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四十九章 另一位大方师
  两拨人相见之后,都不由自主的愣了一下。吴勉和归不归是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这位新任的大方师。吴勉见到火山站在广仁的身后正在看着自己,他将头微微一低,就当没有看见火山。

  而广仁除了没有想到会遇到他们二人之外,在吴勉的身上短暂停留了一下之后,广仁的目光最终停留在归不归的脸上。

  冷场了片刻之后,归不归先是哈哈一笑,说道:“让大方师你亲自来接,还真是有点受宠若惊。其实你随便找个徒弟,对着下面喊几声,我们哥俩就马上出来迎接大方师,也不用你这么干等了”就在归不归的话音落地之时,众人的脚下突然一阵剧烈的抖动,随后一阵浓烟从坑道中冒了出来,看样子,地下桃林连同那间内室都化为了尘土。广仁众人就像没有丝毫的感觉一样,眼睛都在盯着归不归和吴勉二人。

  广仁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跟着微微一笑,说道:“一百三十三年不见,归师兄你还是一点没变,依然那么的风趣。当年前任大方师是立下过规矩,自我一下所有的人都要称呼你师兄的。虽然我入门早了那么两天,但是心里面却真的是一直拿你当做师兄看的”

  说到这里,广仁停顿了一下,目光向着归不归身上的男人扫了一眼,接着说道:“这个就是那位仙人的皮囊了吧,千年不腐不说,现在还犹如活人一般。归师兄你真是好运气,这样的仙尸也能被你找到-真是帮了我门人的一个大忙了”

  广仁说话的时候,归不归脸上一直都挂着笑意。直到听到他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老家伙的笑容僵在了脸上,说道:“等一下,你最后一句话什么意思?什么叫我帮了你门人的大忙了?”

  广仁也说不说话,对着他带来的人招了招手。一个高高大大的中年汉子走了过来,对着这个中年男人说道:“这是你们家的事情,你自己跟归师叔说”

  高大男子答应之后,转身对着归不归施了一礼,说道:“归师叔,您背上扛着的是我一位成仙得道的祖先。当年他老人家就在此地羽化,为防他老人家的仙体受损,才有我这一支不肖子孙在此地护陵。归师叔,还请您把我的这位祖先留下来”

  归不归咧嘴冲着高大男子笑了一下,说道:“那么说你就是这辽西郡的郡守大人了?我还说你们家出事半年多了,为什么一直不见你想办法解决,就是一味的往里面填人。原来是找门路拜师去了。现在大方师都被你说动了,我还能怎么样?好吧,只要你能证明我背着的是你先人,这幅皮囊我就留下”

  这句话说得郡守大人姬器就是一愣,他眨巴眨巴眼睛,喃喃的说道:“证明?怎……怎么证明?”归不归一本正经的说道:“你喊他,他要是答应了,我就把他留下来”

  姬器瞪大了眼睛,想不到广仁都要叫师兄的人,能这么的不要脸。他张了嘴巴,回身看着广仁,说道:“大方师,你看这…..这……”

  广仁摆了摆手,示意郡守大人住口,随后冲着归不归笑了一下,说道:“归师兄,给我一个薄面。这具仙尸就留给我这个门人吧,实在不行的话,我来作保,仙尸确实是我这门人的祖先”

  “大方师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么样?”归不归应承了一声之后,将肩上的男人放了下来。姬器急忙过来,连同广仁的另一个徒弟一起,小心翼翼的将男人抱到了广仁的身后。

  “你们的祖先也还了,那这里就没我们哥俩什么事了。我这小兄弟的肚子不太舒服,我陪他去找茅房,就不陪你们了”归不归说完之后,和吴勉各自抓着吞獒和尹白,就向着门口的位置走过去。

  他二人走了还没有两三步,就听见广仁再次说道:“别那么着急走,还有一点小事情”说话的事情,广仁有意无意的垮了半步,挡在了归不归和吴勉的身前。

  广仁只是微笑的看着归不归和吴勉,他没有再说话。倒是广仁身后一个弟子说道:“你们手中的两只妖兽,一起留下吧”

  归不归翻着眼皮看了说话的人一眼,随后嘿嘿一笑,看了一眼抓在手中的吞獒,又看了一眼说话的那个人,说道:“刚才那个说是他的祖先,我才把皮囊给他留下的。怎么,这两只畜生也是你的祖先?不过看着可不怎么像啊。嗯?你随你爸爸?”

  这人顿时涨红了脸,看着如果广仁不在场的话,他能马上就过去和归不归拼命。就在这时,广仁慢慢的转回头瞅了这人一眼,没等他说话,一头红发的火山已经到了这个愣头青的身边,抬手对着他就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的力道大了一点,愣头青被打的翻身栽倒。脑袋磕到了地上的石子,顿时鲜血直流。还没等他起身,火山对着他又是一脚,这一脚用了巧力,竟然将愣头青踢出了香房,听着落地的动静不小,但是细品品又不像受到多大的伤害。

  这时火山才对着广仁和归不归各自施了一礼,随后对着归不归解释道:“那人是广孝师叔的徒弟,在大方师座下学礼。今日冒犯了归师叔,如果归师叔觉得不解气,我现在就再狠狠的责罚他”

  “责什么罚啊,那么麻烦干什么”归不归打了个哈哈,说道:“直接宰了吧,省的已经替方士这一门丢人现眼的”

  火山愣了一下,他倒不是不敢去结果门外的愣头青。只是那人是广孝的徒弟,自己冒然接过了他,势必会引起广孝和广仁的不合。给广仁去惹事端,是他火山无论如何都做不出来的。

  “归师叔在和你说笑呢”广仁提火山解了围,他微笑着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徒弟,接着收敛了笑容,正色说道:“你安排一下,踢这人出方士的门墙。也和你广孝师叔解释一下,如果日后他胆敢以方术害人,必让他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广仁说完之后,对着归不归笑了一下,说道:“让广字辈的弟子在我门下学礼,本来是想让他们收敛一下自身的戾气。想不到现在礼没有学成,还越发的狂妄起来。归师兄,这次真的让你见笑了”

  客气的话说完之后,广仁顿了一下,目光在吴勉的脸上扫了一眼。继续说道:“妖兽的事情不急,我们都是方士一门,左右都在我们一门的掌控之中。不过还是有点小事情要劳烦一下吴勉小兄弟”

  说到这里,广仁的目光终于落在了吴勉的身上,说道:“讲道场一别,数载未见。想不到再见面的时候,小兄弟你也成了我们这样体质的人。本来还以为前任大方师走后,你会来找我,毕竟我接了大方师的道统。关于方术的事情,也会给你一点意见”

  广仁的话刚刚说完,还没等吴勉客气几句,归不归先笑嘻嘻的说道:“客气的话说完了,是不是就该说几句不太客气的话了?比这两只畜生更重要的,我猜猜,那个东西你用不上-那么就剩下长生不老的丹药了,是吧”

  广仁早就习惯了归不归的做派,他笑了一下,并没有回答这个老家伙,而是从怀里掏出来一颗小小的蜡丸。广仁将蜡丸手中晃了一下,随后对着吴勉继续说道:“这个小东西,应该是小兄弟你留在秦皇宫下面的地宫里吧?而且你也不会只有这么一颗吧?”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