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八十二章 左慈
  吴勉摸了摸被掐出紫黑印记的脖子,又看了看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德源。最后将目光重新对准了广字辈的四位白头发,说道:“这个算是他自己找死,都说让这个德源带着家什过来了,现在再说什么都晚了。好了谁下一个过来?是不是我把你们这些徒子徒孙都变成和德源一个下场,火山才会最后一个过来?”

  吴勉的话刚刚说完,广孝就是一声轻笑,一边笑着一边对着吴勉说道:“小师弟,别想那么远,先把眼前的事情做完再说吧”就在广孝说话的时候,又是一股罡风吹了过来,不过这次罡风吹得如同利刃一般,先是在吴勉的胸口留下了一道血槽,随后接连不断的在吴勉的各个部位都留下了一道一道的伤口。

  德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刚才吃了大亏之后,他不敢再托大,这次站在距离吴勉四五丈远的位置,嘴里面念念有词,同时对着吴勉作出了各种各样的手势。随着德源手势的幅度越来越大,攻击吴勉的风刃也越来越强烈。

  半柱香的功夫不到,吴勉身上已经伤痕累累,鲜血淋漓了。广孝看着吴勉又是一声轻笑,正想要调笑几句的时候,冷不丁听到身边的广仁咳嗽了一声。广孝和现任大方师对视了一眼之后,才有些悻悻的对着自己的徒弟说道:“德源,差不多就行了。下手别太重,如果你小师叔有个长短,我在大方师面前也保不了你的周全”

  听了自己师父的话之后,德源心里的积火发作不出去,最后怒喝了一声“啊……”把这御风之术转嫁到了桃树林中的一块巨石之上。就听见“嘭”的一声,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整整一块巨石就是风刃绞碎。

  发作了胸中的怒火之后,德源伸出双手对着吴勉的方向虚抓了一把。就听见“呜!”的一阵破风之声,吴勉的双脚竟然离地,被这阵风托了起来,晃晃悠悠的对着广仁四人飞了过来。

  德源跟在吴勉的身后,一边控制着风势,一边防备着吴勉的反扑。虽然德源自认为自己预防得当,但是冷不防头顶上突然响起来了一阵雷鸣之声。刚才就是吃了雷电的亏,德源不敢托大,马上拉开了和吴勉的距离。这就样心里还是不托底,最后施展御风之术,将托住吴勉的巨风收了回来。

  就在他将风收回来的一霎那,自己的师父广义突然喊道:“德源你疯了!现在收了御风做什么!”

  德源还没有明白自己师父是什么意思,头顶上突然火光大盛。一只大火球顺着被德源收回来的御风直接扑在他的身上。

  德源“嗷”的一声,瞬间就变成了一个火人。就在他自己以为这是死定了的时候,又是一阵罡风吹过来,直接扑灭了德源身上的火焰,不过就是这样,德源的全身上下也找不到一块好肉了。他可不是长生不老的体质,虽然现在暂时救回了他的命,但是后面的日子德源能不能熬下去,还是两说。这时,他的同门中过来一个,将德源背到了广孝的身边。

  救回德源的是他的师父广孝。不过这时候广孝脸上看不到一点就会徒弟的心喜。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吴勉,想说点什么,但是看到身边的大方师广仁之后,还是将马上要出唇的话再次咽了回去。

  失去御风的举托,吴勉马上就掉到了地上。他现在混身上下已经鲜血淋漓。看着比德源也强不了多少。原本白色的长袍,现在也像是碎布条一样的挂在身上。不过如果仔细看几眼的话,就能看到他衣服里面的皮肤,在短短的时间之内,竟然已经完好如初。

  看了一眼被同门背回去德源的背影,吴勉说道:“下一个是谁?别让我等的太久”

  如果不是顾虑身边的广仁,广孝现在早就冲下去结果吴勉了,现在这口气只能慢慢的咽回到肚子里。不过也是因为德源失手,广孝不能再派弟子下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吴勉在下面猖狂。

  广仁看了看广义和广俤,说道:“看来请吴勉小兄弟归流,就要仰仗两位的高足了。”

  广义和广悌对视了一眼之后,还没等他们二人说话,身后一个上了几岁年纪的老方士向前一步走到了广义的身边,先是恭恭敬敬的施了个礼,随后说到:“师尊,弟子愿为大方师分忧,请吴勉师叔归流…….”

  这人的话还没有说话,一旁的广悌已经冷笑了一声,看了一眼正在皱眉的广义之后,带着些许嘲讽的语气说道:“广义师兄你的座下什么时候有这么替大方师分忧的弟子了?师兄你的弟子能奉方士本支正统马首是瞻,真是有点出乎广悌的意料了。”

  广字辈的这四个人长久以来一直关系微妙,广仁虽然贵为大方师,但是四个人的资质并没有明显的差别,只是靠着他入门早几天,并且深得前任大方师徐福的信任,才坐上大方师宝座的。剩下的三个人对广仁并不服气,徐福在的时候还不敢显露出来。不过等到前任大方师出海之后,广字辈的剩下三人明面上虽然还是接受广仁的号令,私底下已经有了各自为政的隐隐之势了。

  和早就知道自己要出方士门墙,已经置身事外的广孝不同。为了防止日后广仁仗着大方师的势力将他们各个击破,广义、广悌另个人已经私下建立了攻守同盟。不过今天广义座下会有人主动来替大方师本支出头,这让广悌心里起了些许隔阂之心。

  没等广义说话,站在一旁的广仁突然呵呵一笑,随后抢先对着出头的老年方士说道:“左慈师侄,从现在起,你在我的门下观艺十年。十年期满之后再回你本师座下继续学艺……”书到这里,广仁将目光转移到了广义的身上,微笑着说道:“广义师弟,你不会有意见吧?”

  广义常常的出了口气之后,避开广悌刀子一样的目光。有些苦涩的看着广仁说道:“我还能说什么?”

  此时广义有些骑虎难下,虽然和广仁面和心不和,不过对方毕竟还是大方师的身份,广仁说的话在方士中就算是法旨,要广义硬挺着不答应,他还是万万不敢的。而且让左慈去大方师座下观艺,也带着让广义窥视大方师本支术法的意思,这么便宜的事情,就算是得罪广悌,说不得也要做了。

  就在广义准备避开广悌的目光,让这个叫做左慈的老徒弟去给广仁磕头谢恩的时候,对面的吴勉冷笑了一声,回头看着归不归,不咸不淡的说道:“原来你们方士正统的大宗师还可以来回的串徒弟玩,那么说火山是不是也算是他们大伙的弟子了?我要是进了他们的门墙,他是不是也要给我磕头叫师尊?别说,白捡这么个大徒弟,我还真有点心动了。”吴勉说这话的时候,火山的瞳孔瞬间紧缩了起来

  归不归跟着笑了一声,正打算顺着吴勉的话说下去的时候。那边的左慈突然转过身来,冲着他们两个人施了个礼,随后说道:“两位师叔,弟子代大方师请吴勉师叔归流。如果有不恭敬的地方,还请师叔海涵。”

  “乖,一会老祖宗给你糖吃。”没等吴勉说话,归不归先是轻笑了一声,随后对着广义说:“这个小家伙以前没见过,是你这新收的徒弟吧?想想也是,你们这些徒弟最多也就是活个百八十年,怎么熬得起你们这些老不死的师傅?还真是铁打的师傅,流水的徒……”

  还没等归不归的话说完,对面的左慈突然身体一晃。随后大殿当中凭空出现了几百个一摸一样的左慈,向着吴勉的位置扑了过来。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