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二百八十八章 顽固的一根筋
  “谁说我是为了百无求来的,”从黑色光晕里面走出来的百疆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他只能算是个意外之喜而已,而你吴勉,才是我这次出现的目地……”说话的时候,黑色光晕里面出现了一股黑气凝结在了百疆的手中,片刻之后,百疆的手中便出现了一根好像鹿角一样的法器,

  ,

  听到百疆嘴里说出自己才是他的目标之后,吴勉怔了一下,不过片刻之后他便反应了过来,冷眼看着手中握着鹿角的百疆说道:“那么看得起我的人不止你一个吧,秦不佑呢,他怎么没出来,”

  “一会你跟着我走,自然就看到他了,”一句话说完并不见百疆迈腿,他的身子已经平移着向吴勉扑了过来,就在百疆扑过来的一瞬间,吴勉转头便向着身后跑去,

  这样的距离百疆自然不会让吴勉逃脱,当下它冷笑了一声,催动妖法将在后面紧紧追赶,只是呼吸之间,百疆便到了吴勉的身后,当下举起手中的鹿角对着这个白发男人的后背砸了下去,距离这里不远就是方式们居住的馆驿,虽然广仁、火山不在,不过这里还有一个让他这个大妖都有些忌讳的归不过,想到这个老家伙,百疆便不敢浪费时间,快点制住吴勉,用他去交换那位问天楼真正的楼主,

  不过就要他这一鹿角挥出去的同时,在狂奔当中的吴勉突然身子急转,转回到了百疆的面前,这个时候,他的手中突然多了一根白色的棒子,鹿角对着他打过来的同时,吴勉手中的白色棒子如意也对着百疆的前胸打了过去,

  百疆一边追赶吴勉,一边还要提防着归不归、广仁他们突然冲出来,完全没有防备在奔跑当中的吴勉还有能力回身给他一下,当下就在鹿角砸在吴勉身上的同一时间,吴勉手中的如意棒也打在了百疆的身上,

  “彭,”两个声音在同一时间合二为一,吴勉和百疆同时向着各自的身后飞去,由于吴勉突然转身,本该打在他后背的这一鹿角直接打在了吴勉的胸口,当场便把这个白发男人打的口吐鲜血,飞出去十几丈之后,撞塌了一座民居的外墙才算掉落在了地上,落地之后,张嘴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去,

  而百疆的下场比起吴勉来要难看了许多,那根如意棒毕竟是天下炼器第一人百里熙炼制的法器,远非那根鹿角棒可比的,挨了这一下之后,他直接向着长安城外飞了出去,只是一眨眼,这位大妖便消失的无隐无踪,仗着自己的妖法,百疆可能死不了,不过这些天绝度也不好过,

  这个时候,归不归也带着馆驿里面的众方士赶了过来,几个小方士将吴勉搀扶起来缓了半晌也不见吴勉的伤势有什么好转,刚才被鹿角造成的伤势似乎是专门用来对付他这种长生不老体制的,

  看了一眼凑过来假客气的归不归之后,吴勉缓过来一口气之后,冷冷的笑了一下,对着这个老家伙说道:“贼跑了官兵来了,你的这个老习惯还真是千年不变,”

  老家伙装作听不懂吴勉说的是什么,嘿嘿一笑之后,说道:“老人家我有点后悔了,刚才应该拉着席应真回来,真想看看百疆见到席迎真之后是个什么样子,来,那个谁和那个谁,扶着你们俩吴师叔祖,有什么话咱么回去再说……”

  众人回到馆驿之后不久,门外面便响起来一个老人骂街的声音:“姓吴的小子,还有那个不要脸的归不归,你们两个给术士爷爷出来,说好了跟着我去骂街的,你们俩到好一去不回头了,出来,别在这里装死……”

  这时候,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才把这位祖宗想起来,当下归不归急忙带着一众小方士迎出大门,将堵在门口骂街的席迎真请了进来,席迎真进来的时候还气??的,不过看到了还在酒醉未醒的小任叁,怒气便消了一半,又看到脸色极差的吴勉之时,眉头便皱了起来,对着那个白头发的男人说道:“你这个身子骨也能有今天,术士爷爷就说怎么一去不复返了,原来是被人揍了,说说看,这是被谁打的,连你这身子骨也抗不了这一下,”

  “就不是人打的,”归不过愁眉苦脸的叹了口气之后,他继续对着席迎真说道:“刚才我们俩回来,点?了二十多个方士刚刚要出门的时候,一只大妖就堵在大门口骂街,他说刚才有上师的信徒在酒肆里面被一个老不死的术士打了,还有我们这些什么方士、术士的都不尊重上师玄明,要方士和术士一步一磕头的磕到上师宫中,去给那位上师大人赔礼道歉,您也知道吴勉是个什么脾气,他们两个人一言不合就动手了,可惜那支大妖的妖法绝妙,也就是仗着术士爷爷您那个过气徒弟百里熙的法器,最后他才保住了一条命……”

  说到这里,归不归偷眼看了席迎真一眼,看到老术士的火快被点着的时候,他再次叹了一口气,对着这位术士爷爷说道:“我可没有埋怨您老人家的意思,不过您要是直接去上师宫,直接给那个玄明一巴掌让他涨涨记性的话,就没有刚才那一处了……”

  老家伙说到这里的时候,正赶上小任叁睁开了眼睛,小家伙刚才晕晕乎乎的时候已经听到了他们几个人的对话,一睁眼便十分配合的“哇,”大哭了起来,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对着席迎真说道:“刚才可吓死人参了,吓得人参不喝点酒就不敢睡觉啊……”

  把吴勉打了那还到罢了,不过吓到席迎真看作亲生儿子一样的小任叁,那就最无可恕了,当下老术士直接从跳了起来,对着归不归大声吼道:“老家伙,你……”

  他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大门外面突然再次响起来另外一个‘人’骂街的声音:“里面的人都被散仙爷爷出来,识相的,现在就把我大哥百疆放出来,要不然的话,散仙爷爷回到妖山,搬请……”

  门口的那位是本来已经逃走了的妖物百无求,他被百疆救走之后,一直等着和他大哥汇合,然后回答妖山向妖王复命,不过等来等去都不见他老大百疆回来,当下只能乔装打扮再次混到馆驿的外面打探消息,打探到了几个已经传变了形的消息,有说那个大个子男人被白头发男人打伤了带走的,也有人直接说住在馆驿里面的一大群方士撸走了那个高大的男人,

  百无求听到的谣言也邪了,不管怎么瞎传最后都是高大男子被抓紧馆驿为结束,当下百无求就乱了,老大为了就他把自己搭进去了,感动的百无求差点哭出来,

  当下,这只妖物自己做了一个决定,就算把自己搭上也要把他老大百疆救出去,当下便站在刚刚席迎真出现的地方,叉着腰开始骂起了街,不过他还没有骂过瘾的时候,百无求身后的大街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动物在奔跑时候发出来的声音,

  百无求的心里突然出现一种不详的预感,它看都不敢看向那个声音出现的位置,转头向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不过没等它跑出去两步,身后一只动物的爪子已经抓住了百无求的后背,随后将它狠狠的砸到了地上,随后抬起来一只脚,重重的踩在了百无求的后背上,

  踩着百无求的正是这两天藏在长安城外的铁猴子沙弥,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