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二百零六章 失算
  这一嗓子下来,景帝当场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打着哆嗦,没有外人的搀扶,说什么都起不来。就在这个时候,景帝面前的宫门“呼!”的一声自己打开,随后一股巨大的吸力硬生生的将景帝从宫殿里面拖了出来。

  景帝被扔到了众仙人的面前,还没等他爬起来,一个道骨仙风的中年仙人手指这景帝,大声的呵斥道:“大胆!你以为做了凡世间的皇帝,就可以和诸位仙家们平起平坐了吗?刘启!知道你犯了什么样的逆天大罪吗?”

  这时景帝已经学着周围那些内侍、宫女的样子跪在了地上,自从他老子文帝死后,景帝还没见过对谁下过跪。看着景帝倒在地上哆嗦成了一团的时候,一个膀大腰圆的仙人走过来,对着景帝说道:“人帝刘启,让你成为一代帝王,已经是对你的不世之恩。你非但没有感谢上天对你的眷顾,反而胆大包天作出如此逆天之举?那长生不老之药岂是你一个小小的人间帝王消受起的?我来问你,人帝刘启,你可知罪吗?”

  这时候的景帝不停的对着几个仙人的方向拼命磕头,嘴里不停的重复着一句话:“刘启知罪……刘启知罪……”

  最早说话的武将打扮仙人再次说道:“既然知罪,那么就休怪天律无情了。人帝刘启,你本还有十年的阳寿。但是因你偷食逆天之物——长生不老之药,我等仙家奉天帝之命,夺你十年阳寿。你服用的长生不老药将会留在你的体内,药力不散你的人已经……”

  还没等武将仙人说完,另外那个中年仙人突然咳嗽了一声。随后有些尴尬的对着武将仙人说道:“仙兄,有件事我们似乎是搞错了。今天好像不是人帝刘启服用长生不老药的日子,那什么……我们众位仙家搞错了时辰。五十天之后才是人帝刘启服药的日子。”

  这几句话说完,武将仙人的脸色微红。掐指一算似乎是自己这边的仙家把日子搞错了。当下他哄着脸对身边的一位女仙人说道:“褒仙友,下凡之前你不是说今日正是人帝刘启的大日子吗?“

  女仙人微嗔着面孔,对着武将仙人淬了一口:“呸!我还当你问今天是不是人帝刘启的生日。赵仙友,我还亲口回了你。今天是十月初八,可不就是人帝刘启的诞寿之日吗?你也没有说什么别的。”

  这时候的武将仙人有些骑虎难下,当下将最后一线希望都压在了景帝的身上:“人帝刘启,那颗长生不老药你是不是已经服下了……”

  看到自己有了一线生机,景帝急忙拼了命的抓住:“今天只是刘启斋戒的半百之期,还有五十天才是服药的日子。不过刘启自得了长生不老之药的那一刻起,内心便深感不安。人命寿数这样的事情本应由上天定夺,我等凡人每活一刻,都应感激上天的眷顾。像长生不老药这样逆天的邪药,是万万不可服用的,就算几位仙家不降世临凡,刘启也不敢再起服用此等邪药的心思……”

  听到了景帝的话之后,武将仙人的脸上露出来为难的神色。犹豫了一下之后,再次对着景帝说道:“人帝刘启,实不相瞒。你服用长生不老药的事情已经惊动了天帝。不过诸位仙家早到了五十天,这样,你就当我们这些仙家没到,那长生不老药你也不用等到五十天之后了。现在就服用了吧,这样我们这些仙家便师出有名了。”

  听到了这样的话,景帝哪里还敢再吃。当下只是一个劲的磕头,不敢再接这位仙人的话。这时,刚刚说话的中年仙人忽然对着武将仙人说道:“赵仙友,你怎么能说出如此大逆的话!今日之事是我等仙家错了,自然应该回到天庭领受天帝的责罚。怎么敢错上加错,你以为当真会瞒得过天帝吗?”

  这几句话说出来,武将仙人顿时没了刚才对刘启的威风。叹了口气之后,对着景帝说道:“人帝刘启,我等仙家现在回到天庭领受天帝的责罚,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之后,这几个仙人同时从景帝的面前消失。几个人消失的没有一点征兆,吓得正在偷眼看过去的景帝大叫了一声,随后两眼一黑,晕倒在了地上。这一嗓子终于惊动了跪在了他身边的内侍总管,老总管急忙站起来,冲着景帝说道:“陛下醒来……陛下醒来……”

  这几声过后,景帝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才看到自己哪里是在外面的地上,还赤身**的躺在池子里面。那位内侍总管正紧张兮兮的看着自己,看到自己醒来之后,马上叫过站在一边服侍的内侍。倒上一杯温热的蜜酒之后,服侍着景帝将一杯蜜酒都喝了下去。

  一杯温酒喝下去之后,景帝感觉好了很多。这时,内侍总管用绢帕擦了擦景帝脑门上的冷汗,嘴里恭恭敬敬的说道:“陛下,您是梦魇了。让人去请宫中的御医来吧,您要是在梦中被惊到了可不得了。”

  “不用那么麻烦,朕只是魇到了。再说朕也没有那么娇气,明天早上睡醒之后,便什么都忘了。”景帝说话的时候,突然发现正在服侍自己的内侍总管脸色惨白。好像是大病初愈一样,除了这个内侍总管之外,剩下几个等着服侍自己的内侍、宫女都是和内侍总管一样的表情。

  这个时候,景帝的心里突然现出一丝不好的预感,当下对着内侍总管说道:“你们的脸色也不好,怎么,刚才和朕一起每梦魇了吗?”

  “陛下取笑了”内侍总管不是很自然的笑了一下,不过看到景帝陛下正在盯着他的时候,这位总管大人便不敢再有隐瞒,当下继续对着景帝说道:“陛下赎罪,刚才我靠着墙打了个小盹。今晚也是邪门了,打个盹竟然还梦到天上的神仙下凡。对了,梦里还有陛下您。”

  这几句话说的景帝本来已经平稳的心跳又开始加速起来,就在他要开口询问内侍总管梦到什么的时候,池子地下有一个小小的锦盒浮了起来。这个正是淮南王进贡来的长生不老之药,后来又被景帝命人重新打造一个专门盛放长生不老之药的锦盒。

  锦盒浮到了景帝的身边之后,上面的盒盖自己脱落,露出来里面一个蜡封的小小药丸。本来一直拿长生不老药当作至宝的景帝,这次看到竟然吓得魂不附体。当下“嗷!”的一嗓子,赤身**的从池子里面跳出来。随后惊恐的对着身边的内侍总管说道:“快,请窦婴来,请丞相来见朕……”

  等到窦婴从被窝里面被人掏出来,快速的换好了官服之后,在一种侍卫的簇拥之下,上了软轿随后向着皇宫的方向跑去。就这样看到窦婴的时候,已经是过了差不多大半个时辰之后。

  听着内侍总管将刚才发生的时候说了一遍之后,当说到所有服侍景帝的人都做了同样的一个梦的时候,这位丞相大人的眼睛便已经直了。等说到景帝陛下醒来之后,那个装着长生不老药的锦盒从池子里面凭空冒出来之后。窦婴忍不住直接对着景帝去了:“陛下,现在拿长生不老药何在?不是已经销毁了吧?”

  “那样的宝物,怎么可能说销毁就销毁了?”景帝看了窦婴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谁知道这个是不是有人故意在混淆视听,趁着这个机会来图谋朕的宝物……”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