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二百九十章 古怪的车非言
  百无求站在上师宫大门口骂了足足有两个时辰,骂街的话愣是没重样,而这府邸里面一直没有人出来,天色却慢慢的暗了下来,也就是他这样的妖物还能一直骂下去,一般的人早就眼冒金星了,因为唾沫星子吐出去太多而脱水了,

  不过就是这样,百无求也慢慢的有些词穷起来,就在他打算回头继续照原词再骂一遍的时候,上师宫的后门突然打开,十来个小修士每人抬着两个大食盒从上里面走了出来,

  为首的一个人对着已经住嘴的百无求说道:“几位同修辛苦了,我们师兄让厨下准备了两桌上等酒席,因为上师进宫未归,师兄不敢私自留客,只能慢待各位同修在上师宫外用餐了,”

  这个小修士说话的时候,上师宫里面又有小修士端出来吃饭的桌椅,沿着大街摆下去一长遛,片刻之后整桌的酒菜鞭已经上了桌,饭桌周围还有小修士抱着酒坛在一遍伺候,

  看到这个场面之后,但凡稍微有一点脸面的人都会掩面而走,当下跟着席迎真、归不归而来的那些方式大半脸上发烧,开始找机会悄悄的溜走了,不过吴勉、归不归这几个正主还守在上师宫外面,归不归拉着小修士的头目,笑眯眯的对着他说道:“你刚才说的师兄就是车非言吧,怎么,你们上师在宫里没回来,你们师兄也不出来露个面吗,”

  “师兄得了师训,一日之内不得踏出上师宫外半步,如果各位同修再没什么事情的话,我们这些人就回去了,”说完之后,这十几个小修士齐刷刷的对着吴勉、归不归的位置行了个礼,随后他们这些人也不回上师宫,直接顺着这条大街走了出去,

  本来百无求还存着趁他们这些人回上师宫的时候,跟着后面闯进去,然后趁乱在上师宫里搜寻自己大哥的下落,看到这些小修士早做了准备,没有回府而是直接走开之后,只好作罢,没有席迎真、归不归这样的人在身边,百无求还真不敢轻易闯进上师宫中,

  上师宫里面的人能忍得住百无求的骂,这个让归不归有些刮目想看了,这个时候,身边的小方士已经都跑的差不多了,上师宫门外也只有他和吴勉,席迎真和小任叁再加上一个妖物百无求了,另外还有一只铸铁的沙弥为这小任叁回来的转着,

  吴勉远远靠在街角的一棵大树上,看也不看这里,就好像上师宫大门口这场戏和他没有关系一样,本来老家伙想和他对对主意,现在两个人距离太远也只好作罢,而小任叁看到了酒席摆上来之后,跟谁也没客气,第一个上了酒桌,在身边上师宫留下来的小修士伺候下,开始旁若无人一样的吃喝起来,

  “姓席的老头儿,过来,这只猪腿炖的不赖,你也喝了一下午的茶汤,过来吃点干货垫垫底吧,”小任叁嘴里叼着一块肘子皮,用他那油腻腻的小手对着席迎真招呼起来,

  按着一条街码的酒席,只有一个小家伙在上面吃喝,席迎真本来打算跟上师宫直接来横的,突然听到了小任叁这么想着自己,当下也顾不得什么上师宫了,笑眯眯正要走过去的时候,冷不丁听到上师宫里面传出来一个男人惨叫的声音:“啊……你们做的好事,”随后上师宫的一面院墙被人撞开,一个黑乎乎的人影从里面窜了出来,

  这人一身是血,从上师宫里面跑出来之后,正巧和正在歇气的百无求打了一个照面,正是不久之前被吴勉的如意棒打飞了的大妖百疆,兄弟俩见面之后,百疆有些纠结的一跺脚,随后身子一矮,顺着夜晚的长安城大街跑了下去,看样子百无求的这位大哥受了不小的伤害,连遁走的妖法都施展不了,百无求大叫了一声“老大,”之后,跟着百疆的后面跑了下去,

  百疆这样的出场方式,正好印证了他被玄明上师掳走的‘事实’,就在它跑下去的同时,被这只大妖撞塌的墙壁里面,一个人影已经出现在了那里,这个人的出现,马上吸引了吸引真的注意力,两个人目光接触之后,里面那人迟疑了片刻之后,后退了几步便重新消失在了墙内的黑暗当中,

  归不归虽然较远,不过也看到了墙壁里面人影的样子,正是在虎贲军大营中见过的玄明上师唯一弟子——车非言,当下,老家伙也没心思再去追赶百无求,身子一晃到了席迎真的身边,对着老术士说道:“这个小家伙有什么不对的吗,”

  “小家伙,”席迎真冷冷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你说的这个小家伙可是没有那么简单,如果你没说他是小家伙的话,术士爷爷还以为他就是那么什么玄明上师,”

  话刚刚说到这里的时候,街头那边隐隐除传来有人走步的声音,几个人一起回头看过去,就见远处出现了一串路人手提灯柱的光亮,借着这光亮看到十几个人簇拥着一乘软轿,想着上师宫这里走过来,

  这乘软轿吴勉和归不归最晚见过,正是载着广仁和玄明上师一起回来的轿子,这些人连同软轿走到上师宫门前百余丈的位置停下,那位仙风道骨的玄明上师从软轿里面走了下来,对着面前几个人笑着说道:“让几位同修就等了,陛下赐膳,回来的晚了点,还望各位同修见谅,”

  听到了这个人就是那位玄明上师之后,席迎真才反应过来百无求已经跟着他大哥跑了,当下大术士冲着归不归使了个眼色,示意这个老家伙接替那个一根筋妖物,指着玄明上师去骂街,

  不过归不归毕竟不是那个愣头青,脸皮再厚也不做不到张口就骂街,当下老家伙嘿嘿一笑,正打算找个什么话题赖到玄明上师的身上,然后在骂的时候,冷不丁这位玄明上师看着紧闭的上师宫大门,脸色一沉之后,对着身边伺候的修士说道:“将同修挡在门外,岂是我上师宫做的事情吗,去把门喊开,让车非言在几位同修的面前谢罪,”

  玄明上师说话的时候,上师宫的大门已经打开,他那唯一的弟子车非言带着一众修士迎了出来,听到了世尊的责骂之后,他当场对着吴勉跪了下去,行了一个大礼之后,才恭声说道:“晚辈会私自做主,将归先生诸位挡在门外,还请诸位先生原谅……”车非言一个劲的道歉,却始终不提他们堵着门骂街的事情,

  这样一来,归不归再想骂街都骂不出来了,不过席迎真就在身边,这样难得可以狐假虎威的事情又不想白白的错过,当下,老家伙的眼珠一转,笑眯眯的对着玄明上师说道:“老人家我怎么能跟个孩子一般见识,让高徒起来吧,这都是小事……不过下面的就是大事了,这次我老人家带了个前辈引荐给上师,”

  说到这里,老家伙对着席迎真的位置招手喊道:“术士爷爷,这就是我跟您提起的那位玄明上师了,他仰慕您老人家很久了,您给我有个面子,别和他们家孩子一般见识……”

  听到归不归提到了自己,老术士就是一皱眉,当下第一反应转头就要离开这里,没有想到那个小任叁和归不归配合的天衣无缝,老家伙喊话的时候,小家伙便已经跑到了他的身边,抓着席迎真的手,奶声奶气的说道:“老头儿,陪着人参一起进去看看吧……”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