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一百二十五章 五到六之间的距离
  再往里面走,就见面前出现了一个方圆几十丈的大水潭,头顶上都是密密麻麻的钟乳石,顺着这些石笋不停有水滴滴落到了水潭之中,看样子这么大的水潭,就是头顶这些钟乳石长年累月滴水形成的,

  席应真站在水潭边,回头看了这几个人一眼,随后怪异的笑了一下,指着头顶这些钟乳石说道:“这里应该不是设计好了,上面就是乌江,设计这里的人当初也没有想到乌江水会被这些石笋引下来,如果再晚个百十来年下来,这里就是一片泽国了,”

  老术士刚刚说完,后面和吴勉并排走着的小任叁突然打了个哆嗦,他的脸色也开始有些隐隐发青,小家伙有些惊恐的看了看四周,嘴里嘀嘀咕咕的说道:“这是个什么鬼地方,能把人参都冻出哆嗦……阴森森还都是水,太不适合我们人参生长了……”

  除了小任叁之外,谁都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的感觉,这里在乌江之下,终日不见阳光,难免会感觉阴森,不过也远没到小任叁说的那种程度,归不归看着直打哆嗦的小任叁,笑了一下之后,将自己套在里面的一件上衣脱下来,给任叁当成大衣穿上:“我知道你裹在泥土里习惯了,不过以后也别光屁股到处跑,我们人像你脸上这岁数的时候,已经知道什么叫害臊,什么叫不要脸了,”

  裹上了归不归的上衣之后,小任叁的样子却一点都没见好,他也没心情和老家伙斗嘴,上下牙一起打着颤说道:“……不对……这里有问题……骗……不了我们……人参……”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任叁的脸上竟然都结出了一道白霜,他的毛发上都凝结出来几十串冰凌,

  “把这个小东西给我,我抱着他,”吴勉看到小任叁的样子之后,皱了皱眉头,随后将小任叁包了起来,用自己的体温将小娃娃身上的冰霜消融掉,小家伙没有什么精神,紧紧的抓住吴勉的胳膊,就这么在他怀里睡着了,

  看了一眼在吴勉怀里沉沉睡去的小任叁,席应真又回头看了归不归一眼,说道:“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归不归愣了一下,随后陪着笑脸对着席应真说道:“老人家,我们差不多都是一起下来的,我看到的东西,您老人家也看到了,再说了,我被徐福那个老家伙关了一百多年,这里是徐福为了吴勉特制的,那个时候我还在苗疆撵兔子玩呢,”

  “你装你的傻,术士爷爷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这时候,席应真已经认定了归不归有什么事情没有说出来,不过这里就算有什么机关,也不可能会伤到自己,当下席应真不再理会归不归,转身向着水潭走去,

  就在席应真的鞋底触碰到了水面的一瞬间,他的身体突然凭空消失,老术士消失的一瞬间,一个和他一摸一样的老头子对面的岸上,随后,他不在理会身后的吴勉和归不归,径自的向前走去,直到他的身相完全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这时候,抱着小任叁的吴勉,回头看了看脸色有些尴尬的归不归,说道:“真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归不归一脸纠结的看着吴勉说道:“这句话应该我问你的,地图只有你看过,徐福那个老东西没有在地图上有什么特别的标注吗,比如什么怪兽和人名什么的……”

  “你还是知道什么”吴勉冲着老家伙冷笑了一声,随后看了一眼已经彻底消失的席应真之后,再次对着归不归说道:“人影都看不见了,说吧,你到底看出什么来了,”

  相比较席应真,归不归更加忌惮吴勉,怎么说老术士也只能算是个过客,大不了自己在咬牙被他打一巴掌,也就是睡几天的事,吴勉可就不同了,后面自己还不知道要和他搭多少年的伙,随着这个白头发年轻人实力的增长,老家伙越来越感觉到吃不消他的术法了,

  “我也就是瞎猜……”归不归刚刚说了这几个字,后面的话还没有出口,突然从刚刚席应真消失的位置传来一阵爆炸的巨响,就在爆炸声响起来的同时,一个人影从阴暗处倒着飞了出来,

  这个人影直接落到了水潭之中,溅起来一道冲天的水花,就在吴勉和归不归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准备后退的时候,就见水面上漂起来一个六七十岁的老术士,正是刚才走的头也不回的席应真,这位老术士漂起来之后身体直接站了起来,两只脚踩在水面上,眼睛盯着对面刚刚自己飞过来的位置,身体晃了一下之后在原地消失,席应真消失之后,对面的黑暗当中突然传来一阵野兽悲鸣的声音,

  说实话,凭着席应真的术法本来不会这么落魄的,刚刚吴勉和归不归亲眼看着他走了进来,不过这个老术士的好奇心实在太重,归不归那个老家伙明显藏着什么私货,既然你不主动说,那么术士爷爷我就自己想办法听,

  席应真走过来之后便隐身在黑暗当中,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吴勉、归不归两个人,竖起了耳朵在听对面两个人的对话,也是席应真听的太过认真,完全没有防备这个时候背后出现了怪物,

  那边归不归马上就要揭晓答案的时候,席应真的背后突然响起来一阵破风的声音,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也只能避开那只满是獠牙的兽嘴,怪兽一尾巴将席应真抽的飞了起来,一直飞到水潭中掉落下去,

  席应真出世之后,一直都是他消除上古神兽,什么时候让怪兽欺负过,当下就把老术士的底火勾了起来,拿出十二分的本事来和偷袭他的怪兽拼命,

  当下,一阵野兽的嚎叫声时不时的传了过来,这声音越叫越凄惨,没有多久已经变成了一阵哀嚎声,听的吴勉和归不归那里都开始有些同情这怪兽了,最后席应真终于发了善心,不在折磨这只怪兽,给了它一个痛快,最后一阵无比凄惨的叫声之后,这里终于恢复了安静,

  等到吴勉一手抱着小任叁,另外一只手拖着归不归踩着潭水走到对岸之后,就见远处的席应真坐在一只巨大的龙型怪兽的死尸上,

  “白矖……”看到席应真屁股底下的怪兽身体之后,归不归倒吸了口凉气,冲着席应真的位置笑了一下,说道:“老人家你不是上古神兽就不动手是吧,这下子死在您手下的上古神兽有六位了吧,你看看要不要在使使劲,干脆将上古神兽都解决算了,”

  “你的脑袋瓜也算上古神兽了”席应真从白矖的尸首上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他也不嫌丢人,直接把话挑明说道:“把话说完,你瞎猜什么了,”

  归不归也知道席应真的性格,当下嘿嘿一笑之后,说道:“我还真是瞎猜的,这里可能不是什么宝藏的所在地,以我对徐福那个老家伙的了解,如果真有宝藏的话,这里起码也要修饰一下,再不就是设几个迷宫难为一下我们这几个人,不过徐福那个老东西还是没有算到的地方……”

  看着归不归开始条件反射一样的开始卖弄起来之后,席应真说道:“一口气说完,我也想给你啪啪巴掌,不过你也知道,术士爷爷的巴掌不一定拍到哪里,”

  归不归干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比起藏宝的地方来说,这个更像是一个监狱……”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