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二百三十四章 次等的皮囊
  现在说什么也晚了,当下仇力起了拼死一搏的心思。反正也这样了,倒不如豁出去。拼出死去,或许还能拼出来一条生路。

  不过仇力和现在的的归不归实力相差的太过悬殊,老家伙好像老叟戏顽童一样,将仇力的术法一一化解。还在抽空用剑身对着仇力的脸颊来上那么一下,左右脸各自抽打了一下之后,仇力的嘴里基本上已经不剩几颗好牙了。

  这还是归不归存了戏耍的心,如果真想要仇力的命,那也只是眨眼间就能做成的事。

  “不打酿!”仇力自己突然大吼了一声,只是没有了门牙之后,再说什么都颠牙倒齿,体现不出来要说的气势。

  归不归将手背了过去,笑眯眯的看着仇力,说道:“好,老人家我听你的,说吧,你想怎么样?”

  仇力先将嘴里的碎牙连同鲜血都吐了出来,都吐干净了之后,才对着归不归说道:“再打虾困也木什么疑似了,给欧一格痛快!(再打下去也没什么,给我一个痛快!)”

  归不归掏了掏耳朵之后,对着仇力说道:“之前有人和我老人家说过,听别人的话不能用耳朵,要用心。小家伙,不是老人家我说你,就你刚才这两句话,不用心真的听不明白你要说什么。”

  看着仇力怒目圆睁的样子,归不归呵呵的笑了一声,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放心,现在没人要给你一个痛快。老老实实的跟着我老人家回去,先给你弄死的那几个人超度一下,然后老人家我还有事情要问”

  话说了一半的时候,归不归本来还笑嘻嘻的表情突然没来由的怔了一下。随后他的身子慢悠悠的在原地转了一圈,重新转回来之后,对着空气说道:“让我猜猜你是谁问天楼主,是吧……”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对面的河水水面上凭空的出现了一个人。这人带着一身白色的斗篷,挡着了脸上的面容。正是几年前最后一次在淮南王府露过面的问天楼主,这个喜欢带斗篷的人现身之后,先是冲着归不归拍了几下巴掌。随后说道:“倒是是归不归,这个距离能发现我的人,你是第二个。不过这也没什么难看的,第一个是你师尊徐福……”

  问天楼主现身之后,踩着河水慢慢的走到了岸边。刚刚过来的仇力全身上下都湿透了,而这位问天楼主除了鞋底那一层之外,鞋梆连个水花都没有溅上。站到了归不归的对面之后,他继续说道:“本来想让你再出出气的,不过既然被不归兄你发现了。那我不出来就太失礼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问天楼主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对面的挺着脖子等死的仇力一眼,怪笑了一声之后,他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怎么说我们一百多年前,也同住一栋楼。看着那个面子上,这个人让我带走。算我欠你一份人情。怎么样?我求一次人不容易,千万不要驳了我这个面子。”

  “没问题……”看到了这人出现之后,归不归脸上的笑意更盛,同时他握着古剑的手指也紧了起来。嘿嘿一笑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人就在这里,带着他走吧。这世上也就两个人值得我老人家卖个面子,一个是席应真,那个爸爸我真惹不起。另外一个就是楼主你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冲着仇力的方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问天楼主将这个人带走。

  “不归兄,你这样真的让我有些不好意思。”问天楼主站在原地没有丝毫要走过去的意思,怪笑了一声之后,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随后继续说道:“不过我的胆子有点小,而不归兄你手上的古剑杀气太重。这副皮囊是我在附近临时得的,靠他实在不敢紧接不归兄你。如果伤在你的手上,附近还没有可替换的皮囊。那就太难看了……”

  说到这里,问天楼主很是为难的跺了跺脚,随后继续冲着归不归说道:“不归兄,这样好不好?你把手里那柄剑扔过来,手里抓着点东西,我的胆子才能大一点。要不然的话,我真怕过去带仇力走的时候。你失手这柄剑自己劈过来,不管是伤着我还是伤着他都难看……”

  “好”归不归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干干脆脆的将手里的古剑对着问天楼主扔了过去。只是老家伙好像是失了手,古剑早早的落了地。如果这时候找人用尺子量一下,就会看到这柄古剑正在两个人中间。

  “老了,真是不中用了……”看着掉在二人中间的那柄古剑,归不归干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不过这样也算是差不多了吧,你也不用担心这柄剑会自己劈过……”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仇力突然向着古剑落地的方向扑了过去。他身体作出动作的同时,远处的那柄古剑也跟着有了反应。“嗖!”的一声向着仇力的方向飞了过来。

  只是眨眼的功夫,仇力已经再次握住了自己的这柄古剑。随后仇力快走了几步,站在了刚才古剑落地的位置,对着归不归和问天楼主二人大声喊道:“个样好不好,梨门两格动手,碎硬了欧就跟蛰碎狗(这样好不好?你们两个动手,谁赢了我就跟着谁走)”

  “真是难看……”问天楼主看着仇力的样子笑了一声,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如果不是有事要问他,这么难看的人我不会让他继续干扰我的目力。不过现在……”这几句话,还没有说完,问天楼主的身体突然从原地消失。就在他消失的同时,对面的归不归脸上露出来一个古怪的笑容,随后这个老家伙的身体也瞬间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这两个人消失的同时,仇力已经感到大事不妙,当下他握着古剑回身就跑。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上使用五行遁法,只求归不归和问天楼主先打起来,抓住了这个机会,他才可能会逃出升天。

  不过和料想的不一样,仇力的身子跑出去不久。身子突然一僵,还保持在奔跑状态下的仇力身子横着就飞了出去。就在他摔出去的一刹那,问天楼主突然出现在仇力的身边。他伸出手来抓住了仇力的衣领,一声怪笑之后,带着仇力一起再次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笑声还没有停下,空气中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嘭!”的一声,已经消失的两个人再次现出身形。不过这时两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失去了平衡,分别向着两个方向摔了出去。随后,归不归出现在了仇力倒地的位置。他从还处于僵直的仇力手上拿过了短剑,随后看着问天楼主倒地的位置,笑嘻嘻的说道:“这怎么话说的?老人家我本来还想送送你的,谁能想到撞到一起了。不过不是我老人家说你,你这次选的皮囊真是差了许多。也就是比上次的那一滩碎肉能强一点,那么多好皮囊都哪去了?还是说你看不起我老人家,好东西都去招呼大方师了,这样的次货才想到老人家我……”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问天楼主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冲着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论起术法来,不归兄你还在那位大方师之上。如果不是来不及的话,我也不会这么失礼。不过这个人今天我是无论如何也要带走,不管使用何种手段……”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