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二百二十七章 鸽子
  这时候的归不归已经缓过来这口气,当下他凑到了吴勉的身边,看着倒在地上的项羽魂魄,说道:“老人家我就说当初看着项羽的魂魄那么别扭呢,敢情它给人炼化过。炼化魂魄的人也是高明,如果不是项羽在我老人家的身体里面滋养了这么久。和老人家我有了感应,谁都看不出来他的魂魄被炼化的痕迹。”

  这时候,小任叁也凑了过来,看了一眼项羽的魂魄之后,对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看你还敢不敢嘴贱了?不是我们人参说你,你说谁不好偏偏去说虞姬。那大美人也是你敢瞎说的?我还等着听项羽说他和虞姬的爱情故事呢,手绢都准备好了,结果被你搅合了。还看你下回还嘴贱?”

  三个人当中,吴勉一直偏向小任叁,加上现在自己的术法已经空了。归不归现在只能咬牙忍了,他当作没有看到小任叁,直接对着吴勉继续说道:“不过炼化他的人到底想干什么。老人家我就想不到了,看样子项羽的魂魄已经已经炼化的有些念头了。但是那个人却一直把他仍在乌江里面,这个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现在看起来,炼化项羽魂魄的人八成就是那个喜欢带斗篷的问天楼主。当初乌江一役,项羽的死也和这个人有关。加上最近这些事情,就连归不归也越看越糊涂了。如果说当初项羽的死是为了帮助刘邦得天下的话,那么现在天下已经姓刘了。这个喜欢带斗篷的人,为什么还要继续掺和到刘邦子孙的内斗当中?

  不过这些事情在荒郊野外的也想不明白,他们从馆驿出来的时候就晚,折腾了一阵子之后,眼看着天就快亮了。当下趁着项羽的魂魄动不了,归不归再次将他收入到自己的身体当中。重新回到归不归身体里面之后,项羽的魂魄再次处于了昏睡的状态,起码不将他放出来的话,这个魂魄不可能自己出来。

  回到了馆驿之后,很快天色便亮了起来。吴勉收了术法,那些随从很快的从睡梦当中醒了过来。警觉一整夜竟然没有人守夜,随从总管当下到吴勉和归不归的面前请罪。归不归倒是很大度,把手一摆之后说道:“没人守夜就没人守夜,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几个一不是什么高官诸侯,而不是商家巨贾。一晚两晚不守夜也没什么,把心当肚子里,再说了,真有什么事情,还不知道谁保护谁呢。”

  “那是,几位老爷都是神仙一般的人物,自然不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比得了……”随从总管千恩万谢了半晌之后,张口对着面前三个人继续说道:“还有件小事要麻烦三位老爷,之前老爷们说沾沾脚就走的。后面我们石继续歇马几天,还是换个地方继续游玩。如果要启程的话,那么还是老爷们上下地址,小的这就去安排。”

  没等归不归说话,小任叁已经先一步对着随从总管说道:“着什么急?再让老不死的浪两天吧。等他浪够了自然就要催你们赶紧去下一个地方了。”

  随从总管这一路上已经习惯了小任叁这么称呼归不归,他即不敢笑也不敢接茬。最后还是吴勉开口说道:“我们在这里多住几天,什么时候要走自然会通知你。好了,没什么事情的话你就退下去吧。”

  这一路上吴勉也没有和总管说这么多的话,冷惯了突然给了一杯热水,这位总管瞬间有了一种这个白头发男人还好说话得错觉。

  总管最后对着三个人行了一礼之后,按着当初在淮南王府对刘喜得规矩,倒退着离开了他们这间房屋。这位总管先是将众人召集起来,派下了各自得分工。随后又重新回到了吴勉三个人的房门口,他也不进去侧耳倾听了里面三个人还没有叫人进去伺候的意思。总管这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在桌子上面铺好了一张小小的绢帛,随后找出来笔墨,将昨天晚上自己这边众人昏睡的事情,写在了绢帛当中。

  等到墨迹干了之后,总管将绢帛叠成了一个四方块,将它封在一个小小的蜡丸里面。随后将这颗蜡丸牢牢的握在了手心里面。最后总管第三次的经过吴勉三个人的房间,听到里面还是小任叁在和归不归玩笑的声音。确定了这三个人没有发现自己的动作之后,这才去了馆驿的驿丞那里,将蜡丸绑在在一只信鸽的腿上。随后将这只信鸽照着淮南国的位置放飞了出去。

  一切做好之后,总管才没事人一样回到了吴勉三个人房间的外面。开始跟着其他的随从一起做起活来。

  午饭的时候,照例还是这位随从总管伺候来回伺候。就在酒菜上起三个人准备吃饭的时候,归不归突然反常的笑了一下,随后屏退了其余的随从,只留了总管一个人在这路伺候。

  看着其他随从都走光之后,归不归这才对着小任叁使了一个颜色。小家伙心领神会的从怀里面拿出来一只已经烤熟的鸽子,直接将这支烤鸽子丢给了随从总管,随后说道:“这么多天都你伺候我们三个,今天反过来我们三个伺候伺候你。来,趁热吃,人参我刚刚烤好的,现在吃皮都是脆的。”

  这支鸽子烤熟了不假,不过鸽毛未退便直接放在活上烧烤。总管拿在手上的时候,一股焦臭的味道直冲七窍。不过这时他已经没有心情计较这烤鸽子的成色了,总管已经认出来手里面这只鸽子正是早上他放出去的那一只。虽然外貌上已经分辨不出来,但是鸽子腿上还绑着一个蜡丸,看样子应该是鸽子烤熟之后,又将这个蜡丸重新绑在鸽子腿上的。

  没等三个人开口,这位总管已经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他一边擦着冷汗一边说道:“三位老爷不要误会,小的这都是按着淮南王殿下的王旨做的。淮南王他老人家怕小的伺候不好三位老爷,让小的将三位老爷每日的行程都禀告给他老人家知晓。他老人家也是想让小的伺候好三位老爷。”

  “谁问你这个了”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声,指着总管手里的鸽子说道:“都说是特意为了你烤的了,老人家我摔死的鸽子,吴勉拔的毛,小任叁给你烤的。来,尝尝咸淡吧。我们三个这辈子也是第一次干着活,可不许说不好吃。”

  归不归已经说话了,当下总管只能硬着头皮一口一口的将鸽子吃了下去。撕开之后才看到这鸽子只是外面的一层皮熟了,里面的血淋淋的一片,更有甚者内脏和鸽子屎也没有去除。一股腥臭的味道闻着总管差点呕吐出来……

  归不归笑呵呵的看着总管吃完了鸽子之后,对着总管说道:“这次的味道是不是差点?没事,后面的还有机会。不过你也不是很给我们三个人面子,看看这一地的碎骨头。算了,也没人和你较真。还有,这次的鸽子有点小了,是不是没吃饱?这样,下次不止是鸽子,连笼子也要一起吃下去。”

  这话说完,总管已经再次给归不归跪了下去,对着三个人说道:“小的也是上支下派,这件事由不得小的做主。三位老神仙别跟小的一般见识……”

  “吃个鸽子至于吗?”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声,随后递给他一个小小的绢帛,说道:“这个是我们三个人今天都做什么了,都替你写好,就不劳你费神了……”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