军面色焦急:“哎呀,他俩是什么关系?他是她表哥,她是她表妹。这要是放在旧社会,那时候人们愚昧,也没有专门的规定,人们还自以为亲上加亲。可现在是什么时代了?不但法律不允许,还要保障优生优育,道德上也行不通,可不能犯糊涂呀。”

  “你的意思是我愚昧、老糊涂?”徐大壮追问着。

  徐卫军加重了语气:“爸,你这是故意曲解我的意思,我是说事情本身。要不你问姐夫,这事能行吗?”

  “卫民,你说。”徐大壮目光投向女婿。

  “不行,这怎么行?”李卫民语气坚决。

  徐大壮“哼”了一声:“怎么就不行?给出理由来。”

  “爸,事情明摆着,卫军刚才也说了,他俩是表兄妹,怎么能结婚?这是乱……章法的。”李卫民尽管着急,还是没有讲出那个词,而是用了另一个说法。

  徐大壮没再理女婿,而是看向儿子:“卫华,你怎么看?”

  徐卫华低着头,说:“爸,不妥,行不通。”

  徐大壮目光转向一边:“雄飞,你怎么看?你的意见很重要。”

  有徐大壮这么一提醒,李卫民、徐卫华、徐卫军的目光也被吸引了过去。楚天齐、宁俊琦也不由得看向那里。

  楚玉良面色如常,语气平静:“听首长的,我支持。”然后又补充了一句,“尊重俩孩子意愿。”

  “这叫什么话?哪有……”看到父亲投来的目光,徐卫军及时打住了后面的话。

  李卫民急道:“雄飞,这不是听话不听话的事,这是大是大非的问题。按说在农村也知道婚姻法,也知道近亲不能结婚,你可不能跟着犯糊涂呀。”

  徐大壮斥道:“屁话。别以为就你们聪明,别人都是傻子。不是吹,就我和雄飞的脑筋,你们一般人还真比不了。”

  “爸,我承认,可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好汉不提当年勇。”

  “爸,那得分什么事,这不是冲锋陷阵,也不是勇于敌后。”

  “爸,要相信科学,尊重法律。”

  徐卫军、李卫民、徐卫华相继发声。

  “自以为是,你们说那些理由我都知道,就是《婚姻法》第几条第几款我也门清的很。”说到这里,徐大壮语气一转,“可他们不是表兄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啊?”

  “已经证明天齐是徐家人了。”

  “怎么会这样?”

  惊呼声再起。

  楚天齐、宁俊琦也不禁惊讶,但旋即面现喜色,却又疑惑不已。

  感受着众人的惊异,徐大壮目光投向李卫民:“卫民,卫华让你带上拥军的体检报告,你带了没有?”

  “我,带了。”李卫民一愕,赶忙拿起手包,取出一沓纸来。

  “翻到血型那页,读出来。”徐大壮命令着。

  遵照要求,李卫民打开纸张,读着上面的内容:“姓名,宁拥军,性别,女,血型,O,民族……”

  “停。”徐大壮做了个手势,然后又道,“卫华,去拿我那个小绿盒。”

  “诶。”徐卫华答应一声,转身进了卧室,不大一会,捧出一个绿盒,放到桌上。

  楚天齐注意到,这个绿铁盒,与父亲楚玉良那个军用铁盒形状一样。

  徐大壮掀起衣襟,腰间露出一串钥匙,他抓起其中一个,打开了铁盒。掀开铁盒盖子,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小本,顺手交给儿子:“卫华,你读读第一页内容。”

  徐卫华接过小本,翻到第一页,读了起来:“学生证,徐血琦,血型,O……”

  不等儿子说完,徐大壮插了话,这次是对女儿说的:“卫军,我是什么血型?”

  “你是……”只说出两个字,徐卫军便停下来,疑惑的看看父亲,再看看众人。

  一声“报告”忽然响起。

  “进。”徐大壮说的很简洁。

  陈忠新推门走进屋子,手里拿着两个档案袋:“首长,东西拿来了。”

  “给卫军。”徐大壮示意着。

  把档案袋交给徐卫军,陈忠新退出了屋子。

  徐大壮指了指档案袋:“卫军,你打开,这里面一份是你姐当年的抢救报告,一份是我的体检报告,你再读一下血型部分。”

  还读什么读?不是成心要我难堪吗?暗自叹了口气,徐卫军分别打开两个袋子,一手拿着一份报告,读出上面内容:“徐大壮,血型AB,宁拥军,血型O。”读到这里,她又忙问,“爸,这是为什么?”

  徐卫军提的问题,也是屋里好多人疑惑的。

  徐大壮点头示意着:“雄飞,你来说吧。”

  “是。”应答一声后,楚玉良讲说起来:“我跟随首长比较早,知道这件事……”

  听着楚玉良的讲说,人们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徐大壮有一个姓宁的战友,和徐大壮一样,也是军人,只不过不是做敌后工作,而是正规的野战军军官。在一次执行任务时,宁军官夫妇牺牲了,留下一个年龄很小的女儿,女孩叫宁雪琦。徐大壮收留了宁雪琦,给孩子改姓徐,之所以这么做,一是因为孩子没了父母,徐大壮就把孩子认做了女儿;二是这样就有了户口,才能有口粮。后来徐大壮被诬为间谍,为了不让孩子受牵连,徐大壮才又给其改回姓宁,名字也改成了很革命的宁拥军。所以,同一个人就有了三个不同的名字:宁雪琦、徐雪琦、宁拥军。

  屋内众人全都恍然,但也不禁唏嘘,唏嘘这其中的曲折。

  “太好了,妈……”宁俊琦激动的哭了。如果放在以前,要是知道自己和外公没有血缘关系,宁俊琦指定伤心,可现在听到这个消息,她却高兴不已。

  “琦琦,把我大孙子手都攥成红馒头了。”徐大壮逗弄起了宁俊琦。

  “啊?”宁俊琦这才意识到,一直抓着楚天齐的手呢。但她并没有松开,而是“嘻嘻”一笑,“外公,有了大孙子,也不能忘了外孙女呀。”

  徐大壮“哈哈”大笑。

  其他人也跟着大笑起来。但有一人却笑的很是尴尬,难受不已。

  徐大壮收住笑声,说了话:“到现在为止,实际上好多事就都解释得通了。我是AB型血,大儿子也是AB型,二儿子、二女儿一个是A,一个是B,而我的大女儿却是O型。从遗传学来讲,拥军就不可能和我有血缘关系了。我已经知道,大孙子也是AB型,这就完全合理了。”

  停了一下,徐大壮转向宁俊琦:“琦琦,这回知道名字来历了吧?”

  宁俊琦点点头,眼圈红了:“嗯,纪念妈妈。”

  “你俩愿意谈恋爱、结婚吗?”徐大壮又提到了刚才的问题。

  宁、楚四目相对,手臂握的更紧,向着老爷子重重点头:“愿意。”

  “天生一对痴情人。”徐大壮手捻胡须,幸福满脸,“祝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呜……”喜极而泣,宁俊琦搂住楚天齐,哭了起来。

  楚天齐也没有扭捏,而是轻拍着对方的后背,轻声道:“好了,好了。”

  看着两个孩子,李卫民禁不住泪光盈盈,转头看去,当年的战友也是满眼泪花。

看过《官涯无悔》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