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赐宴
  内侍说完之后,低着头等着前后二鬼的发落。不过等了半晌之后,只等来后面的小鬼奶声奶气的声音:“玉茎重生?那是什么玩意?你们人真会玩,听着像是身上的什么东西掉了,然后又长出来了,是?不过玉茎到底是什么玩意?我以前怎么没听说过?”

  这个小娃娃还没活够七岁。也没人来得及说这些事情,难怪不知道那话儿是什么。就在内侍打算争取个好态度,给这小鬼普及一下常识的时候,冷不丁听到身后的白发男鬼咳嗽了一声。内侍吓了一跳,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你问玉茎……是手指甲”吴勉的脸上没有一点糊弄小孩的表情,一本正经的对着小任叁继续说道:“你和我们不一样。有些人手指甲断了就长不出来了。自古就有人说过: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身体发肤,手指甲也算在里面了……”

  “你说就为了手指甲,他就把良心卖了?你连草本都不如……”小家伙听到之后。小眼睛当场就瞪了起来。身子“嗖!”的一声从地下窜了出来,在空中翻了个跟头之后,重重的砸在内侍的脑袋上。瞬间将他砸晕。小任叁也还不算完,不停在内侍的身上踹来打去。

  吴勉也没有阻止的意思,小任叁揍内侍的时候,他伸手在另外一个已经昏倒的内侍身上摸出来那块金符,顺手放在了自己的怀里。随后才将小任叁拉开,对着他说道:“纣王留下来的美酒呢?不是说还能拉丝吗……”

  小任叁的眼睛顿时一亮,放弃了内侍回身向着屋内跑了过去。吴勉看着小家伙打开了一个半人高的酒瓮,也不和吴勉客气,小任叁爬上了酒瓮之后,一个猛子扎了进去。片刻之后,小任叁的脑袋浮出了酒瓮之外,看着吴勉说道:“真是好酒。你不来两口吗?”

  吴勉难得的苦笑了一声,看着已经微醺的小任叁说道:“算了,不想和你的洗澡水……”

  过了大半个时辰之后,两个还在昏迷状态中的内侍突然感觉到一股阴风吹了过来。两个人同时打了个激灵,随后都睁开了眼睛。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站在两个人的身前,见到他们睁眼之后,黑衣男人冷笑了一声,说道:“等了你们俩一个时辰还不见回来,就知道这里出事了,说,遇到什么事情了?别告诉我是谁把你们俩弄晕的都不知道……”

  “鬼!这里有鬼!”之前在吴勉面前第一个晕倒了的内侍首先反应了过来,跳起来对着黑衣人大声喊道:“刚才就是在这里,一个小鬼,一个白发头的老鬼……”

  另外一个内侍比他经得住事,把他见到的事情原原本本和黑衣人说了一遍。说到吴勉站在大门口的时候,黑衣人的瞳孔不由自主的收缩了一下,嘴里重复了一遍内侍的话:“一个白头发的男人……”

  两个内侍都是从心里惧怕黑衣人,当下都不敢打扰他。停顿了片刻之后,黑衣人再次对着两个内侍说道:“给你们一个机会,再见那个百发男人,能把他认出来吗?”

  将事情叙述出来的内侍愣了一下,看着黑衣人怯生生的说道:“您的意思……那个白头发的不是鬼?”

  “我倒希望他是鬼了……”说到这里,黑衣人的眉毛一挑,看着这名内侍说道:“你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这句话说完,内侍的冷汗当场就流了下来。他强作镇定看着黑衣人刚想要说话的时候,突然看到另外那个内侍“啊!”的一声大叫。随后就见他有些惊恐的说道:“坏了,我的金符不见了。一定被那个白发鬼偷走了……怎么办?”

  最后三个字是对着黑衣男人说的,不过这个男人只是呵呵的笑了一声,看着还在惊慌无措中的内侍,说道:“丢了就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下辈子别在犯这种错误了……”说话的时候,黑衣人对着摆了摆手。他的手还没有落下,就见那内侍的身子古怪的僵直了起来,随后身体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剧烈的抽搐了片刻之后,便彻底的断了生气。

  见到同伴惨死之后,剩下的内侍吓得脸惨白。本来一位自己会和他同样的命运,不过没有想到的是,黑衣男人去没有动他的意思,只是看了地上的死尸一眼,随后对着他重复了一遍刚才说的话:“再见那个百发男人。能把他认出来吗……”

  内侍一咬牙,回答了一个字:“能!”

  吴勉回到修士聚集的宫殿,正赶上徐福那些门派之长完成了今天的祈福回到这里。看到了吴勉之后。大方师冲着他微微一笑,说道:“吴先生刚才应该和我们一起去的,这样规模的祈福法会恐怕再过几百年也再难得一见了……呃?这个人参娃娃又在哪里偷酒u喝了?”

  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大方师看到了吴勉抱着的小任叁满脸通红的样子。不过在大方师看来,这个人参娃娃还是小孩子的心性,就算在皇宫里面偷酒被人抓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就在吴勉打算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大方师的时候,内侍总管过来宣读了圣旨,经过刚才的祈福法会之后,文帝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明显比之前邀请上许多,特指派太子殿下代表陛下设宴款待各位修士。

  “总管大人,这么晚了还有酒宴?”广仁觉得圣旨有些不可思议。当下对着内侍总管继续说道:“替陛下祈福本来就是我们这些修士份内之事,而且现在天一晚。我们这些修士这么还敢劳烦太子殿下作陪……”

  “盟主大人不是要抗旨?”内侍总管皮笑肉不笑的看了广仁一眼,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要不我带着盟主大人去见陛下?盟主大人在陛下面前亲口说不用太子殿下作陪,看看陛下和太子殿下会怎么回复你?”

  之前广仁和这位内侍总管就有过节,当下内侍总管在广仁的面前还以颜。还在大方师的城府极深,当下也没有嘴上占回便宜的意思,冲着内侍总管笑了一下,退到了一边不在说话。内侍总管以为自己占了便宜,看着大方师的背影,有些轻狂的笑了一声之后,带着人回去交旨去了。

  “看着内侍总管的背影,归不归笑眯眯的凑了过来,看着广仁说道:”这次你倒是没有胡说,这个倒霉鬼只剩下一天的阳寿了。和死人没有什么好说的。”

  就在老家伙说话的时候,宫殿外面走进来几个侍候的内侍。吴勉眼尖,见到刚刚被小任叁一屁股做晕的内侍混在里面,眼睛直勾勾的在这些修士的脸上转来转去。而且还将目标那些白发的修士身上。

  好在这些修士大多鹤发童颜,白发的居多,那名修士一时半会的也还注意不到他们这里。当下吴勉冷笑了一声,趁着内侍的目光还在其他人身上的侍候,他先看了内侍的身前左右。发现并没有人在跟着四周之后,吴勉突然向着那内侍的方向一瞪眼睛,就在他瞪过去的同时,,这内侍一口鲜血喷出来,随后一头栽倒在地。抽搐了一阵之后,便彻底的断了气。

  这宫殿里面都是修士,不过几乎没人发觉到内侍是死在吴勉手里的。就在众人惊愕都侍候,外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不是说皇帝陛下赐饭吗?酒宴呢?娘娘呢?”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