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二十二章 第三幅地图
  提到了徐福,归不归就是一脸的不以为然,眨巴眨巴眼睛说道:“谁知道那个老家伙抽的什么疯?”说完之句话之后,归不归眯缝着眼睛对总管大人说道:“别说他了,你可要考虑清楚啊,这样的好事你再往下几百辈子都未必能遇到一次。这次要是错过了,你再投胎转世几十次怕是都遇不到这么便宜的事了”

  说完之后,归不归将那半幅地图重新在总管大人的眼前展了起来,说道:“来,给个好态度,这是什么地方?”

  总管大人仔细的看了看地图上面所标注的位置,之后他又仰着头想了半天。就在外面站着的吴勉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总管大人终于给出了答案:“这是咸阳皇宫里面三十三口望天井里的一口,要是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这是口旱井,整个三十三口望天井里就这一口是旱井,剩下的都是甜水井”

  “皇宫里面唯一的一口旱井……”归不归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他想了一阵之后,回头对着空气喊道:“怎么样?是那里吗?”

  他身后得墙外传来吴勉特有的语调:“我哪知道?不是是皇宫应该没有错,具体什么井的看见了才知道”

  归不归如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之后,掏出匕首割断了绑在总管大人身上的绳索,对着他说道:“地上有稻草,你把自己拉出来的东西收拾干净了再出来”

  说完之后,归不归不再理会正忙着脱裤子的总管大人,他倒背着双手,笑眯眯的走出来,先是冲着吴勉呲牙一笑,说道:“你知道我被关了一百多年,这么多年来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是很清楚……”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吴勉冷冷的打断:“想知道什么?说-”

  归不归挠了挠光秃秃的头皮,说道:“秦国统一七国的事情你和我讲了,不过秦皇宫是统一七国之后新修建的,还是由之前的秦王宫改建的?”

  “你问这个”吴勉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歪着头看向归不归,过了好一阵子,他才说道:“是以前的王宫扩建的,当时主持祭祀的就是你们家大方师。对了,里面那个拉在裤子里的也参与祭祀了,有什么话你问他”

  “哦,是王宫改建的,徐福那个老东西主持的祭祀”说这话的时候,归不归得眼睛已经眯的快看不见了,这时,吴勉看着他说道:“我也有点事情要问问你,你什么时候跟里面拉裤子的那个关系那么好了?之前拉裤子都说不出来的话,是怎么被你骗出来的?”

  “什么叫骗,我是在实话实说”归不归古怪的笑了笑,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只跟他说你身上有长生不老的丹药,如果把你伺候好了,兴许你会瞎眼给他一颗”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身子就开始向后退去。不过让他想不到的是,吴勉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任何要让他躺一会的迹象。吴勉只是冷笑了一声。说道:“当初他那么害我,现在还有心思问我要丹药?长生不老的弹药……断肠丹我倒是可以给他配上三颗五颗的……”

  “长生不老就在眼前,他还在乎这个?”就在归不归说话的时候,总管大人正提着裤子走出来,跟他一起飘出来的,还有一股浓烈的恶臭。归不归握着鼻子说道:“不是上风头你都不出现啊,快点去找个地方洗洗……”

  第二天晚上,秦都咸阳派出使节送来降书,秦三世子婴归降沛公刘邦。在世人看来,自始皇帝驾崩之后的乱象似乎就要结束了……

  本来刘邦还计划着咸阳城破之日,还了那个新收的都尉一个方士总管的官职,以便让他在秦都旧地主持一场祭天的仪式。向苍天表明秦是亡于暴政,他刘邦只是顺应天意。

  但是想不到的是,整整一夜都没有找到那个新收都尉的影子。不用他的时候天天在眼前晃悠,用着他了又找不到踪影。第二天一早,刘邦率大军赶往咸阳城之时,心中还在愤愤:两筐桃子换过来的主儿,关键的时候还是指望不上……

  刘邦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大军在城外集结的时候,有三匹快马已经趁乱从灞上城中跑了出来。马上三人正是吴勉、归不归以及城中正在寻找的那位方式总管大人。这三人身穿刘邦军中军校的衣服,向着咸阳的方向一路奔驰而去。

  这三人的马匹和军服都是总管大人搞来的,毕竟在刘邦的军中混了些日子,这点面子还是有的。

  三人一路驰骋,由于身穿刘邦军队的军服,在沛公控制的范围之内,也没有什么阻拦。而秦军的控制地区得到投降的消息之后,也没有难为他们。当天夜里,这三人终于到了咸阳城下。

  本来这时的城门早就应该关闭,但是投降刘邦的消息在咸阳城中已经路人皆知。城内人心动荡流言四起,守城的军士早就脱了军装逃出了咸阳城。当年始皇帝一统七国时何其雄伟庄严的大秦国都,现在竟然四门大开,看见很多拖家带口的一群人从城中跑出来,连夜赶往他地避祸。

  吴勉三人占了这个便宜,连人带马趁着夜色混进了城中。这里吴勉和总管大人都十分熟悉,顺着大路一直往前走,半个时辰之后,便到了内城皇宫的入口。

  皇宫正门还是有几人把守,只是这时也谈不到有谁还尽心职守,看守宫门的哥几个正围拢在一起,点起了篝火取暖,在他们身边竟然还有好大的一推金饰玉器,搁在平时还真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军士身后的宫门虚掩,时不时的就有太监宫女扛着包袱从里面出来,守宫门的军士只是冷眼看着却不加阻拦。出来的太监宫女或金或玉在他们面前在丢几样,等到军士的头目点头之后,便如大赦一般向着城门的方向跑去,不多时就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吴勉三人趁乱低头就往皇宫里面闯,守门的众军士都是一愣,想不到都到了这个时候,还会有人要进入皇宫。其中一名军士刚想要开口阻拦,却被身边的头目拦住:“别管他们,谁想进就进,只要守规矩出来交了份子钱就成了。现在这个时候不要节外生枝,只要不耽误咱们发财就行”头目说完之后,冲着吴勉他们三人喊道:“我说你们都知道规矩吗?”

  总管大人是宫中的老人,怕被人认出来节外生枝,将头扭到一边当做没有听到。而吴勉直接当做没有听到,不加掩饰的往里就走。只有归不归回头冲着众军士笑道:“这个还用说吗?都是奔着发财来的,有肉大家一起吃,少不了兄弟们的。出来的时候自然有我们一份孝敬”

  “这话说的肉头,记得天亮之前一点要出来啊。出来晚了小心刘邦的大军把你们当做细作来办。”军士头目说完之后,吴勉三人已经进入了皇宫之中。

  吴勉之前在宫内做方士的时候,只能在指定的区域活动,大半的皇宫他都不知道方位。只能和归不归一起,跟着总管大人一路向前走。相比较他而言,总管大人由于要经常的查看宫内的风水变化,算是踏遍皇宫的每个角落了。在黑夜当中,他辨明的方向之后,在无数个宫门之间来回穿行。大半个时辰之后,他们到了一处偏宫的院内,总管大人指着院内的一口井说道:“就是那口井了”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