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十九章 两千年以后
  这时吴勉的注意力都在巫祖的尸体身上,看了一阵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那个叫广孝的不会再杀回马枪吧?”

  归不归呲牙一笑,看着吴勉说道:“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他这句话出口,自己已经觉出来不对,连忙后退了几步拉开了和吴勉的距离,又连忙解释道:“你是有那颗种子替你撑腰,才有那么赫人的复原能力。广孝的伤势怎么也要养上个大半天,伤势好养简单,但是流了那么多的血就不是一天两天能补回来的了。刚才你也看见了,他身上那点血的存货已经流得七七八八了,血乃修道之士的本源,本源都流干了,他还杀个屁回马枪”

  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吴勉‘嚯’的一下站起身来,这个动作吓了归不归一跳,他护住脸颊,边退边说道:“有话好……”

  和归不归想的不一样,吴勉压根就没理他,直接绕过了他向着瀑布下面的方向走去,归不归愣了一下,问道:“你这是干什么去?”

  吴勉没有回头,慢悠悠的说道:“算账去,我的事还没完…….你下来的时候记得把那几条赢鱼带下来。给它们换个新家。”吴勉说完的时候,已经拐进了树林中,几步之后已经看不到他的身影。只剩下归不归苦着脸对石槽里面的赢鱼发呆。

  这个场景再次见面之后,林火已经说不出话来,他觉得自己已经成了砧板上鱼肉,就等着眼前这个白发男人过来宰割了。但是令林火没有想到的是,吴勉仿佛对他没有什么兴趣,先是冲着他身边的男人笑了一下,说道:“我认得你,那天晚上挑选巫祖的人里面,就有你一个”

  这时,林火身边的男人脸色有些僵硬,他肩膀的伤太重,得到新生的力量不久,还来不及融会贯通,单凭一只手,实在没有把握对付的了吴勉。

  吴勉说完之后顿了一下,目光转向躺在水潭边的巫祖尸体。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还以为巫祖的接代传承要多复杂,原来这么简单,一顿饭的功夫,就在水里融合成了。既然你继承了巫祖的魂魄和力量,那么他欠我的债就由你替他还吧。”

  说话的时候,吴勉手里已经多了一把匕首,正是不久之前巫祖借了林火的身体,捅在他心脏上面的那把:“说吧,是你自己来,还是让我亲自动手?”

  “等一下!”没等新的巫祖说话,吴勉身后突然有一人说道:“这笔账不是这么算的,你还没有算利息呢。”声音落下时,说话的人已经走到了吴勉的身边,这人看上去已经老的不像话了,正是在这座山上关了一百多年的老家伙归不归。

  归不归现身之后,冲着吴勉抿嘴一乐,说道:“你这账不能这么算,商人还有借本还息这一说,单单一刀换一刀,是不是有点太便宜了。”他说完之后,吴勉,林火和巫祖三人的目光都转到归不归的身上,谁都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吴勉淡淡的看了归不归一眼,说道:“有什么话你直说,别说一半留一半,来让我猜。”

  归不归陪着笑脸说道:“反正也是算账嘛,我们索性算的仔细点”说完之后不等吴勉回答,马上扭头对着新巫祖说道:“你那里应该有一块天外飞石炼制的铁石,还有第一代巫祖的骷髅头,那个老家伙已经入圣了是吧?”

  新巫祖一脸诧异的看着眼前的老家伙,半晌之后才说道:“你怎么知道的?那是历代巫祖传承下来的宝物,除了巫祖之外,不可能会有外人知道”

  归不归哈哈一笑,说道:“这座山上我不知道的事情还真是不多,怎么样,这两样东西不值什么钱,马马虎虎就当利息吧”

  新巫祖气极反笑,笑了几声之后,说道:“你的意思是说,要我的命不算,还要拿走几十代巫祖传承下来的宝物当利息,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算的这么便宜?”

  “听我说完了你在谢谢也不迟”归不归打了个哈哈,看了吴勉一眼之后,再次对着新巫祖说道:“我这位小老弟的脾气你也知道,那一刀之仇不能不报,但是看在利息的份上,我们可以把日子定的晚一点。比如说百年之后怎么样?”

  巫祖听了之后,犹豫了片刻,还是摇头说道:“那你们还是现在就动手吧,你们都是长生不老的人,现在和百年之后对你们来说没有什么意义。就算我们一族有传承的力量,也抵不过你们这种长生不老的能力。那时候你们更强,我们还不是待宰的羔羊吗?现在还倒不如赌上我们两个人会不会同归于尽…….”

  归不归一副买卖人的模样,听了新巫祖的话之后,打了个哈哈,说道:“别说的那么死,可以还价的嘛。百年不够,那就千年!整整一千年啊,到时候的事谁知道?或许我们俩早就不存在了,长生不老,并不是死不了啊”

  这几句话打动了新巫祖的心肠,他不停地眨着眼睛,呼吸也开始变得沉重起来。和他一起沉重的还有吴勉得眼神,他的目光已经从新巫祖转移到了归不归的身上,要不是想知道这个老家伙的身上埋了什么药,他现在已经翻脸,引出电弧打在归不归的身上了。

  就在新巫祖犹豫不定的时候,归不归突然大吼了一声:“两千年!不二价了!”这一嗓子把新巫祖吓了一激灵,眼睛盯在这个老家伙的脸上,半晌之后,咬牙说道:“铁石可以,第一代巫祖的圣骨不行”

  本来以为归不归会坐地还价,没想到这个老家伙一口答应:“成了,本来就没打算你能把那个物件给我。铁石拿来,我们两千年之后再见!”

  受伤的新巫祖留下来当做人质,他和林火交代了几句。趁着这个机会,归不归也凑到吴勉的身前,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他说完之后,吴勉面无表情的和这个来家伙对视了一眼之后,索性闭上了眼睛不再看他。

  小半个时候之后,林火从瀑布后面钻了出来,手里捧着一个沉甸甸的铁疙瘩,扔在了吴勉和归不归的身前。归不归哈哈一笑,一手捧起来铁疙瘩,一手拉着吴勉向身后走去:“两千年后再见!”

  看着这一老一少的背影,林火用苗语对着新巫祖说道:“我们不必怕他,只要巫祖的伤势养好之后,他就绝对不是巫祖的对手。别说一百年了,用不了半年巫祖就能恢复,到时候……”

  没等林火说完,这位新的巫祖就摆了摆手,制止了林火继续往下说。他转头看着躺在水潭边上一代巫祖的尸体,嘴里用苗语喃喃的说道:“你到底惹了谁?”

  离开了林火和新巫祖的视线之后,吴勉冰冷的脸上几乎都出了冰碴。他身上闪过一道电弧,归不归一直在偷眼看着吴勉的表情,没等到电弧打过来,已经先一步松了手。随后扔了铁石,连退了几步,说道:“你先听我说,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你再杀回去,反正两千年是我说的,你有没认……”

  最后几句话说到了吴勉的心坎里,他只所以能被归不归拉出来,也就是因为从头到尾都是归不归在说,他吴勉可什么都没有答应过。现在只要面前老家伙的说法有一点不满意,他就再次杀回去,趁着现在新巫祖重伤不动手,等着伤好之后就不知道谁吃亏了。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