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二百七十四章 火山登门
  第二次失手之后,秦不佑就好像在这世上消失了一样,再不敢轻举妄动,吴勉、归不归、任叁加上仇力四个人居住在草庐之中,倒也相安无事,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吴勉这几个人也渐渐淡忘了秦不佑这个人,不过期间那个叫做百无求的妖物却时不时的来过几次,虽然之前在这里吃过大亏,一起过来的同伴也死在这里大半,但是百无求已经从心里认定了住在草庐的那几个人知道大妖百疆的下落,

  不过由于打心里惧怕那只叫做沙弥的铁猴子,当下它只敢远远的在草庐外面,等着归不归或者吴勉出来散步的时候,百无求才敢踮着脚凑过来,压低着声音说道:“喂,那个谁,还是把百疆的下落说出来吧,散仙爷爷我晓得你们知道大妖的下落,说出来对谁都好,要不然我家妖王震怒,再派下几个大妖前来,你们这座小小的望天山片刻之间便会化为乌有,”

  每次遇到这个百无求,吴勉和归不归二人的处理方式各不相同,吴勉不会等它说完,直接就祭出几条雷火之龙,百无求的妖术虽然不弱,不过相比较这个白头发的男人还是差了一截,当下只能落荒而逃,

  而归不归会笑眯眯的等着百无求说完,确定这只妖物再没什么好说的时候,老家伙才会一个响指,招来铁猴子沙弥,将这只妖物暴打一顿,不过吴勉和归不归都不和这个二愣子妖物一般见识,每次只是暴打它一顿,不会真要了它的性命,

  百无求被打了一年多之后,他自己终于也长了记性,不敢再在那两个人的面前出现,不过不知道它从那里学来的法子,在寿春城里面找了带人写字的文人,在无数张麻布上面写了无知小辈,交出百疆、留儿小命的横幅,然后找了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在望天山上的树木上密密麻麻贴满了这样的横幅,

  饶是百无求的妖术精湛,也是累的够呛,天亮之后找了一个山洞在里面呼呼大睡了一整天,等到它睡饱走出山洞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睡觉的时候下了一场大雨,雨水将他辛辛苦苦贴了一晚上的横幅全部浇花,当下百无求的无名火没地方发泄,跑到了草庐之外,远远的站住,骂了一通大街,最后铁猴子沙弥从草庐那边冲下来,百无求骂得正起劲,逃走的时候晚了一步,又被沙弥一顿暴打,躺在草庐之外三天才好容易缓过来这口气,爬下山之后这场闹剧才算结束,

  不过百无求似乎还不死心,休息了半个月之后,继续在草庐外面堵吴勉和归不归,就在它苦等的时候,山下走上来三个方士模样大半的男人,

  二愣子百无求之前也见过几个方士,只不过那几个人的方术低微,这只妖物在方士身上讨过大便宜,当下对这三个上山的方士也没有太在意,不过看他们是去往草庐的方向,说不得也要开口问上几句,

  “喂,你们几个是去找草庐那里的那几个人吗,给散仙爷爷带句话,和里面的那几个人说,让他们快点把大妖百疆的下落说出来,如若不然的话,散仙爷爷回到妖山,搬来十万散仙大军,荡平这个望天山……红头发的,你笑是什么意思,看不起散仙爷爷吗,”

  百无求口中这个红头发的方士好像在看丑角一样的看着它,指着自己头上的红头发,说道:“你是刚刚下的妖山,方士只有一个人是红发,知道是谁吗,死在我手下的妖物过百,主动上来送死的,你是第一个……”

  说话的时候,红头发的方士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柄古色古香的长剑,不过长剑在手之后,他又自嘲的笑了一下,将长剑交给了身边的方士,这才对着百无求说道:“也是被你气到了,用法器和你这样的妖物动手,传出去会被同道耻笑的,”

  说完之后,红头发的方士抬脚冲着百无求走了过来,这个时候,一个人的名字出现在这只妖物的脑海当中,百无求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之后,身子开始向后退去,看着越走越近的红发方士说道:“你是火山……”

  “然,”一个字出唇的时候,火山挥手对着百无求的方向虚拍了一下,妖物转身要跑的时候,背后一股巨大的力量袭来,直挺挺的将他的身子横着打飞了出去,

  百无求飞出去七八丈远,身体接连撞断了三四棵大树之后,才摔落到了地上,爬起来的妖物已经满身是血,正在用妖法遁术逃命的时候,火山的身影已经到了他的身前,那位大方师的首徒一只手已经着起来大火,就在他要用这只火手将百无求至于死地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给我老人家一个面子,放了这个二愣子吧,他浑归浑,不过这两年也算是给我门几个人解闷了,留着他,起码老人家我在山上的日子不会无聊,”

  不用回头,也知道这是归不归到了,如果放在几年前,火山根本不会理会这个老家伙的话,一巴掌将妖物拍死之后,再回头假惺惺的说一句:归先生的话说晚了,现在来不及收手之类的话搪塞过去,不过他今天是奉了大方师广仁的法旨,来向归不归和吴勉二人传话,有求于人之下,这个面子还是要卖给归不归这个老家伙的,

  当下,火山手上的大火瞬间消失,随后抬起一觉将那只妖物远远的踢飞,这才回身冲着笑眯眯的归不归行了一个半礼,面无表情的说道:“晚辈火山奉大方师法旨,前来向归、吴两位先生传话,不知道刚才的是归先生的妖宠,有所得罪还望归先生见谅,”

  这话虽然说的客气,不过从火山的嘴里出来见棱见角,好在归不归早就习惯了火山除了他师尊广仁,谁都不放在眼里的做派,当下只是嘿嘿一笑,对着这位大方师的首徒说道:“能从你的手下,讨下这个妖物的一条命,也算是你给面子了,不过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去老人家我那里坐坐吧,你们家大方师下的法旨,咱们回去之后再说……”

  回到了草庐之后,火山对那只头猴子沙弥比对其他人要感兴趣的多,当年算计问天楼主的时候,火山曾经见过这只铁猴子,不过那个时候他也没有来得及仔细观察,现在再次看到沙弥之后,火山也是对这个铸铁打造的猴子啧啧称奇,

  而住在草庐之外的仇力,火山便有些不屑一顾,这个人的术法太低,远远未到火山要用正眼去看的地步,

  假模假样的客气了几句之后,火山让跟随他过来的两个方士等候在草庐之后,他自己跟着归不归进了草庐,不情不愿的对着吴勉行了礼之后,这才将广仁要他传递的话,说了出来,

  一个月之前,武帝刘彻颁下圣旨,要大方师广仁进京,册封他做了天下修士总管,掌管天下在籍修士的生杀大权,此时武帝已经废除百家独尊儒术,突然间颁下这样一个旨意,让朝中一班儒教文臣?噪了起来,但是武帝的心意已决,容不得这些文臣反对,

  但是大方师广仁这边却开始犹豫起来,自从燕哀侯创立方士一门以来,大方师在周天子和前朝始皇帝时期不是没有被册封过,但是所得的都是一些虚衔,所做的也不过是新君登基之时,为其祈福一番,像这样授实职的还是第一次,犹豫再三之后,迫于朝廷的压力,还是接受了这个职位,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