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一百七十二章 修士典范
  小刘喜看了一眼说话的老者,顿了一下之后,开口说道:“如果李尚先生是本王,应该如何处置?”

  白须老者李尚微微一笑,说道:“寿春城是淮南国的都城,在这里私斗本来就是对殿下的不敬,殿下只管派出军士出去弹压。顺势将这两队使臣分开,得势的一方殿下可以申饬,吃亏的一方殿下可加以安抚。两方都不得宜……”

  李尚的话还没有说完,一直在传递消息的小厮一溜小跑的冲到了淮南王的座前。跪下之后,他带着诡异的表情说道:“禀告殿下及诸位先生,招贤馆里那位吴勉先生刚才突然造访王府。不知道和门前两队使臣说了什么,那两队人已经都对着吴勉先生去了……”

  “不好!”小刘喜大喊了一声之后,也顾不上失态了,光着小脚丫被一群武士簇拥着,向着大门口的方向跑去。刚刚献计的白须老人还是第一次看到淮南王这么失态,皱了皱眉头之后,在后面喊道:“殿下放心,那两队使臣也只是敢跟对方撕扯,不会对吴勉先生怎么样的……”

  没等这白须老者李尚说完,已经跑出这里的小刘喜最后说道:“还不明白吗?那两队使臣去的晚了恐怕一个活的都没有……”

  吴勉来见淮南王是因为最近的一段日子以来,始终不见还有新的天材地宝送到。而且淮南王来招贤馆的次数也越来越少,虽然最近的局势吴勉也有些耳闻。不过始终还有几种天材地宝对应不上,等得久了,让吴勉有些坐不住了。

  吴勉本来打算来找淮南王,让他在附近寻觅一出清幽之地准备炼丹之用,顺便在催催剩下最后那几种天材地宝的。他人走到王府前的时候,正赶上两队修士动手。看到有人斗法,吴勉倒是不着急进去了,靠着一棵大树看了半天。这样的术法别人看来或许惊奇,不过在吴勉的眼里不过如此。依着他的性子,少不了用他特有的语气讽刺挖苦两句。反正一时半会的那缺少的几种天材地宝也凑不齐,闲着也是闲着…….

  “真是好术法啊,只见动手不见死人。呦,引雷之术不错,在歪一点就打着自己了,这个是和师娘学的吧?看来靠术法你们是分不出胜负了,要不比吃饭吧,谁先撑死的谁就认输……”也是最近这一年多他在招贤馆憋的久了,平时也懒的对馆里的人指指点点,今天就用门口的两队修士开荤了。

  在门口打作一团的两队修士,无一不是各自的主公礼贤下士请来的。别说是吴王刘濞了,就连景帝对这些修士都是礼遇有加。什么时候有人会这么对他们说话,当下还在争斗的两队修士当中,已经有人将矛头指向了吴勉。在斗法的间歇,时不时的有人用术法对着吴勉的方向来上两下。

  一开始,吴勉懒得和他们计较,只是闪身躲开了打过来的术法。后来看到对面相互攻击的修士越来越少,大部分已经转向对着自己来了,这样,吴勉不干了:我也没说什么啊,这么欺负我,不行……

  还是那句话,这一年多他在招贤馆过的太安逸了。以他的性格,憋的那么久没去找别人的麻烦,这个已经算是奇迹了。当下吴勉同时对付左右两队的修士,也是他给淮南王小刘喜面子,没有下杀手,要不是的话,转瞬之间,这里便血流成河了。

  就这样,吴勉也是完全压制着那两队修士。到后来,两队人马竟然停止了相互攻击,转而都去对付吴勉了。不过就是这样,他们也被吴勉折腾的连头都抬不起来。最后还是朝廷带队的使臣,认出来吴勉就是文帝时期剿灭瑞王刘安的大方士。当下还向着拉拢吴勉一起对付吴王的使臣,当下对着他大声喊道:“是吴勉先生吧?在下是文帝的礼官,当初在祈福法会上还有过一面之缘的。这是误会,先生可否收了神通,让在下说几句话?现在朝廷广纳贤士……”

  现在吴勉正在兴头上,怎么可能说收就收。当下他皱着眉头瞅了一眼使臣,回答道:“太嘈杂了,你说什么?我听不清……”说话的时候,掌心吐出一条张牙舞爪的雷火之龙,这条雷火之龙倒不是去攻击人的,只是不断的咆哮,彻底的压制住了对面的喊声。

  见到了这条雷火之龙之后,两队的修士这才明白今天是惹了大祸。能使用出这种术法的,必定是某位了不起的大宗师级别人物。不过谁又能想到这样的人物,会有那么隔色的脾气……

  吴勉折腾这些修士正在兴头的时候。突然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随后收了术法,看着王府大门的方向,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么快就出来,又要无聊了……”吴勉的话刚刚说完,王府大门被打开,先是一队护卫冲了出来。两两队使臣分开之后,之前在招贤馆出现了几个修士才陪同这淮南王小刘喜走了出来。

  “各位大人真是好威风啊,刚才本王看到一片电闪火光。几位大人想要一把火点了我的淮南王府吗?还是觉得我这淮南国无人,你们就可以肆意妄为了?”这话虽然是从一个只有十岁的小娃娃嘴里说出来,不过这些人还是浑身冷汗,尤其是在刚刚领教了吴勉那种匪夷所思的术法之后。

  当下两队使臣对着淮南王施礼,两边都说是手下人一时鲁莽,引起的一场误会,惊动了淮南王的病体已经是大罪。不过这些人赔罪的时候,那位淮南王殿下的心思似乎并不在他们的身上。

  训斥了两队使臣之后,淮南王小刘喜也不再理会这些人。他径自的走到了吴勉的身边,和刚才对使臣的态度完全不一样,他恭恭敬敬的对着吴勉行了师礼,说道:“弟子府上的杂事打扰先生的清修了,弟子这几日偶感风寒,也没有去招贤馆拜望几位先生,还烦的先生亲自前来过府探望,真是大大的罪过。”

  小刘喜的这个动作,又让不知内情的两队使臣傻了眼。什么时候听说过刘姓诸侯王对一个方士自称弟子的?淮南王这也算是创了诸侯王对方士的一个先例了。不过片刻之后,而那个白头发的方士则开创了另外一个先例……

  吴勉翻着眼皮看了一眼面前的小淮南王,说道“本来想请你帮着找块地方清修的,不过现在看来你也顾及不到我这里了。也对,国事为重,至于炼不炼丹,修不修道的跟国事相比,都不值得一提,是吧?刘喜……”

  这几句话让两队使臣大惊失色起来,从头到尾都没有听到这个白头发嘴里说过一句殿下。这也好到罢了,最后竟然敢直呼诸侯王的姓名。放在一般的百姓,这个就是死罪。从古至今,还没有听说那个门客敢这么和主上说话的,更不用说是义国的诸侯王了。而那位淮南王小刘喜从头到尾连头都不敢抬,一时间,这些修士心里同时惊讶和妒忌之心并起,除了少数几个人之外,,都在猜测这个白发方士的来历。

  一直等到吴勉说完,这位淮南王殿下才敢抬头说话。自责了几句之后,吴勉的脸色才算好了一点,这时,才有跟在淮南王身边的相国过来打了圆场。淮南王这才恭请这个白头发的方士进了自己的王府,两个人进了王府之后,那位相国大人才请两队使臣也进了王府。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