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一百五十九章 白袍男人
  圣旨下来之前,卫尉和廷尉之争也已经结束,那位廷尉大人被卫尉射出一箭穿喉,主将之后手下军士马上投降,本来万人大混战不到半个时辰就真么结束了,

  广仁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向着吴勉、归不归二人客气客气,询问他们俩有没有兴趣和自己一起返回宗门,吴勉和归不归还有剩下的几幅地图要找,也没有心思和他们一起凑热闹,而且现在小任叁还在皇宫里,虽然直到席应真不会对他怎么样,不过不找到那个小家伙,吴勉、归不归二人始终不放心,

  就在广仁等众方士要离开的时候,吴勉突然对着大方师喊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那么我以后怎么找你,”

  广仁听到之后微微一笑,随后转过身来,对着吴勉开口确实首任大方师燕哀侯的腔调:“别来找我,我还不想被你气的魂飞魄散,你让我在地宫里安安稳稳的再待上几年吧……”虽然话说的是不想见,不过燕哀侯还是将自己要回地宫的消息有意无意的说了出来,

  广仁众方士走的时候,将徐禄一起带走,他被燕哀侯吸干了术法之后,严重脱力的连路都走不了,怎么说他也是前任大方师的弟弟,任由官家处置,方士一门脸上也无光,当下广仁将他一起带回宗门,以方士宗法处置,

  不过还有一件诡异的事情,那位临时反水之后,被席应真打晕的大妖百疆不知道哪里去了,本来归不归还有点忌讳在和他见面,自己擅自做主的人妖分界,等到百疆找到广仁那里,这还真的有些不好办,现在这只大妖自己不见了踪影,老家伙算是松了口气,

  当下众修士分成了两波,除了等着皇帝召见的之外,其余的都回了各自的宗门,吴勉和归不归隐住身形直奔了皇宫的酒窖,和二人预想的不错,他们俩赶到酒窖的时候,正看到一丝不挂的小任叁在一个大酒瓮中泡澡,小家伙的脸色红扑扑的,看见吴勉和归不归进来之后,先是张嘴喷出来一个酒花,随后傻笑着冲着二人说道:“都来了…,,坐……一会给你们表演酒泡人参……”

  “现在你不是已经在泡着了吗,”归不归说话的时候,两只眼睛不停的向着四周看去,本来还以为席应真和小任叁在一起,不过这里只看到小任叁自己在酒瓮里面,那个老术士不知道哪里去了,

  把小任叁从酒瓮里面捞出来之后,归不归脱下了自己的外衣将这个小家伙包裹了起来,小任叁这次醉的太厉害,满脸满身通红,嘴里还时不时有酒浆吐出来,本来想马上带着小家伙出京的,现在看来只能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等到小任叁酒醒过来之后再说吧,

  抱着小任叁出皇宫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见谅,两个人都不打算再去方士住过的馆驿,当下在长安城中找了一家刚刚开门的客栈,三个人住进去过了整整一天,小任叁的酒劲才算醒了过来,

  天亮之后,长安城的大街上不断有御林军来来回回的穿梭,到处搜捕有瑞王有勾连的官员,很快有关昨晚皇宫巨变的事情也很快的传了出来,不过传出来的消息众说纷纭,有说是外戚造反的,文帝的哪个舅舅带着兵马往皇宫里面冲,说是要改朝换代,不过还没冲进宫门就被乱箭射死的,

  也有说是丞相造反的,还有说是皇后娘家的相好带着江湖好汉去抢娘娘的,这一个一个说的跟真事一样,就好像皇后那个相好的是他们家亲戚似的,不过有一条消息引起了吴勉和归不归二人的注意,有人亲眼看到淮南王刘长被御林军抓出了王府,最后只有这个消息得到了证实淮南王刘长伙同奸孽犯上,文帝已经下旨将刘长贬为庶人,念其最终没有作出大恶,淮南王爵位由其子刘喜继承,

  当天晚上,天牢之中,废王刘安和淮南王刘长被关在两个相邻的牢房里,两个人都木然的坐在牢房的地面上,虽然刘安侥幸的逃过一劫没有被立即处斩,不过文帝也不可能让他活的太久,在这里待上几个月之后,就要‘暴病而亡’了,

  而他隔壁的刘长自打被关进来之后,嘴里便一直不停的在咒骂,这里面本来没他怎么什么事,刘长的的野心也没有刘安那么大,只要解决掉一直对他蠢蠢欲动的?王就好,至于天下的大位,他也只是在睡梦中想过几次,谁知道这次会稀里糊涂的被刘安拉下水,

  刘长骂得正起劲的时候,突然停住了骂声,开始刘安还以为他骂累了,当下也不在意,还打算趁着这个机会闭目养养神,不过刘安的眼睛刚刚闭上,突然心中泛起一阵莫名的寒意,

  当刘安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自己的牢房外面站着一个身披白袍的男人,这人的五官上面挂着一层雾气,隐住了他的相貌,刘安睁眼到睁开眼睛不过一瞬之间,这个人什么时候过来的,他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看到白袍男人没有穿戴官服,刘安的心反而没底,和他对视了半晌,见到这个白袍男人也没有主动开口的意思,刘安深吸了口气之后,仗着胆子说道:“你是什么人,想要对本王做什么,”

  白袍男人冷笑了一声之后,终于开了口:“本王,你不是应天楼主吗,”

  刘安皱了皱眉头,他没有明白白袍男人是什么意思,迟疑了片刻之后,再次说道:“你是来消遣本王的吗,如果是刘恒(文帝)派你来送本王去见高祖皇帝的,那就快点动手,不用废话,回去复命的时候和刘恒讲,这次事败是本王念在都是刘氏宗亲,没有早下重手才被他有机可乘,如果当时一早就……”

  “难看,太难看了……”没等刘安说完,白袍男人已经冷笑着打算了他的话,顿了一下之后,他看着刘安继续说道:“可惜了问天楼的名字被你借势,结果还输的这么难看,刘安,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你让后人怎么看我……”

  听到白袍男人这么说,刘安错愕了一下,随后他瞪大了眼睛看着牢房外面的白袍男人,说道:“你……是问天楼……楼主,”

  “问天楼主……”白袍男人慢慢的重复了一遍这几个字,停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本来我都快忘了这个名字了,前几天突然有听到问天楼再次出现,本来以为这位新楼主是什么了不起的英雄,现在还真是大失所望,只是一个谋朝篡位的小人,太难看了,你真是太难看了……”

  刘安自认是快要死的人了,当下也没有什么顾忌,他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站在牢房门口盯着白袍男人说道:“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自己不是也谋朝篡位失败了吗,”

  “你以为问天楼只是为了谋朝篡位,”白袍男人冷笑了一声,随后身子一晃竟然出现在了刘安的身前,他一只手放在刘安的头上,嘴里说道:“问天楼是为了改变天下的运程……”

  一刻钟之后,长安城另外一个地点的客栈了,小任叁的酒劲已经醒过来,正在缠着归不归诉说昨晚皇宫里面都发生了什么事情,老家伙正说到他和席应真大战三百回合的时候,身子突然颤抖了一下,同时,旁边的吴勉已经飞扑向窗户的方向,

  “这么快就被你们发现了,到底是徐福的弟子……”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