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二百一十三章 腰牌
  小任叁泡在大木桶里面的水也没断过,小家伙的身体本来就是粉白粉白的,泡到天黑的时候,全身泡的惨白不说还都是褶皱。小任叁已经晕了堂子,飘在水上带着哭腔说道:“放了人参吧……再泡就泡烂了……”

  小任叁在泡澡的时候,王府和外面都城的百姓每人都喝了一杯小任叁的洗澡水。就连住在馆驿里面的朝廷和七国的侍臣,也将洗澡水兑在了蜜酒、茶汤里面让他们喝了下去。小刘喜也是说话算话,救了自己的臣民不说,每人还发了一吊小钱。

  跟着自裁使臣一起送来的那十二具尸首也不敢留着了,小刘喜命人将这十二具尸体一起焚化,事后重重的抚恤了这十二个人的家属。一切都处理完毕之后,吴勉和归不归开始调查幕后黑手是谁。就算确定了吴王刘濞脱不了干系,也要知道动手的是谁。

  趁着这个时候,在内侍总管的陪同之下,小刘喜回到自己的寝室休息。内侍总管服侍他换上了睡衣之后,突然用一种古怪的语调说道:“淮南王殿下,你倒是很大方嘛。每人解了瘟蛊之后,还要再给一吊钱,看的我都想过去领上一吊钱。喝一口小人参的洗澡水而已,又不吃亏……”这声音曾今几次在吴勉的耳边响起来过,只不过那时候这个声音的主人都是身穿白色斗篷出现的。

  小刘喜也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声音,当下他猛的一回头。盯着自己内侍总管的眼睛。说道:“那么说今天的事情是楼主你的手笔了?之前我还以为楼主你是帮着我的,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看着小刘喜握着拳头的样子,内侍总管微微的笑了一下,说道:“今天这件事不是针对你的,本来按照计划死的会是吴王的使臣和馆驿里面朝廷的使臣。你这寿春城里只会有百十来人陪葬,可惜那么好的计划,被吴勉和归不归搅了。这就有点难看了。”

  “要我寿春城的百姓陪葬……”小刘喜慢慢的重复了一边内侍总管刚才的话,说完之后,这座寝室里面的空气瞬间凝固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小刘喜继续是说道:“楼主,如果成大事要我的百姓陪葬。那么天下霸业小王也不敢再想了,之前与楼主商议好的事情只有就此作废。请楼主另选贤能,淮南国这弹丸之地恐入不了楼主的法眼。”

  “哈哈……”内侍总管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小刘喜说道:“知道了,看来是我想的不周全。从此之后,你淮南国不会在出现这样的事情。再要算计七国和朝廷的话,我在你淮南国境外解决。”

  看到内侍总管给了台阶,小刘喜就着这个台阶走了下来:“小王刚才孟浪了,冲撞了楼主。还望楼主……”

  小刘喜的话还没有说完,就间内侍总管突然怔了一下。随后惊讶的看着自己,好像有什么事情想不明白,有不便说出口。小刘喜瞬间明白除了什么事情,对着自己的内侍总管说道:“好了,这一天你忙前忙后也累坏了。回去休息吧,今天晚上不用你们服侍。旁边就住着三位先生,也不会再有什么事情。”

  小刘喜的话刚刚说完,就听见外面归不归的声音说道:“殿下,还没有休息吗?那么正好,有件事和您说一下……”

  说话的时候,内侍总管已经开门走了出来。站在门前拱手示意归不归和吴勉两个人进寝室答话,看了一眼内侍总管之后,归不归笑了一下,说道:“昨天晚上没睡好吧?看看这黑眼圈,如果你是一般老百姓,老人家我会劝你这半个月禁房事。不过你六根都不全了,禁不禁的也就是那么回事了……”

  调笑了几句内侍总管之后,归不归进了淮南王的寝室。这个时候,吴勉将已经彻底泡晕了的小任叁抱进了他们自己的卧房里。安排好小任叁休息之后,吴勉才到了旁边淮南王的寝室当中。他进来的时候,正好听到归不归再和小刘喜说道:“殿下,这件事应该不是对你来的。老人家我查了一下,吴王使臣自裁的现场,有一位朝廷使臣的随从。当下他已经已经百分之百的染上了瘟蛊,这么大的事情当然要回去向朝廷使臣汇报清楚。如果不是小任叁的洗澡水。这个时候,朝廷使臣当中应该已经没有活人了。”

  小刘喜答应了一声之后,看着归不归说道:“先生,那么你的意思是这件事都是那七国叛军做的喽?”

  “诶?”归不归好像没有听明白小刘喜的话,看着他咋吧咋吧眼睛,笑了一下之后,才继续说道:“殿下说的是,不过也有可能是什么其他的势力,把这个屎盆子扣在吴王的头上。反正他们现在正在和朝廷打仗。这个屎盆子不给吴王,天下的诸侯都不答应。”

  说完之后,看了一眼淮南王已经换好的睡衣,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那就不耽误殿下休息了,等到明天我们在谈。希望那个装神弄鬼的见好就手,怎么说淮南国也是殿下的地盘……”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和从头到尾一个字走没有说的吴勉走出了小刘喜的寝室。回到自己的卧房之时,见到那个一丝不挂的小任叁还在被窝里呼呼大睡。当下归不归冲着目无表情的吴勉笑了一下,说道:“怎么样?刚才听没听出来一点有趣的事情?”

  “小家伙有事瞒我们”吴勉坐在小任叁的身边,看着老家伙继续说道:“他故意不提问天楼的势力,把祸水引到吴王哪里。如果吴王真想动朝廷使臣的话,不需要这么麻烦,直接派人去使臣馆驿中把他们杀光就好,何苦白白的搭上自己使臣的一条性命?”

  归不归呲牙一笑,说道:“是啊,你能看明白,老人家我能看明白。不过最应该看明白的人却在装糊涂,这个太有意思了。”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感觉寝室门前凭空多了一个陌生人的气息。这个人先是一动不动的守在淮南王寝室的门口,侧耳倾听了一会。确定周围没有人之后,他掏出来一柄细长的短刀。将短刀慢慢的插进门缝里面,随后手腕一点一点摆动,将里面已经插好的门栓轻轻的拨开。

  感觉到门栓被拨开以后,这人慢慢的打开了房门,正打算进房门的时候,突然看到面前站着一个二十多岁,却满头白发的年轻人。正是刚刚还在隔壁的吴勉。

  吴勉看了一眼这个几乎都没有术法的男人,有些纠结的对着他说道:“你这样的修为也要在刺杀淮南王吗?还是你们把这里想的太简单了?”

  这人见到了吴勉之后,身体本能的向后退开。这个时候才发觉身后已经有一个老得不像样得老头子站在了自己的身后,这人并不知道淮南王近前还有这样的两个人,愣了一下之后,明白今天这事成不了。马上要使用五行顿法离开之后,不过就在他催动术法得时候,眼前突然一花,那个白头发得年轻人突然到了他的身边,随后就见这个白头发抬起了巴掌,对着自己的嘴巴就是一下子。

  “啪!”的一声之后,这人便什么都不知道了。归不归走过来在他身上翻找了几下,最后找到了一快淮南王府的腰牌。这个时候,小刘喜也仗着胆子走了出来。看了一眼腰牌之后,说道:“这一块是上一代淮南王府出的腰牌……”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