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二百六十六章 邻居
  “滚蛋!”秦不佑的话刚刚说完,就听见小任叁在草庐之中大声喊道:“就知道你没按着什么好心,还在在这个天天蹭我的酒喝?呸!瞎了你的狗眼……”小任叁认定了这个麻衣男子是来打他这几十坛子果酒主意的,当下撤着嗓子大声喊道:“老不死的,今天有他没我!你要是敢松牙把他放进来,人参就死给你们看可怜我这个没人疼的啊……那个老东西不理我……你们这些王八蛋还合伙欺负我,还有天理吗……”

  小任叁的哭声让归不归有了台阶,老家伙冲着秦不佑摊开了双手,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你那位小仁兄似乎不太愿意这里多一个人,阁下还是回去吧。要不给我们一个地址,这里住腻了之后,你这三位仁兄去府上拜望,顺便请你过来居住。”

  看着这条路也被堵死之后,秦不佑的脸色极为失望,勉强着对吴勉、归不归的方向施了一礼。看他的样子还想说点什么,不过话到了嘴边之后却变成了一声叹息,最后这个麻衣男人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一回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直到这个人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吴勉、归不归的眼前之后,老家伙才嘿嘿一笑,回头冲着还躲在草庐里面的任叁说道:“出来吧,没人和你去抢酒喝了。不是老人家我说你,你看看谁家孩子有豁出命护食的?”

  老家伙说完之后,草庐的大门没看,不过任叁的小脑袋却从他的脚下露了出来。看了一圈没有发现秦不佑的踪迹之后,小家伙这才钻了出来。看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这个姓秦的不会再来吧?你说我要不要把那二十几坛果酒都藏到地下去?”

  “今天他就是出来露个脸,和他打交道的日子在后面。回来……”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小任叁转身就往草庐那里跑。好在他的小粉腿刚刚迈开,就被归不归一把拽了回来:“没说这个秦不佑来琢磨你那点家底的,他不像你,就眼前那点玩意儿。”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的眼睛一直盯着秦不佑消失的位置。看了半晌之后,嘴里面突然蹦出来两个字:“地珠?”

  “应该就是它了”归不归回头冲着吴勉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能说出来地脉,八成就是为了地珠来的。徐福那个老家伙的地图,天底下只有你一个人知道,老人家我可不相信这个秦不佑是为了地图来的。不过也要小心鬼门关开的时候,被这个人搅了局,在误打误撞的进了地图的所在。为了个芝麻,结果得了一个西瓜……”

  地珠是地脉里面独有的一种天材地宝,也是炼制长生不老药当中不可或缺的材料。之前淮南王已经派人将汉境中已经发掘的地珠差不多都购入到了淮南王府之中,现在这种天材地宝已经在市面上绝了迹,也难怪秦不佑会找到这里来。

  地脉开启的日子就是地珠的成熟之期,也是唯一一个可以进入到地图所在的时期。如果那个时候秦不佑突然出现抢夺地珠,会给他们进入到地图所在位置,增加不少的变数。如果秦不佑这次放弃最好,如若他依旧不死心,还来窥探的话,说不得归不归和吴勉也要用上一点手段了。

  好在接下来的半个多月,秦不佑再没有出现过。就在小任叁都差不多都把他忘了的时候,一天清晨,草庐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吴勉三个人出来查看的时候,就见远处有几十个人正向着这里走了过来。

  这些人大多都是挑夫的模样,不过为首的一人吴勉他们认识,正是半个多月之后,从这里碰了一鼻子灰而离开的秦不佑。走到了草庐近前之后,这位还穿着麻衣的男人冲着已经出门的三个人深施一礼,一开口就犯了吴勉的忌讳:“三位仁兄别来无恙乎?在下也在山腰那里搭建了一座小小的茅舍,现在大家都是邻居了。在下特意备了一点薄礼,算是上次赏酒的回礼。”

  说话的时候,后面的几十个挑夫将各色礼物都放在了草庐之前。里面大都是天南地北的汉境之中的各国美食,能把这些美食都聚拢在一起,秦不佑也算是有点本事了。除了美食之外,还有十坛美酒,相比较归不归酿造的果酒,这十坛谷物酿造的美酒也别有一番风味。

  本来看到秦不佑之后,小任叁就是时刻戒备着。只要这个麻衣男人有一点还想讨酒喝的心思,他就马上回去继续把门锁起来。不过看到了秦不佑送来的美酒美食之后,小家伙的心思一瞬间又变了……

  小任叁也不和吴勉、归不归打招呼,自己蹦蹦跳跳的走到了那十坛美酒旁边。透着酒坛已经能闻到了一股酒香,小家伙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那些挑夫说道:“哥几个在辛苦一下,把这些酒坛都送到对面的草庐里。别和里面的酒坛放混了,小心着点,千万别把酒坛子摔破了。对,就放边上。一会记得问你们东家要打工钱……”

  看着挑夫将酒坛码好之后,小家伙又溜溜达达的走到那几十个食盒之前。挨个的打开食盒尝了几口,一边吃着一边满脸堆笑的对着秦不佑说道:“你看看,来就来呗,怎么还那么见外。大家都是邻居了,以前常来坐坐啊,也别太花钱了,照这样来就成……”

  吴勉看着小任叁这好像换了一个人的变化之后,扭脸对着归不归说道:“跟着你,他真是一点好都没有学到。”

  这时候的归不归也是嘿嘿一笑,冲着秦不佑说道:“恭祝秦先生你乔迁之喜,你看看老人家我这里也没什么东西,想找点回礼都找不到……”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在自己身上摸索起来。翻找了大半天之后,将当天假冒问天楼时,身上佩戴的玉牌拿了出来。随后顺手将这块刻着冲天高楼的牌子递给了秦不佑,再次笑了一声之后,说道:“也就块牌子了,玉质还算上乘,就说比不上和氏璧吧,也差不到哪去了。”

  “一点吃食和酒水而已,怎么敢受仁兄如此贵重的礼物。”说话的时候,秦不佑将归不归已经递过来的手又推了回去,说什么也不肯接受这个回礼。两个人你推我让的时候,一边的吴勉冷冷的看着秦不佑脸上的表情。不过看了半晌,也没有从这里面看出来什么异常的表情来。

  “都是邻居了,以后常来常往的,都别客气……”小任叁说话的时候,已经打开了另外一个食盒,他脸对着归不归和秦不佑那边,一边说话一边从食盒里面抓了一把好像是炖鸡肉一样的吃食,看也不看便塞进了嘴巴里。不过刚刚嚼了几下还没等咽下去,他的小脸已经变得惨白起来。“哇!”的一声,将嘴里面的东西都吐了出来。回头看了一眼食盒里面的东西,吓得眼泪当场就流了下来:“你们竟然吃人参!还是个母参……那么残忍,你们还有人性吗?”说到这里,小任叁蹲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秦不佑被任叁得变故吓了一跳,这孩子吃人参上火了。也是这一盆人参炖鸡人参放的也太多了……

  就在秦不佑不知所措的时候,吴勉将还在嚎啕大哭得小任叁抱了起来,头也不回得回到了草庐当中。归不归笑呵呵的凑过来,对着还在发冷的秦不佑说道:“没事,这孩子吃人参过敏。”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