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三十五章 易容
  这股气息越走越远,直到再探查不到的时候,吴勉才回头看了一眼也正在看他的归不归,二人的目光相对滞后,吴勉一扬下巴,说道:“这个是火山吧,你输了……”

  靠着归不归带回来的干粮,他和吴勉二人又在洞府里面待了两个多月。直到吴勉彻底的复原之后,他们二人才从山上下来。

  在下山之前,归不归先自己到洞府外面转了一圈,回来的时候手里竟然抓着一只活蹦乱跳的兔子,和一些乱七八糟的草药。

  当着吴勉的面,老家伙用清水泡了草药,随后又亲手宰了兔子,别看他活了几百年,以前得势的时候都是徒子徒孙在伺候着,想不到这一套放血剥皮做下来,也是有模有样的。收拾干净之后,兔子肉直接烤熟便宜了吴勉。归不归真正需要的是兔子皮。

  老家伙先用匕首仔仔细细刮净兔皮上面的毛发,洗净之后又在阳光之下暴晒了两日,然后继续用清水浸泡。等这一次泡透之后,归不归竟然用匕首在上面又揭下来一层薄薄的皮。

  见识了归不归的这个手段,吴勉也很是意外,他不明白这是要做什么,但是吴勉天性就不是多嘴的人,等到老家伙弄得差不多的时候,才开口问道:“你的方术怎么样我是没有看出来,不过这门手艺倒是不错。等你以后在方士门中混不下去的时候。开一家皮匠铺子,也不一定能饿死你”

  归不归早就适应了吴勉说话的路子,当下也不以为然。就像没有听出来他话中的意思,不尴不尬笑了一下之后,老家伙说道:“我这个真是祖传的手艺。做了方士之前,我们老归家祖传三辈都是皮匠。当初随便找一诸侯国,要是他们宫里不收藏几件我们老归家的皮货,都不好意思叫自己做国君”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重新将新揭下来的兔子皮再次放入清水中浸泡。然后取出已经泡了几天的草药,放在石桌上捣烂,最后将捣成浆糊的草药装入石碗当中,用清水调和觉得差不多之后,归不归捧着石碗走到吴勉的面前,

  “把眼闭起来,这种药汁虽然伤不了你。但要是一个不小进了眼睛,也能疼个一天半天的”说话的功夫,归不归用手指蘸着草药汁,就要往吴勉的脸上涂。只是眼看就要接触到他脸上皮肤的时候,吴勉的身上突然浮现出来几道电弧。虽然暂时没有向着老家伙劈过来,但是光听着噼里啪啦的电弧火花声,已经能让人胆战心惊了。

  归不归早就预料到这一手,他向后一撤身,喊道:“等一下!我这是在给你易容!”吴勉似乎就在等着他的这句话,此话一出,他身上的电弧便随即消失。

  吴勉斜着眼看了看归不归手中的石碗,哼了一声之后,说道:“还是为了火山-”

  归不归长出了一口气,对着吴勉说道:“火山我是从小看到大的,脾气秉性跟他那个倒霉师父一样,都是生性多疑。他带着你的画像一路追到这里,虽然在这洞府里没有找到你,但也能肯定你就藏在山上。既然在山上找不到你,那就只能在山下堵你了。山下就那么一条路你也知道,只要在路边一坐,来来往往的谁都逃不掉。不做点准备,就不可能出去”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再次小心翼翼地蘸着草药汁涂向吴勉的脸上。看到这次吴勉没有躲闪反抗,老家伙才放了胆子在他脸上涂抹了起来。吴勉一言不发沉着脸,任由归不归在脸上和脖子上涂来涂去的。涂完之后,归不归又给吴勉的双手也涂上了这种草药汁。说来也怪,明明看着草绿色的药汁,被风干之后却变成了一种淡淡的黄色,非常接近于人体皮肤的那种颜色。

  涂完之后,归不归将剩余的草药汁倒出来一半涂在自己的脸上,剩下的草药汁将刚刚揭下来的兔子皮泡在里面。吴勉虽然看不到变成了什么模样,但是看着归不归原本有些病态的惨白皮肤,瞬间就变成了普通人那种淡黄的肤色,通过这个老家伙的变化,也能大概判断出来自己变成了什么样子。

  将自己倒持完之后,归不归找出来几天前留下来已经因为干涸而变成固体的兔子血。他将兔子血和剩下的草药汁合在一起搅拌,随着他的搅拌,草药汁的颜色越来越浓,最后竟然变成犹如墨汁一样的颜色。

  将这墨汁一样的草药汁涂在吴勉的头发上,趁着将草药汁风干的时候,归不归才将泡在草药汁中那层薄薄的兔子皮取了过来,用匕首分割成几段,将这几块兔子皮贴在吴勉的鼻梁、脸颊和两眼眼睑之处。然后就用他的匕首,就在吴勉的脸上,对着和几块兔子皮刻刻画画的,还时不时的用剩下已经有些粘稠的草药汁在吴勉的脸上修修补补。

  折腾了两三个时辰之后,归不归才算对自己的作品满意起来。他竟然在这洞府之中找出来一面铜镜,将上面的铜锈擦拭掉之后,摆在吴勉的面前。铜镜里面出现了一个四十多岁,头发有些花白,脸上布满皱纹的男人。任谁辨认,这个男人都和吴勉一点关系都没有。

  看着吴勉强忍着,才没有把惊讶表情显露出来的样子。老家伙归不归呲牙一笑,说道:“怎么样,手艺不错吧?”吴勉的目光从铜镜转移到归不归的身上,说道:“看不出来这个你都在行”

  想不到这次老家伙没有显摆,只是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铜镜,将剩下的兔子皮贴在自己脸上皱纹多的地方,片刻之后,这个老家伙竟然年轻了几十岁,相貌也有了明显的变化。他手上动作着,同时嘴里说道:“当初我被徐福赶出方士门墙的事情,被之前的仇人听说了。平常的时候他们不敢动我,只等三年一次的衰弱期才一股脑杀出来,要不是我看的杂书多,懂一点易容之术,现在还不知道谁陪你一起受罪呢”

  归不归说完之后,将记载四平经的绢帛从转轴上撤了下来,揉成一团垫在吴勉的背后,转眼之间,吴勉又变成了一个驼背的中年男人。

  一切收拾停当之后,归不归又将一套收敛气息的法门教给了吴勉。这个不属于方术一门,也不需要多高深的功法。吴勉试了几次,熟悉之后便应付自如。看着吴勉现在的模样,归不归呲牙一下,说道:“好了,我们这就下山吧”

  和归不归想的几乎一模一样,他和吴勉刚刚下山之后。就见山下村落中唯一能出去的路口,已经搭了一座凉棚,里面坐着四五个人,对着来往行人的脸上看来看去,为首的一个红头发男子,正是不久之前和吴勉面对面的火山。

  归不归和吴勉没事人一样向着火山众人的位置走过去。看着还有十来丈的距离时,老家伙突然对着吴勉说道:“狗子,回去记得和你娘说,你爹我今晚就睡你二叔家,晚上不回去,不用给我留门了”

  吴勉看了一眼已经开始注意他们俩的火山,回头对着归不归说道:“那你就死在外面,别回来了”他这话说的含含糊糊,在外人听来,说的像是‘那你就睡在外面,别回来了’

  归不归哈哈一笑,竟然胆上生毛,伸手掐了掐吴勉的脸蛋,说道:“知道狗子舍不得你爹我,等我从你二叔那里回来,给你们娘俩带肉吃……”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