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一百二十章 我叫席应真
  这一对夫妻俩有些诧异的后退了几步,两个人刚才亲眼目睹了饭铺里面那一幕,当下两个人都是一脸惊恐的表情,最后还是男人乍着胆子说道:“老神仙您放过我们夫妻俩一条生路,我们乡下人娶个婆娘不容易,您把她那啥了,她再一个想不开那啥了,我一个男人带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你可让我们爷俩怎么活……”

  听了男人的话之后,女人当时就吧嗒吧嗒的掉下了眼泪,“呜呜”的哭了半天之后,哽咽着对自家爷们说道:“当家的,为了你和咱们家孩子,一会老神仙把我那啥了,我不那啥行不,我就算那啥了,在下面看着你和孩子孤苦伶仃的,心里也难受,”

  他们带着的光屁股娃娃当下“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抱着女人的大腿,死死不撒手,

  “别演戏了,归不归,这是你第三次在我面前扮小娘们儿了吧,”老术士哈哈一笑,当场拆穿了女人的身份,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前两次都是快上床了,才发现不对的,我就说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的,怎么样,这次不用上床就被我看出来了吧,”

  女人愣了一下,回过头左右看了一眼之后,回过身身来指着自己的?子说道:“老神仙你叫我归不归,你听说过谁家给女儿取名归不归的,这时不时认错人了,”

  “都说了,没有再三再四……”说话的时候,老术士的身影突然从车厢里面消失,还没等女人反应过来,老术士已经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等到女人反应过来的时候,老术士已经抬起了右手,对着女人的脸打了过去,

  女人完全躲避的能力,这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她的脸上,直接将女人打倒,男人要过去查看的时候,才发现女人的半个身子已经陷入到了地下,她的两眼翻白,嘴里不停有白沫吐了出来,女人脸上的胶泥已经脱落,露出来一章老态龙钟的脸,

  老术士蹲在地上,将女人的胶泥完全擦拭干净之后,看了一眼这张脸之后,笑呵呵的站了起来,自言自语的说道:“就知道是你这个老不死的,还以为你年纪大了想不起来我了,现在想起来了吧,术士爷爷给你提个醒,我叫席应真……”

  这一对夫妻俩正是吴勉和归不归假扮的,他们俩本来打算接近胖亭长,找个机会把他控制起来,从这位亭长老爷的嘴里打听出来最近河道的变化,最好再从他那里找到原本的河道图,想不到的是,眼看着就要成功的时候,突然杀出来这几个术士破坏两个人原本的计划,

  本来吴勉还打算暗中教训一下这几个术士,把他们惊走也就算了,不过归不归假扮的小娘们紧紧的抓着吴勉的胳膊,趁着别惹不注意的时候,在他的耳边小声嘀咕了一句:“别动手,年纪最大的老家伙我们惹不起,别说我们俩,就连吴勉都惹不起他……”

  当下,两个人自能放弃了这个计划,带着小任叁一起逃了出来,本来以为已经安全的时候,没有想到这个老家伙已经拦在了他们俩的前面,

  对着昏倒了的归不归说了几句之后,老术士席应真站了起来,冲着吴勉的方向笑了一下,说道:“小娃娃你看着倒是眼生的很,是这个老家伙的徒弟吗,还是徐福那个老家伙东渡之前收的弟子,听说那个老家伙出海了,走之前也不说一声,怎么说多少也有点交情,吃他一顿两顿的壮行酒不过分吧,”

  趁着这个叫做席应真的老术士喋喋不休的时候,吴勉慢慢的走到了归不归的身边,看了一眼老家伙的伤势,归不归只是昏倒了,倒是没有再没有什么严重的外伤,面前这个叫做席应真的老术士术法深不见底,别说广仁了,就算和徐福相比,这个老术士也未必有所不如,这是吴勉自打出世以来,遇到的最强劲的对手,

  不过依着吴勉的脾气,让他默不作声的混过去,似乎也不大可能,当下,吴勉将自己脸上的胶泥搓掉,露出来自己本来的面容之后,看着面前的老术士说道:“和徐福有交情又把归不归打晕了,你这样是不是有点以大欺小,算是替徐福教育徒弟吗,我还奇怪你为什么不收徒弟,现在知道了,你是怕有一天这样的事情报应在自家徒弟的身上,”

  吴勉说话的时候,小任叁也感觉到了对面席应真有些恐怖的气息,当下这个小家伙一个劲的拉着吴勉的衣角,示意他不要乱说话,可惜吴勉就像感觉不到一样,开口将这一番话说了出来,

  “敢直接称呼徐福那个老家伙的名字,那么说你应该不是他的门下弟子了,”席应真好像没有听到听到吴勉话里的意思一样,他眯缝着眼睛上下打量了面前这个白发年轻人,看了一阵子之后,他继续说道:“你这白头发是捡了老徐福长生不老药的便宜,术法也是方士这一路的,呃,那个老家伙竟然连那颗种子都一并送给你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术士顿了一下,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吴勉说道:“你捡了徐福这么多的好处,还不承认是他的门下弟子,我有点想不通了,小家伙,你自己说,你到底是什么来历,”

  “你不是一眼就看穿了归不归的把戏吗,这样还看不通我,”吴勉眼睛盯着老术士,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又不是我儿子,我也不是你儿子,凭什么我要听你的,我如果不说的话会怎么样,也挨上一巴掌,倒在地上睡两天,”

  “你这娃娃还真是有趣,”吴勉这刻薄的语调,竟然还对了席应真的脾气,这个老术士哈哈一笑,对着吴勉说道:“今天术士爷爷心情好,不和你一般见识,今天,小家伙你说个条件,来换你的来历,说吧,就算让我把大汉的皇帝从龙椅上拉下来,让你做两年皇帝,我也替你办到……”

  “皇帝我没有兴趣,不过既然你开口了,我不做点什么,好像也对不起诚意,”吴勉犹豫了片刻之后,看了一眼半个身子陷在地下的归不归之后,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即对着席应真继续开口说道:“敢不敢让我打一巴掌,只要你能受过这一巴掌,不知是我的来历,我会把我知道的看到的都告诉你,比如首任大方师燕哀侯的事情…,,,当然,如果你怕我这一巴掌把你打坏了,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这时的老术士已经看穿了吴勉的实力,这个白发年轻人十个加在一起都不可能把自己怎么样,虽然说挨嘴巴这样的事情有点丢脸,不过老术士席应真的好奇心比起一般人都要重上不少,听到还有首任大方师的什么事情,当下他的心就开始痒了起来,

  老术士席应真哈哈一笑,随后说道:“好,我们说定了,不过挨了这一巴掌之后,你说梦里见过燕哀侯什么的话,那就别怪术士爷爷把你这个整个种土里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举起了胳膊,席应真还挑衅着将脸凑了过去,吴勉这一巴掌拍下来的一瞬间,空气中传来一声闷响,随后就见席应真好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的飞了出去,看到了老术士已经不见了人影,吴勉才长长的除了口气,看了一眼夹在手心里面的储天珠,喃喃的说道:“到底是徐福留下来的,还真的不一样……”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