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一言即败
  “如果不是你活生生站这里,朕会以为有人假冒上师……”说话的时候,武帝起身向着对面的摆放着几十卷书简的桌案那里走了过去,有内侍想要过来搀扶,却被这位青年皇帝一把推开:“几步路朕都走不了吗,”

  说完之后,武帝几步走到了桌案前,随后转身向着‘玄明上师’的位置招了招手,示意这位老修士过来,嘴里同时说道:“昨天就在这里,上师你还亲口对朕所言,说十天之内办妥修士名册,三个月之内收服天下修士,用修士制衡修士,凡不能为朕所用者,一律定为巫祸处之,怎么,上师你回府睡了一晚,便把昨天说的话都忘了吗,”

  这时候,‘玄明上师’已经恭恭敬敬的站在了武帝的身后,恭身一礼之后,开口说道:“昨日和陛下定下计策之后,在下回府一夜未眠,重新将前因后果想了一番之后,发现其中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定数,比如当时第一术士席……”

  ‘玄明上师’的话还没有说完,背对着他的武帝突然从竹简当中抽出来一柄长剑,只见一道电闪,武帝将长剑拔了出来,剑身搭在‘玄明上师’的脖子上,眼睛紧紧的盯着这位自己册封的上师,说道:“还真被朕猜中了,说,假冒玄明进宫意欲何为,朕奉劝你不要轻举妄动,这柄剑是当年高祖起誓之时斩白蛇的法器,死在这法器下面的修士也不止一个两个……”

  武帝的这个动作,不止将‘玄明上师’吓了一跳,他身边的那位内侍宫女也被惊愕住,最后还是几个机灵的内侍先反应过来,急急忙忙的溜出去,去找门口侍卫进来护驾了,

  ‘玄明上师’当场呆住,愣了一下之后,唯唯诺诺的对着武帝说道:“陛下莫要玩笑,在下虽是修士,不过年事已高,如果陛下手中的法器稍有偏差,在下便要人头落地了,”

  “还在演戏”武帝冷冷一笑,手中的宝剑在‘玄明上师’的脖子上面轻轻的划了一下,随后就剑剑刃划过的位置上,赤红色的鲜血瞬间便流了下来,

  看到宝剑对眼前的‘玄明上师‘有了杀伤力,加上守在外面的几十个侍卫都冲到了宫殿之中,围在自己的身边,武帝悬着的一颗心才总算是安稳了一点,随后继续说道:“知道你的纰漏在哪里吗,昨天朕是见过玄明不假,不过关于修士名册的事情,朕连一个字都没提,整顿天下修士这件事,朕知道不意,更是从头到尾都没有给玄明期限,你连玄明昨天说过什么都说不出来,还敢说是玄明上师本人吗,”

  只是一句话就被武帝看出了破绽,这个让假冒玄明上师的归不归心惊不已,不过后来这位皇帝亲自以身犯险,用宝剑将自己制住,这个就更加让老家伙想不到了,如果放在淮南王刘喜的身上,刘喜绝对不会冒这个风险,之前归不归心中一直将淮南王和武帝的能力对等,现在看来,这对无敌有些不公平了……

  几句话说完之后,见到面前这位‘玄明上师’只是苦笑,没有其他异常的动作,刚刚想要开口的时候,突然见到这人脖子上面的伤口竟然已经愈合,除了上面已经凝结的血迹之外,再没有一点伤痕,

  拥有这么惊人复原能力的人,武帝也知道几个人,当下将这些人在自己的脑海中挨个过了一遍之后,突然冲着围在自己身边的侍卫说道:“一场误会,这里没有你们的事了,都出去吧……”

  看到皇帝还在用手中宝剑比划‘玄明上师’,这么看也不像是一场误会的样子,当下,侍卫首领有些迟疑的对着武帝说道:“陛下,还是让侍卫们守在您的身边吧,您是天子贵体…,,”

  武帝转动眼珠看了侍卫首领一眼,低了几个调门对着他说道:“还要明发上谕吗,朕的话从不说第二次,你要朕破这个先例吗,”这几句话说出来,侍卫首领当下已经是满身的冷汗,当下他不敢再多言,对着这位皇帝陛下行了一个礼之后,带着手下的众侍卫离开了这座宫殿,不过这样他们也没有敢走远,都守在大殿门外,如果武帝那里有什么异常,还能第一时间冲进去护驾,

  众侍卫离开的同时,武帝还将大部分的内侍和宫女都打发了出去,宫殿里面只留下内侍总管陪在武帝的身边,看着脸色还有些茫然的‘玄明上师’,皇帝将手中的宝剑收了起来,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说道:“有本事假冒他人混进皇宫之中的,天下也不过数人,归先生,朕和你已经有了数面之缘,想要见朕,大大方方的过来便是,你是神仙一般的人物,朕敬仰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拒之门外呢,”

  这几句话说完,归不归连吃惊的感觉都没有了,这位皇帝在做出来什么样的事情,他都不会在吃惊了,当下,老家伙在自己的脸上抹了一把,恢复了他自己本来的相貌,

  看到这人真是归不归之后,武帝的心中这才真正的松了口气,随后亲手拉着这位方士门中曾经的徐福之下第一人,一起向着自己的宝座那里走去,一边走一边笑着说道:“归先生这次的玩笑开的有点让人意想不到,早知道是归先生到了的话,朕一定亲出午门迎接,”

  想不到武帝会这么好说话,当下归不归也忘了什么叫做客气了,嘿嘿一笑之后,开口说道:“老人家我这也是想念陛下了,这才借了玄明老上师的这张面皮混进来见陛下一面,吓到陛下了,我老人家要不是死不了,真想死一次来赎这个惊驾的大罪,”

  说话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到了宝座之前,好在归不归眼里还有这个轻重,当下身子向后顿了顿,没敢和武帝坐在这宝座上,不过让老家伙没有想到的是,虽然他没有主动坐上去,但是这宝座的主人有些客气的过了,他先一步做到了宝座上,随后将身子像一边靠了靠,指着自己身边的位置,对着归不归说道:“归先生也不用坐在别处了,就坐在朕的身边,说话也方便些,”

  不过武帝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归不归当下对着身边这位皇帝提升了不少的好感,能把皇帝的宝座让出来一半,不管真的假的,都够这个老家伙认了这个人情,

  不过归不归的脸皮还真没厚到那种程度,当下,他嘿嘿一笑,身子躬了一下,却没有直接坐下,就这么对着武帝说道:“陛下,老人家我的年纪大了,这两天又犯了痔病,您怜惜我老人家上了几岁年纪,赏赐一个座垫,让老人家我坐到一边去,就感激不尽了,

  看到了归不归执意不肯坐下,武帝便在自己身边赐了老家伙一张软椅,他们俩这么面对面的说了起来,几句场面上的客气话说完之后,归不归便主动向着武帝解释今天他冒充玄明上师进来的事情,

  没有想到的是,归不归只是说了几句,便被武帝打断:“归先生你太客气了,实不相瞒,这次朕并非是要对天下修士有什么不利的事情,只是朝廷稍候将会对外用兵,但是围在朕周围的这些诸侯王心里,还有人有不臣之心,他们网罗天下修士,一旦趁着朝廷的兵力都在边疆空虚之时突然发难,也是一个不小的麻烦……”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