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楼上楼下
  尸首两分的年轻人虽然身上妖气弥漫,不过实力还不如昨晚逃掉的那只妖,本来任谁都以为这里会有一场恶战,其他门派的修士甚至开始倒退,留出来一块空地交给了方士一门,甚至有修士心里开有点期待,等着看一场方士与大妖之间的斗法,

  想不到转瞬之间这只妖便被几个方士联手解决掉,而且动手的方士都并不是什么出名的任务,就连稍有名气的火山、左慈等方士都没有动手,其他的修士心里都是一阵后悔,早知道这么容易的话,刚才我就带着弟子上去了,在皇宫门口干掉一只刚刚吃了内侍总管的大妖,后半辈磐道就靠这个了,到手出名的机会没了,想起来都是一阵懊恼,

  这边的广仁也是微微的一皱眉,随后看到刚刚一剑斩下妖首的方士在死妖身上搜出来一颗拇指大小的石珠,正是这颗石珠当中散发出来了浓烈的妖气,石珠离身之后,那只死妖身上的妖气顿时减少了一多半,如果刚才他就这么出来的话,早就被周围几十个修士群殴了,

  方士恭恭敬敬的将石珠送到了广仁的手上,还没等大方师说出来石珠的来历,从皇宫中冲出来一队官兵,刚才内侍总管被吃掉的时候,已经有内侍跑进去禀告了里面看着此处的官长,听说外面闹妖,这位官长马上点?手下军士,却不着急杀出来,一直不停的让手下打探消息,一直听说那只妖死在方士手下之后,才气势汹汹的杀了出来,

  虽然是喊打喊杀冲出来的,不过这位官长却很识趣,一边让人用草席盖住了妖尸,一边让人通报自己的长官,皇宫门前闹妖,内侍总管大人一口被妖怪吃掉,自己亲自带队出宫门奋勇杀妖,最后在方士一门的配合下,一举将此妖一劈两半,处理好这些事情之后,这位官长亲自走到大方师的面前,对他们协助官兵杀妖表示感谢……

  因为宫门口前发生了这样的大事,按着管理,所有的宫门都要全部关上,除非有圣旨,否则任何人不得出入皇宫,看着正在关门落锁的宫门,广仁微微的笑了一下,自言自语的说道:“就是为了这样吗,太儿戏了,这样的宫门能挡的住谁……”

  “能挡住大方师你,就不算儿戏了吧,”一边的归不归冲着广仁笑了一下,目光在宫门口几十个修士的脸上转了一圈,随后继续说道:“修士自古就是法外之人,这里面谁都可以翻过宫墙进去看两眼,唯独就是你这皇帝受封的盟主大方师不行,现在是不是有点后悔接了这个盟主了,”

  “是啊,这里谁都可能进去,就是文帝亲封的盟主不可以,”说话的时候,广仁冲着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顿了一下之后,看着这个老家伙继续说道:“怎么样,归师兄,你也不是方士了,这皇宫里面也不需要那么忌讳了吧,要不要进去欣赏一下里面宫殿的气派,”

  “这是你早就算好的吧,”归不归愣了一下之后,瞬间明白了广仁的意思,老家伙冲着黑乎乎的宫墙里面看了一眼,眨巴眨巴眼睛之后,回头看着低声大方师说道:“如果我和吴勉没来找你,那么你们怎么办,”

  “那样的话,我会被大方师革除门墙,后面的事情我来做……”说话的是火山,说话的时候他竟然还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表情,这样子分明是在对着归不归说:这里面本来没你们什么事,自己找的吧,

  老家伙被噎的翻了翻白眼,随后将最后一线希望都放在了吴勉的身上:“我能不去吗,”

  “不能”吴勉不出意外的打碎了归不归最后的希望,他看着皇宫里面的夜色,嘴里继续说道:“我也跟着你进去……”昨天听说了问天楼的事情之后,吴勉便对这座楼非常感兴趣,他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让归不归这个老家伙也是有些不太适应,

  “我也去,看娘娘不能不带着我……”说话的是在方士队伍当中最后的小任叁,本来这次不打算带着这个小家伙进宫的,不过知道了席应真可能已经在问天楼里了,弄不好这个小家伙会是自己的依仗,想不到还没进皇宫,就要借这个小家伙的势了,

  这三个人也不多废话,趁着没人注意到的时候,小家伙的身子一矮,随后整个人都钻到了地下,小任叁地遁了之后,火山和左慈对了一下眼神,随后左慈手指着刚刚内侍总管身亡的位置,一声大喊:“孽障,竟然还不死心……”他说话的时候,就见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站在哪里,虽然看不清相貌,但是人影的身形和死掉的妖也差不了多少,

  这瞬间的变化让站在那附近的军士都吓了一跳,他们?刷刷的转身向后跑去,就在广仁身后的众方士拿出法器,准备扰乱众人的注意力的时候,冷不防对面那几十个修士“嗷,”的一声,已经各自手拿法器想着人影的位置扑了过去,这些修士几乎都是一个心思:好吃凭什么都让你们方士占了,下辈子磐道的时候唠什么,就看今天晚上了……

  冲到前面的方士们愣了一下,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大方师,广仁微微一笑之后,轻轻的说了一句:“由他们吧……“

  当下这些修士奋勇异常,也是占了当时夜色的便宜,加上左慈的幻术一觉,这么多的修士竟然没有发现在面前的人影有问题,趁着这里功夫,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隐住了身形,使用五行遁法进到了皇墙之内,除了方士这边,竟然没有一个外人发觉大方师的身边少了两个人,

  进到宫门之内,两个人走到了一处僻静的角落,吴勉用脚尖点了点地面,小任叁的小脑袋瓜从地下钻了出来,看着两个人奶声奶气的说道:“我知道酒窖在哪里,还有娘娘们的寝宫,说吧,你们先去哪,”

  “看见你,我就知道席应真那个老家伙小时候是什么德行了,难怪他那么向着你……,”归不归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小任叁,正打算再说几句的时候,冷不防空气中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你们哪里也不用去了,把命留在这里吧……”

  说话的时候,一个人影从空气中慢慢的显现了出来,这人从头到脚一身黑,黑纱罩面隐住了面容,看着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继续说道:“已经宫禁了你们还能进来,也算有点本事了,不过别以为瞒过了外面白痴一样的官兵,就可以在这里走来……”

  “我就不信你会在我的楼上……”这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归不归突然抬手将一件巴掌大小的物件抛了过去,黑衣人条件反射的接住了飞过来的东西,这才看清是一块玉牌,一面重霄高楼,一面是甲骨文的三十一,这玉牌和自己腰间的那块一摸一样,只不过自己的数字是六,

  自己人,还是那么高的楼层,黑衣人顿时感到一阵的眩晕,当下也不敢多说话,双手举着玉牌,恭恭敬敬的将玉牌还了回来,就在黑衣人和归不归四目相对的时候,就见老家伙冷冷的一笑,说道:“你再给我照面吗,”

  “属下不敢……”黑衣人吓得一哆嗦,马上江头低了下去,归不归一手接过玉牌的同时,另外一只手冷不防按在黑衣人的头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归不归掌心力一吐,伴随着一声闷响,黑衣人的脑袋化为了一团血雾消散在空气当中,

  老家伙这才将玉牌收好,笑眯眯的看着身后的吴勉,说道:“我开始喜欢这个玉牌牌了……”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