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尸火
  从这天起,吴勉和归不归这些人就算是常住在这里了,而总管还是每天都给淮南王通报这里的消息,只不过这天之后同样的消息都要归不归先看一眼,没有什么出格的地方之后,总管在用信鸽将消息带到淮南王的手里,

  这个只能算是一个小小的插曲,吴勉、归不归的主要心思还在用在了楚霸王项羽的身上,在总管的配合之下,归不归、吴勉找机会又将楚霸王的魂魄放了出来,这次老家伙学了乖,将项羽放出来之后他就躲到了吴勉的身边,

  几乎和上次一样,只要没有人刺激项羽,他还是文质彬彬的,嘴里除了虞姬之外,从来不说当年他几乎称霸天下的事情,趁着这位昔日的霸王没有什么杀伤力的时候,归不归小心翼翼的靠上前,检查了他的身体,

  对于不使用术法的归不归来说,项羽的身体还是好像空气一样,不过归不归毕竟也是方士一门的名宿,没用多久就发现了问题的所在,老家伙嘬了嘬牙花子之后,说道:“真的有些麻烦了,霸王的魂魄被尸火淬炼过,现在就算把他送下去轮回,下面也不敢收留他,”

  “尸火,”这两个字吴勉好像在哪里同说过,不过细想的时候又想不到是从哪里听说过的了,看着吴勉皱着眉头的样子,归不归便开口说道:“尸火当年在武王伐纣的时候出现过,就是在鹿台烧死纣王的那一把火,传说尸火是纣王从引仙台上采下来的仙火,烧死纣王之后火势不受控制,将整个皇宫都全部烧毁,武王的军队虽然撤了出来,不过宫里面的内侍、宫女和奴隶有烧死了三千余人,当时的那场大火非人力所能扑灭,就连武王军中的术士借来十二个时辰的雨水都没有浇灭,最后大火一直烧了三天三夜,将整个皇宫全部烧毁之后,没有东西可烧了这场大火才算慢慢的熄灭,”

  归不归说完之后,吴勉还是有什么想不通,当下,他皱着眉头向归不归说道:“为什么我没有听过这个,我之前在秦宫的方士集录里面见过尸火这两个字,是不过寥寥数笔就带了,没有详述尸火的出处,谁看了都会把它和普通的鬼火混淆,”

  “那是你当然看不到了,几乎所有留在在外面有关尸火的书简都被焚毁了,”看着吴勉更加不明白的眼神,归不归很有满足感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这个还是你师兄燕哀侯做的决定,当初鹿台大火的时候,武王的随军术士看出来这火势太邪,他偷着留着一点火种,随后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都等不及武王册封诸侯国,当下悄悄的带着火种进了身上老林中,开始对这火种试炼,不过让他想不到的是,当处几乎所有人对那年的那场大火都想错了,压根就不是什么大火将整个皇宫烧毁了,那天大火烧的只是纣王和皇宫里面人的魂魄,只是这魂魄烧着之后的温度太高,连带着的点燃了整个皇宫,“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顿了一下,看了一眼还在听他说着的吴勉,很是满足的笑了一下之后,这才继续说道:“这个就是尸火了,后来这个术士又发现尸火可以炼化魂魄,只要控制好尸火的大小,便可将魂魄炼成一种无坚不摧的怪物,魂魄的能力越大,变成得怪物便越强大,而且只是炼化之人一人的指挥,

  后来这种尸火便流传了出去,当时有几个缺德的王八蛋等不及收集死人的魂魄,开始杀活人炼制魂魄,当时就有几个诸侯国里一个村子一个村子的被修士屠灭,再后来你那位老师兄燕哀侯知道了尸火的事情,说那些炼制魂魄的修士违背天道,带着人将所有用尸火炼成魂魄的修士几乎全部斩杀干净,所有的尸火全部熄灭,防着有人再想办法收敛尸火,燕哀侯仗着他燕国国君的身份,联络了包括周天子之外的天下诸侯,由周天子发布敕令,天下修士门派当中,所有有关尸火的书简全部收集起来销毁,此后任何人不得再提有关尸火的事情,有私藏这些书简的修士按杀人的罪名论处,后来的燕哀侯建立方士一门,也不能说和这个没有关系,”

  归不归说完之后,小任叁从地下冒出来了小脑袋,对着这个老家伙说道:“老不死的,不是说尸火都被熄灭了吗,这怎么又出现了,”

  “这个就要去问那个炼化项羽的那个人了,”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对着项羽说道:“霸王,还记得你在吴江的时候,有谁把你架在火上烤吗,你仔细想想,老人家我给你报仇……”

  “架在火上烤,”项羽直勾勾的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他全身的毛发都跟着站立了起来,对着吴勉和归不归说道:“谁敢那样待我,我是西楚霸……”就在王字马上就要出口的时候,吴勉看出来他又要变成之前的那个状态,先一步下手,用一根手指头将项羽点的倒了下去,

  就在归不归打算再次将项羽的魂魄收回自己体内的时候,三个人对面的废墟里面,突然有一个尖沥的声音传了出来:“想不到这穷乡僻壤里面会有人知道尸火的存在,好吧,看在你们还读过几天书的份上,把项羽的魂魄留下来,你们就可走了……”

  说话的时候,从对面的废墟里面走出来一个高高大大的中年男人,这个男人出来之后,浑身上下身上散发这一股若有若无的白气,现身之后,看了三个人一眼,说道:“我们你们都是吃了长生不老药的人,不过我答应了别人,一定要将楚霸王项羽带回去,那个人算到了你们会发觉这个魂魄被人炼化过,不过还有人能知道还有尸火,这个他应该已经想不到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小任叁的身子一矮已经再次钻到了地下,归不归将项羽的魂魄收到了自己的身体,随后快步的躲到了吴勉的身后,在吴勉的背后对着中年男人说道:“那个人就不能亲自来吗,他之前不都是派傀儡过来吗,怎么,这次连傀儡都不舍得,还是说老兄你就是那个人的傀儡,”

  看到了归不归将项羽的魂魄收回自己的体内之后,那个从废墟里面走过来的中年男人皱了皱眉,随后开始慢悠悠的向着吴勉和归不归这边走过来,一边走着一边对着对面的两个人说道:“那就是没有说的必要了吗,”

  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候,中年男人突然抬手对着归不归和吴勉这边虚劈了下来,这人的手落下的同时,一股罡风对着两个人扑面而来,吴勉冷笑了一声,正打算动手接下来的时候,心中突然一动,拉着背后的归不归闪身躲开了这股罡风,就在他们俩躲开的同时,两个人刚才所在位置上的两棵大树被当中?刷刷的被挖去了一大块,两棵大树的上半部承受不住重量,轰然倒塌,

  本来这样的术法在吴勉、归不归的压力也没有什么,只不过在两个大树的地上并没有发现碎木之类的东西,中间缺失的一部分就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如果刚才那一下子是对着吴勉和归不归脑袋去的,那么他们两个人就算有长生不老的体制,顾忌是命丧多时了,

  而中年男人看到一击不中之后,自己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怪异了起来,当下还要对着吴勉、归不归再来一下的时候,冷不丁对面白头发的年轻人对着他大声喊道:“该我了……”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