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九十七章 最后的回答
  “那就太可惜了……”说话的时候,广孝开始慢慢的向前走了几步,他每走一步,他的身体表面便迸发出来数不清的火花,只走了短短的两三步,那些数不清的火花已完全将广孝的身体遮挡了起来,

  看着越走越近的广孝,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那个行走着的人行火花柱说道:“广孝,当年老人家我还给你当师兄的时候,小娃娃你还没有本事能破这个禁制,想不到百十来年不见,你这本事真是精进了不少,再过个千八百年的,你是不是就要追上我了,”

  越往前走广孝越是显得有些艰难,回答归不归的话让他有了写喘息的机会,停下了脚步之后,这个人行的火花柱对着归不归的方向说道:“归师兄高抬我了,这只是自保而已,谁都知道知道我早晚都是要出离方士一门的,加上我也着实有几个不好惹的仇家,之前还有方士这身皮挡着,谁想动我的话都要思量一下,现在脱了这身皮就要靠自己了……”

  归不归哈哈笑了几声,随后对着“你那几个不好惹得仇家里面,算没算上广仁他们几个,”

  广孝也跟着笑了一下,随后说道:“之前还有人说我精通纵横、合纵之术,现在看来在归师兄你的面前简直不值一提,一句话已经让我变成了方士门中的公敌,一个大方师我已经吃不消了,你还加上他们几个,那就简直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着满身火花作响的广孝说道:“休息好了吗,缓过来的话就继续往前走吧,时间耽搁的太长,广仁的第二波人马差不多就真的到了,”

  广孝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归不归点了点头,说道:“不会让归师兄就等的……”这句话说完,他再次迈开脚步向前走了过来,

  广孝再次走过来的时候,吴勉的状态多少恢复了一点,他找了一棵大树靠着,盯着越走越近的广孝,嘴里对还一只脚踩在灌无名身上对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这个禁制很特别嘛,看着好像有点眼熟,是徐福囚困你那个术法的变种吧,”

  归不归有些诧异的看了吴勉一眼,干笑了一声之后,说道:“你也知道我给那个老东西关了一百多年,就算那座山再大,早晚也有逛腻的时候吧,闲着也是闲着,就开始琢磨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个禁制就是当时琢磨出来的,说句不怎么要脸自夸的话,就算是徐福那个老东西本人到了,也要像广孝那样一步一步走过来,只不过那个老东西能走的快一点而已,”

  几乎就在归不归说完的同时,广孝终于冲禁制里面走了出来,只不过短短两三丈的距离,他的衣衫竟然都被汗水湿透,嘴里也开始有了微微的喘息之声,

  看着广孝稍显狼狈的样子,归不归终于从灌无名的身上挪开了脚,冲着他一挤眼,说道:“去找你师父吧,他来给你报仇了,打了孩子当爹的一定会出来拼命,不过一会要是你师父再挨了打,谁给他报仇……”

  灌无名没理会疯疯癫癫的归不归,他一言不发低着头走到了广孝的身后,灌无名的这位师尊也当他是空气一样,完全没有刚刚为了救他专程赶过来的表情,广孝缓了片刻之后,冲着归不归的方向笑了一下,说道:“归师兄,刚刚这个禁制废了你不少的术法吧,不知道燕哀候渡给你的术法还剩下多少,够不够我们两个人切磋的……”

  “没用多少,不过剩的也不多了,”归不归冲着广孝呲牙一笑之后,说道:“大概能坚持到广仁的第二波人马赶到吧,我也很好奇广仁会不会一起过来了,对了,你说你们家徒弟把他的徒弟弄死了,还知道了断政剑不在他的手上,你要是广仁的话,你会怎么做,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也要杀人灭口什么的,就算他是大方师也要做做吧,”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灌无名向前跨了一步,和自己师尊站在了一条线上,这个目地已经很明确了,他们师徒俩联手,先解决了归不归,剩下那个已经脱力的吴勉完全没有还手的能力,在广仁第二波人马赶到之前,他们将吴勉掳走,找个地方躲起来,慢慢的想办法把那棵种子取出来,炼化了种子之后,就算是广仁带齐所有的方士人马杀过来,已经自成一派的广孝也不会放在眼里,

  不过和灌无名料想的不一样,广孝似乎并不着急动手,他嘿嘿的笑了一声之后,看着归不归说道:“归师兄好算计,不过如果有人在途中拦住广仁比如说广义、广悌他们这样和大方师差不多的人,你说他们会拦住广仁多久,你猜猜我为什么会迟来一步……”

  这几句话说完,归不归的脸色变得多少难看了一眼,他的眼珠转了几圈之后,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说道:“你拿了广仁竹简的托本去找了广孝和广悌,虽然你出了方士的门墙,不过他们俩还一直在惦记大方师的位置,不过你会把断政剑给谁,和你穿一条裤子的广义,还是谁也不敢惹的广悌……”

  “只要今天归师兄没有转入轮回,下一任大方师是谁你早晚都会知道,”广孝冲着归不归笑了一下,随后看了一眼还靠在大树前的吴勉,顿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今天的大局已定,我也不想和归师兄伤了和气,只要你让我们师徒俩带走吴勉,就会有知道下一任大方师花落谁家的那一天,,,,,,”

  “好吧,我还真的没有算到你会合广义、广悌联手,这次我真是棋差一招……”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回头冲着吴勉苦笑了一声,随后他继续说道:“你要是老人家我的话,你会怎么选,”

  吴勉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老家伙,深吸了口气之后,说道:“我也想看看入轮回是个什么样子……”

  吴勉的反应在归不归的意料之中,老家伙有些纠结的看了这个欺负了他几年的年轻人,叹了口气之后,说道:“事以至此了,最后我求你个话,如果我们运气好过了这一关的话,你以后会不会对我好好说话……只动口,不动手,”

  “不会,过了这一关还和你客气什么……”

  这个回答噎得归不归一闭眼,缓了半天才说道:“现在我明白了,你打算欺负我到死……”

  这句话说完,老家伙突然在原地消失,就在他消失的一瞬间,对面的广孝已经将自己的身体挡在了灌无名的身前,就在他以为归不归已经攻击过来的时候,他们师徒俩身后突然火光一现,一个红头发的年轻人出现在二人身后,他手里面握着两支量天尺对着灌无名的后心打了过来,灌无名之前被归不归伤到,拼了命才躲开了红发男人的攻击,不过还是被尺风扫到,斜着退了七八步,勉强才算没有倒在地上,红发男人再次挥舞着双尺,向着灌无名打了过来,

  等到广孝发觉,打算回身去对付这人的时候,他的眼前人影一现,归不归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老家伙没有任何章法,直接将归不归扑倒,一手揪着他的白发,另外一只手伸出两指对着广孝的双眼插了下去,

  眼看着广孝的眼睛就要被归不归插中的时候,他的身体突然显出一道白色的光晕,归不归的身体硬生生的被光晕推开,广孝这才算勉强扳回了劣势,正打算回身去救灌无名的时候,归不归再次出现,向着他扑了过来,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