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巫教教主
  正常的说,但凡是转世投胎之后,前世的记忆都会在投胎之前就烟消云散的,虽然也会有少数人带着前世记忆这样情况发生,但是一般都会当成是另外一个人的记忆,像这次这样,完全把前世和今世的记忆混淆的,就连身为方士的归不归都是第一次见到,

  当下,小姑娘又哭又闹的一定要和归不归再续前缘,不过经过了十六年,老家伙完全没有想到当年的爱侣会转世投胎重新来找他,这十几年来已经物是人非,归不归将心思转移到了方术当中,一直在潜修术法,现在和当年的心境完全不一样了,加上眼前这个小姑娘长得实在是差强人意,归不归实在做不到将当初的感情转移到面前这小姑娘的身上,

  看到归不归始终没有松口有再续前缘的意思,小姑娘当着这么多人有些下不来台,气急之下竟然拔出随身佩戴的铜剑抹了脖子,谁都没有想到这女人的性格会如此刚烈,再想救人的时候女子已经香消玉殒,这让刚刚平复心情没有几年的归不归再次郁结起来……

  这次过后,又过了十几年,楚国巫教派人送来请柬,邀请大方士徐福及门下高徒到丹阳讲经说法,名单上特意的标注了归不归的名字,方士一门兴盛之后,这样盘道的法会也是经常参加,也没有人看出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当下,大方师徐福带着门下众弟子赶往丹阳,到了这里之后,才知道巫教教主不久之前已经入了轮回,现在的教主由之前的圣子升任,当日恰逢新教主的即位大礼,巫教的几位大长老顺便邀请大方师观礼,

  徐福等众方士从没听说过巫教当中还有圣子一说,不过对方邀请,这个面子不能不给,当下众人在大长老的引领之下,观看了新任巫教教主的即位典礼,新教主是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子,在几位大长老的带领之下,按部就班的完成了即位的仪式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了这位新教主之后,归不归就开始心神不宁起来,就在典礼完成之后的瞬间,那位新教主突然翻了脸,指着老家伙的方向大声喝道:“归不归,你还记得我吗,”这一声断喝之后,周围巫教的修士同时向着方士这边攻击过来,

  好在这次是大方师本人亲自带队,几乎只是徐福的一人之力,就将面前这修士打散,不过楚国究竟还是巫教的一亩三分地,当下众方士不敢久留,连夜回到了自己的住地,

  事后多方打听之下,才知道这位新教主正是归不归那段孽缘再一次的转世投胎,这次投胎在巫教教主的家中,这次就是为了归不归才设计的这场即位典礼,只不过他这次棋差一步,没有想到大方师已经成就了大神通,只是他一个人,就不是巫教众人对付了的,

  由于方士无一人伤亡,徐福也不打算报复,这事是归不归惹出来的,牵连到整个方士一门不值得,再说以巫教在战国中的势力,想动方士一门无异于蚂蚁撼大象,而巫教之后也确实没有再找方士一门的麻烦,准确的说,是除了归不归的方士一门……

  即位大典的闹剧过后,巫教消停了一点时间,见到方士没有报复之后,他们改变了方略,开始只针对归不归一个人,不过老家伙好歹也是大方师的亲传弟子,几次明击暗伏之下,归不归没什么事,巫教派来的人倒是死伤了一大半,

  就这样,又过了几十年,那位巫教的新教主终于寿终正寝,不过他死后彻底改变了教主的传承,这位教主死之前将教中的大长老叫到身边,吩咐他们在自己过世之后,去某地找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这个婴儿的体貌特征、以及父母身世都一一的告知了大长老,临死之前,教主指认这个小婴儿继承自己下一任教主的位子,

  教主在巫教当中,有着仅次于神的地位,这位大长老在教主轮回之后,找到了那个指定的婴儿,从此之后,这一个人的魂魄反反复复的担任巫教教主几百年,不过归不归也服下了长生不老药,随着他修成大神通,巫教再想把这老家伙怎么样,已经比登天还难了,

  归不归说完之后,小任叁瞪大了眼睛看着刚才软榻消失的位置,说道:“那么说刚才那个娘们唧唧,就是老不死你的那个孽缘了,这一世他是男的……”说着,这个人参娃娃做出来一个厌恶的表情,

  “不知是这一世,只是我见过的,加上这一世就有四世孽缘了,”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不过她这一世的脾气好多了,之前不管在哪里看见我,第一时间就冲上来了,像刚才这样还能攀谈几句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那是因为有比你更重要的事情,”这时候,一直默默听着归不归诉说往事的吴勉,突然开口说道:“天下的修士都来了,而且最少还有一个王爷也到了,你的孽缘也搅在这里,她不敢因为你耽误了这件大事,”

  “对啊,这件大事看起来比我一个糟老头子要重要的多,”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看着吴勉说道:“怎么样,还是不打算先出去避避锋芒吗,”

  “现在长安城这么有趣,我们为什么要出去,”迎着鬼不鬼的目光,吴勉难得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再说了,天下的修士在这里一半,不见识见识就走的话,会抱憾终身的,”

  看到吴勉已经做了决定,归不归也没有在劝阻,他笑眯眯的交过伙计,又叫了几个酒菜,三个人就坐在这里,悠哉悠哉的吃喝了起来,只不过这次老家伙开始限制小任叁的酒,这一大一少免不得还要拌几句嘴,

  三个人一直吃喝到酒肆打烊,眼看着就要到了宵禁的时间,大街上开始有军士开始驱赶着百姓,三个人这才向着方士一门落脚的馆驿走去,就在他们三个从酒肆里面出来的时候,通往皇帝的借口走出来一队人马,

  “前面的是归先生和……吴勉祖师吗,”人群里面有一人对着三个人喊了一声,查夜的军士见到之后刚想要责骂,就被身边的人拉倒了一边:“别说话,你眼瞎了吗,那些人都是陛下请来祈福的方士,得罪了他们,别说坏了陛下不干,他们随随便便做个法,你就要去投胎了,别看他们……我们去旁边那条街查夜……”

  吴勉和归不归转回头的时候,就见向他们喊话的人有过一面之缘,正是广义过继给广仁的弟子——左慈,现在的左慈已经属于大方师的门下弟子,他和身边的十几个方士都穿着崭新的方士法袍,看样子这还是为了这次法会特意预备的,

  在吴勉的面前,左慈不敢使用术法,一路小跑的跑到了吴勉三个人的身边,对着吴勉施了个大礼,随后说道:“刚刚大方师听大术士席应真说到在外面见到了吴勉祖师和归先生,大方师让弟子先出来一步,千叮万嘱弟子一定要留住两位,稍后大方师会亲自出来,有些要事要对二位面谈,”

  “大方师有话找我们面谈……”归不归和吴勉对了一下眼神之后,嘿嘿一笑,随后继续对着左慈说道:“我们俩来晚了,里面还有什么熟人,什么样的事情,能来这么多的修士,”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