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一百三十章 惊变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整面山墙都坍塌了下来,烟尘散尽之后,吴勉和归不归一前一后的走了进去,这里和燕哀候地宫暗室的格局差不多,都是一条狭窄的通道,尽头是一个四五丈大小的暗室,两人一前一后的进到暗室之后,这里面空空荡荡的,尽头的墙壁有一处天然的凹陷,里面摆着一支小小的炉?,旁边还有一封用绢帛制成的卷轴,

  吴勉对炉?的兴趣不大,正准备去查看卷轴的时候,身后的归不归突然绕过了他,直接冲上去捧起了这只小小的炉?,老家伙一脸惊诧的表情,用手摸索着炉?上面的花纹,嘴里对着吴勉说道:“你真不是徐福那个老家伙在外面留的种吗……我就是比方一下,你先把雷龙收了……现在打我也不疼,你还没有成就感,还要消耗老人家我的术法来抵挡,当我欠你一次成吗……”

  归不归嘴欠招惹的吴勉浑身上下电光四射,好容易将他劝住之后,老家伙小心翼翼的将炉?抱在怀里,将上面的?盖打开,闻了闻里面的气息之后,一脸满足的对着吴勉说道:“那把断政广仁舍了也就是舍了,如果他知道这只长生炉在你这里的话,就算……”

  说了一半的时候,归不归才注意到了吴勉手中的卷轴,老家伙怔了一下,随后呼吸有些沉重起来,顿了一下之后,才继续说道:“你把卷轴打开,慢一点……里面的是不是长生诀,开头是不是写着吾欲长生,逆天道……”

  从吴勉那里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之后,归不归的脸色瞬间变得涨红,当下他有些失态的坐到了地上,正要继续说话的时候,小任叁的小脑袋从归不归的屁股旁边露了出来,他从地下爬了出来之后,轻踹了归不归一脚,说道:“老不死的,什么宝贝你能紧张成这个样子,刚刚从后面看,还以为抱着的是你儿子,”

  没等归不归答话,手里拿着卷轴的吴勉先说道:“长生诀和长生炉,这么说来,这就是炼制不老药的炉?和丹方了,这样的东西他不留给广仁,给我做什么,”

  “如果不想要的话,就送我吧,”听到了吴勉的话之后,归不归马上恬着脸走了上去,陪着笑脸继续说道:“这东西拿着也不方便,还有后面的炼丹也非常耗时间,他也不是每一炉就能炼出不老药的,就算是徐福运气好,炼制五炉能出一炉丹药就算不错了,我是亲眼见到老家伙曾经一连炼制了三十三炉,结果一炉丹药都没有出来,”归不归连说带比划,可就是没有将炉?还给吴勉的意思,

  “本来我是打算送你的,不过你的反应让我改主意了……”说话的时候,吴勉对着老家伙手上的炉?勾了勾手指,老家伙还想要在做最后的尝试,不过还没等他开口,抱着长生炉的胳膊突然一松,随后那只小小的炉?被小任叁从他的腋下抽走,小家伙抱着长生炉,将它交到了吴勉的手上,

  小任叁还不忘回头冲着归不归再说两句:“我就纳闷了,你们已经都是白头发了,还要那个不老药干嘛,吃了就成仙了,”

  “我们这样的人太少了,多一点的话应该会很好玩,”吴勉简单看了一眼手中的炉?,随后打开?盖,将手里的卷轴顺手丢了进去,随着这才对着愁眉苦脸的归不归说道:“等我玩够了之后就把这个小玩意儿给你,快一点的话,过个三五百年长生炉就是你的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勉的目光又看到了外面的身首两分的尸体,他顿了一下之后,看了一眼还在皱眉苦脸的归不归,说道:“你说为什么徐福把他弟弟关了这么久,却要我来送他轮回,”

  “徐福下不了手,徐禄的事情又不能让方士门中的人知道,你来处理是最合适的人选……”归不归看到长生炉无望,当下也只能认命,自怜自爱的叹了口气之后,回身顺着吴勉的目光看过去,继续说道:“当年他为什么血洗先任大方师满门,现在出了还在海上漂着的徐福,恐怕没人知道了,”

  “真的没人知道了吗,”吴勉突然冷笑了一声,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不过和我们也没什么关系了,但愿日后这样的事情不要主动找过来就好,起码在后面地图走遍之前别找过来……”

  吴勉说话的时候,背对着他的归不归突然怪异的笑了一下,嘴巴一张一合却没有发出来任何声音,看他的口型,说的应该是:装傻……,已经都这样了,你以为还躲得过去吗……

  回到了上面之后,吴勉三个人没有再次久留,他们连夜向着辽西郡的方向赶去,现在手里多了一个长生炉和记载着炼制不老药的长生诀丹方,实在是不怎么方便,当下吴勉决定将这两样东西寄存在燕哀候那里,虽然他们是被这位老师兄赶出来的,不过寄放点什么东西,燕哀候应该没有问题,

  好在三个人都是有术法的,经过大半天之后,三个人回到了燕哀候的洞口,不过看到了洞口的景象之后,三个人都有些目瞪口呆,就见整个的山洞已经塌陷,小任叁和燕哀候相处多年,见到这幅景象之后,小家伙二话不说,直接用土遁进到了洞中,过了半天之后,这个小家伙重新出来,有些惊恐的看着吴勉和归不归二人,说道:“里面的人都没了,地宫那里也被堵住了,我下去看了,地宫里面也没人,也没有打斗都痕迹,你们说……他们不会有事吧,”

  任叁确定了洞里和地宫没有打斗的痕迹,起码说明了燕哀候和里面的人没有危险,燕哀候还好说,归莱归区哥俩可是老家伙的嫡亲子孙,知道他们暂时没事之后,归不归的心也放进了肚子里,

  当下,老家伙还开始安慰起惊魂未定的小任叁来:“就算只是魂魄,那也是首任大方师,就算是徐福和席应真两个人联手杀到,燕哀候也不会有……”话说了一半的时候,归不归突然怔了一下,好像想到了什么事情,他回头看了吴勉一眼,说道:“席应真……”

  吴勉沉默了片刻,看着已经完全塌陷的山洞,嘴里喃喃的说道:“好像也只有他了,”

  当下,吴勉让小任叁再次进入地宫,将长生炉和卷轴找个隐蔽的地方藏好,等到小家伙上来之后,三个人找到了经常上山打猎的猎户,这些人中就有归家哥俩安排在山下的坐探,不过这人也不知道山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三天前他装作打猎上山的时候,归家哥俩还和这人有说有笑的,如果不是吴勉三个人,他都不知道山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三天之前还好好的,那么说山上出事的时候,正好是我们和席应真从乌江底出来那会,”归不归看了吴勉一眼,随后继续说道:“那个老东西没说他要去哪里吧,”

  吴勉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就在这个时候,归不归一拍大腿,继续说道:“我想起来了,我们第二次见到席应真的时候,老东西说过楼里来人叫他,他才回去的,楼里……什么楼,”

  就在归不归拼命回忆什么楼的时候,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吴勉突然说了一句:“首任大方师找不到了,你说现任大方师还在吗,”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