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二百六十五章 无主之地
  片刻之后,一个四十岁左右,身穿麻衣的男子沿着山路走了出来。这个男子一脸的金钱癣,笑起来的时候,脸上的癣疾乱颤,看着说不出来的滑稽。走到草庐近前,男人的眼睛紧紧盯着小任叁当在身后的酒坛子,喉头涌动咽了口唾沫之后,陪着笑脸对着吴勉几个人说道:“几位仁兄安好,在下行路路过此地,被这惊世的酒香引至此处。各位仁兄看着就是心慈面善之人,可否给行路之人一碗酒喝?”

  “没有!”没等吴勉喝归不归搭话,小任叁已经将两只小胳膊张开,好像母鸡护住鸡仔一样的站在酒坛之前,一脸嫌弃的对着麻衣男人继续说道:“你哪只眼睛看出来他们俩是好人的?实话告诉你,他们俩都是打家劫舍的山贼。看见锅里面的肉了吗?那是没人来赎的肉票。快点走啊,要不然下顿就吃你了……”

  麻衣男人有些怯意的看了锅里的肉块一眼,不过注意力马上又转移到了小任叁身后的酒坛上。犹豫了一下之后,再次陪着笑脸对面前这三个人说道:“这位小仁兄说笑了,这样清静的所在怎么可能会是大王的山寨?再说了,人皮和野猪皮在下还是认得清的。总不会是嫌人肉膻腥,又兑了一半的猪肉吧?”

  “你怎么知道人肉膻腥的?你吃过人肉!”小任叁大叫了一声之后,指着这个人说道:“看着你就不像好人,快走快走……再不走的话就弄死你,给那些被你吃的人报仇……”

  “别听小孩子胡说,我们几碗酒还是管得起的。”没等小任叁说完,归不归突然咯咯一笑,打断了小家伙的话。随后老家伙推开了拦在酒坛前面的小任叁,亲自给这人舀了一瓢酒。小家伙心疼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看着吴勉也没有给他做主的意思之后,任叁抓住了归不归舀酒的手臂,拼命的一阵猛摇,生生的将一半的果酒又倒回了酒坛中。

  “小孩子没见过世面,见笑了。”归不归呵呵一笑,将手里的水瓢递了过去。麻衣男人将手掌在衣服上擦了擦,随后小心翼翼的接过水瓢。先是深深的吸了口酒香,随后一脸陶醉的将这瓢果酒一饮而尽。

  喝干之后,麻衣男人闭上眼睛回味了半晌。等他睁开眼睛打算再讨一瓢果酒的时候,才看到小任叁已经抱着半坛子果酒一溜烟的跑回到了草庐当中。进来之后,小家伙马上就用所用能用到的东西堵住了木头门看那麻衣人的酒量,敞开喝的话再开一坛子是免不了的,要是归不归和那人假客气,临走让他再拿上一坛酒,小任叁能和那个老不死的拼命。

  麻衣男人干笑了一声之后,将手里的水瓢还给了归不归,说道:“有生之年能喝到这样的美酒,真是三生修来的福气。本想再讨一碗的,又怕折了下一世的福气,只好作罢了。”说完之后,麻衣男子对着吴勉和归不归二人深施了一礼,礼毕之后才继续说道:“在下秦不佑,谢过几位仁兄赏酒,他日若有缘,秦不佑定当报答今日赏酒之恩。”

  说完之后,这个叫做秦不佑的麻衣男子也不问吴勉、归不归该如何称呼,自己转身向着来时的路走了出去。看的吴勉和归不归都有些发愣,难不成这个人就是为了这一口酒来的?除了小任叁之外,还会有人这么好这一口杯中之物吗?这人身上虽然没有显现出来修士的气息,不过就凭着无声无息到了草庐外才被吴勉、归不归发现这一手,任谁也不会相信这人的身上没有术法。

  眼看着秦不佑就要离开草庐的时候,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轻轻的拍了下脑袋之后,转头对着吴勉、归不归两个人说道:“看看我这记性,两位仁兄,还有一件事情要打听一下。两位听没有听说过这望天山上有一处叫做鬼门关的所在?”

  归不归和吴勉对了一下眼色之后,老家伙嘿嘿一笑,指着草庐后面的一处所在说道:“屋后面有一处所在,以前传说闹过鬼。也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那么什么鬼门关……”

  “哦?仁兄说的是屋后吗?”秦不佑手搭凉棚向着归不归说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后很是不见外的走了过去。刚才的心思都在那半坛果酒上,现在再看过去,果然看到了一片好像正在呼吸的土地。

  看到了那片土地之后,秦不佑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欣喜的表情。回过头来冲着吴勉、归不归说道:“两位仁兄……”

  “住口吧。”没等秦不佑说完,吴勉实在忍无可忍,对着这个麻衣男人说道:“你这到底什么礼数?看不出来我的面相和这个老家伙差着一百多岁吗?刚才是不是还把那个小家伙也算进来了?你想和谁客气就和谁单论,这荒郊野外的也不用那么客气。”

  “这位仁兄教训的是”秦不佑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随后指着还在一呼一吸的土地,转身对着归不归说道:“不知道这片土地,仁兄有没有出让的打算?在下找这样的地脉已经找了多年。还求两位仁兄成全……”

  这句话说完,吴勉重重的喘了口粗气,当下转过身子不在理会这个叫做秦不佑的男人。而归不归好像听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一阵哈哈大笑之后,对着秦不佑说道:“秦先生说的严重了,这片本就是无主之地。我们……哥俩只是看重了这片风景,才搭了个草庐住在这里的。秦先生想要这片无主之地也是不难,只要等到我们哥俩住的厌了之后,你住过来便是。到时候这间草庐也给你留着,需要什么你自己置办便是。”老家伙说到‘哥俩’的时候,看到吴勉一脸纠结的表情,脸上的笑意更盛,笑的那位秦不佑有些莫名其妙。

  听了归不归的话,秦不佑微微的皱起了眉头。迟疑了一下之后,他有些为难的说道:“不知道二位仁兄还要再住多久?这样,长安城外有在下的一处宅子和三百亩山林。如果二位仁兄不嫌弃的话,在下愿用那里的宅子和山林赠予二位仁兄,来和两位交换这处所在。两位看着都是修道之人,寿数不必我们凡人。过个二三十年之后,这里还会交还给二位仁兄,如何?”

  这人一口一个仁兄的叫做,吴勉早已经不厌其烦。只不过听到他要借用这里二三十年,正好就是鬼门关开启的日子。心里好奇他这是要干嘛,竟然耐着性子听完了他的话。

  秦不佑说完之后,吴勉和归不归兑了一下眼神。归不归嘿嘿笑了一下,对着麻衣男人说道:“秦先生也不用自谦,大家都是修士,阁下也不必用凡人自谦。”

  说到这里,老家伙顿了一下,看着秦不佑的脸上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之后,他才继续说道:“不过恐怕还是让秦先生你失望了,我们哥俩刚刚住在这里没有几天,这山中美景没有看够,还不想那么早离开。还是那句话,你等我们住上二三十年之后,住腻了自然就会搬走,到时候也没有人会跟秦先生您争这一片的美景了。”

  听到了归不归说到他和吴勉还要再住二三十年之后,秦不佑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他对着吴勉、归不归说道:“不过这片地脉在下志在必得,既然是无主之地,那么在下搬过来,大家做个邻居总是可以的吧?”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