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二百八十章 上师高足
  这话周珂也就是说两句发泄一下,前驱将军虽然是军中总管,不过想要调遣这支虎贲军却是千难万难,当初就是防着有人会用这支军队作乱,调兵时遵循古制,仿照虎符打造了一枚龙符,一半在周珂手上,一半在武帝手上,只有在虎贲军五军都尉亲眼见证之下,这枚龙符合二为一的时候,周珂才有权利调动兵马,

  虎贲军中,真正能被周珂调动的也只有六七十人,靠这几十个人去围殴那位玄明上师,最后倒霉的八成会是这位前驱将军,虽然武安侯还能调动拱卫京城的十万大军,但是在那位玄明上师的面前,不过在归不归和吴勉的面前,这个面子怎么也要找回来,

  在前驱将军的心里,以为这两个人会给自己一个台阶,怎么也会出来劝两句,只要他们俩一说话,这位武安侯周珂马上就坡下驴,不过没有想到的是,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一点要劝的意思都没有,

  那个话本来就少的吴勉还没有什么,不过归不归刚才说的唾沫星子横飞,现在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他低着头看着自己鞋子,好像这双鞋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如果现在不弄明白的话,一会就只有光着脚走出去了,

  这一下子就把前驱将军谅在这里了,万不得已之下,周珂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他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抬手轻轻的一拍脑门,随后叫回来一直在大门口磨蹭的亲兵:“先回来吧,我忘了玄明今晚要进宫为太后诊病,太后的銮驾不可耽误,今天暂且饶了他一次,如果下次再敢在我的头上作威作福,定当严惩不贷……”、

  当年,这位武安侯周珂还是中郎将的时候,能在长沙王刘发的面前据理力争,一句话喝退了长沙国相长孙功,想不到几年过去,周珂的官位越来越大,心里顾忌的东西也是越来越多,

  抬头和吴勉对了一下眼神之后,老家伙笑眯眯的对着前驱将军说道:“今天就当给太后面子了,要不然这事老人家我都不能算完,不过天色也不早了,我们俩也不再继续打扰前驱将军了,等到日后再有机会的话,再来找周将军喝酒叙旧,”

  说完之后,正打算和周珂告辞的时候,军帐外面突然走进来个身穿青色长袍,手里捧着五六个竹简三十来岁的短须男人,这人吴勉和归不归没有见过,不过走进之后,此人还是对着这两人点头致意了一下,随后,将这些竹简规规矩矩的码在周珂的桌案之上,这才恭恭敬敬的对着武安侯行了一个大礼,说道:“回禀将军,这些就是将军要的花名册,家师怕将军等着急用,这才命在下将名册送来,送来的晚了,还望将军莫要怪罪……”

  这人应该就是刚才周珂口中,那位玄明上师的弟子了,只不过刚才武安侯说到这师徒俩的时候,吴勉脑海中过去想到的人是广孝和灌无名,算着时间也是这一对反出方士门墙的师徒,现在看到了一个不认识的面孔出现,吴勉才知道他似乎识相的错了,

  这个时候的周珂装腔作势的哼了一声,对着来人扬了扬下巴,说道:“算你师尊识相,晚送来一会的话,本侯就要将今天之事奏秉陛下,让陛下评理,本侯堂堂虎贲军的前驱将军,有没有资格翻查军中的花名册,”

  这几句话说的虽然声色俱厉,不过听在吴勉和归不归的耳朵里却是没底气的很,刚刚这位前驱将军还咬着牙要集结虎贲军,打算去围殴那位玄明上师,这次一会的功夫过去,从找茬打架到找武帝拉架,周珂的心里变化也太快了吧,

  好在那位玄明上师的高徒没有还嘴的意思,前驱将军训斥一句,这人便点头应承一下,最后竟然将周珂心头的怒火磨灭了七七八八,武安侯一个人骂大街,找不到回嘴的也没有什么意思,训斥了几句之后,自己都感到没什么意思,当下冲着这为玄明上师的高足挥了挥手,说道:“好了,将本侯刚才的话,一字不漏的传给你的师尊,走吧,别站在着大帐当中,让本侯看着碍眼,”

  这人答应了一声之后,对着周珂行了一个大礼,随后转身打算离开这里的时候,突然被大门口的归不归叫做:“这位修士稍等,还没有请教修士的大名,不知修士和那位玄明上师是什么关系,”

  看着归不归老得不像样子的相貌,这人对着老家伙施了一礼,说道:“在下车非言,正是玄明师尊不成材的弟子,还没有请教两位的尊姓高名,家师问起来,在下也好答对,”

  “老人家我一个小角色而已,不值当一问,不过那位白发的人就有点来历了,”说话的时候,老家伙看了吴勉一眼,随后继续对着车非言说道:“这位就是当世的方士一门主事之人——大方师广仁了,我们大方师和前驱将军的私交甚好,今天刚刚上京,便特意过来拜访……”

  说到吴勉就是广仁的时候,归不归的眼睛一直在盯着车非言的脸色,不过这为玄明上师的高足,似乎并不认识大方师,当下只是客气着对吴勉也行了一个大礼,他行礼的那个白发男人似乎并不领情,只是微微的哼了一下之后,便将自己的脑袋转到了一边,不过这个举动在外人看起来,却真的有一种大宗师不近烟火的派头,

  “在下还要回去复命,不打扰前驱将军和大方师叙旧了,”说完之后,车非言后退着出了这座大帐,看着他消失的背影,归不归回头冲着周珂说道:“这位玄明上师有几位高徒,不会只有这一个吧,”

  周珂不明白归不归提到这个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说道:“就他一个,玄明上师成名之后,陆陆续续的也有不少人前来投师,不过他收徒弟的兴趣不大,那么多的人一个都没有留下来,这么多年只有这么一个车非言跟在他的身边,”

  “那就有趣了……”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看着身边的吴勉说道:“就那么一个弟子,又不是杂役,需要他来亲自送书简过来吗,”

  “想看看这大帐里面,除了前驱将军之外,还有什么人待在这里,”吴勉哼了一声,张嘴回答了归不归的话,这几句话说完,顿了一下之后,又继续说道:“看来我们是要去会会那位玄明上师了吧,”

  “不急,照这个样子,那位上师我们早晚有一天要见到,不过现在还轮不到我们操心,”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现在应该是那位大方师和上师见面的时候,这次上京的因果八成就是那位玄明上师惹出来的,他们的名头里面都是带着师字的,看这好像是亲哥俩似的,还是让他们自己去聊吧……”

  知道了玄明上师的事情之后,吴勉和归不归便对虎贲军没了兴趣,那花名册看也不看直接留给了周珂,两个人又假客气了几句之后,才起身告辞,

  从虎贲军大营出来之后,吴勉和归不归回到了招待方士的馆驿当中,不过进来之后才知道,就在一刻钟之前,皇宫里面的武帝下了圣旨,说要介绍一个同修给大方师认识,不知道什么人让武帝怎么看重,当下广仁便换好了礼服,这边刚刚离开,吴勉和归不归才慢了一拍赶到这里,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