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另外一个熟人
  山下被拦着的是十几个方士归不归都叫不出来名字,不过见过这些人在广仁的身边出现过,为首的一人是个四十来岁的壮汉,正在山脚下和巡山的喽啰们解释,他们是奉了大方师的法旨,听到首任大方师仙魄魂归本位,大方师要亲自过来拜祭,他们这些人是打前站的,先送一些祭品上山,大方师的仪仗正在路上,大概一日之后便可以到达,

  除了带头的方士之外,后面跟着的小方士都是挑着一众祭品,不过这个多少有点假了,燕哀侯的魂魄已经彻底的化为了虚无,什么都没有了,这样还能祭拜什么……

  吴勉懒得下来,只有归不归自己过来看热闹,他下山的时候,山上的喽啰说什么也不让他们上山,这里是首任大方师魂飞魄散之地,送祭品的方士又不敢动粗,好言相劝又说不过这些整天把三字经挂在嘴边的喽啰们,还有不到一天大方师的法驾就要到了,到时候看到连个祭堂都没有摆起来,这些人在大方师的眼里就算是彻底没有前途了,

  “老人家我说句公道话吧,怎么说这里也是人家立规做买卖的地方,更别说两位山主还是首任大方师仙魄的弟子,论起来,你们家大方师也要叫人家一声好听的,”看来争来争去都没有什么结果,归不归笑眯眯的走了过去,对着为首的方士说道:“让你们上山是人情,不让上山是本份,就算你们家大方师到了,也要按着人家的山规来,那什么,就算是送祭品也会有清单吧,先把清单拿出来,我老人家替你们挑挑,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人家犯忌讳的东西,”

  好容易等来一个好说话的,而且还是和方士一门私交不错的归不归和吴勉(带头的方士自己这么认为),当下将祭品加上礼品的清单交到了归不归的手上,老家伙看了一眼之后,嘿嘿一笑,将礼单转手交给了身边的喽啰:“给你们家山主看一眼,看看还缺什么,让这些人去办就是了,”

  现在归老大伤重未愈,怎么可能去看这种清单,好在这个喽啰机灵,看了正在向他使眼色的归不归一眼之后,马上明白了这个老家伙的意思,当下拿着清单便向着向着山洞那边跑了过去,看着小喽啰跑上山之后,归不归冲着带头的方士呲牙一笑,说道:“清单也拿上去了,还有什么不放心的,等一会人家山主看完了自然会有交待,对了,现在宗门里面又关进去几个人,算起来思过阁有点小了,你们大方师没想再找个什么大点的地方吗,”

  “关人,”这方士愣了一下之后,有些迷惘的摇了摇头,随后开口说道:“前几年里面倒是关了几个人,不过两年之前,这些人已经被大方师转移到了其他的地方,这几年思过阁一直都是本门弟子的思过之地,没有外人关在里面,我们是两天之前出的宗门,也没听说最近有人要关在里面,”

  “方士宗门不关外人了……对了,你刚才是说两天前才从宗门出来的,是吧……”老家伙漫不经意的咳嗽了一声,随后又对着带头的方士说道:“前几天老人家我才在京城见过你们大方师,说闲话的时候,还说到把那些人关到东海之滨的下院了,还是要请老人家我去下院给他做一个禁制的大阵……,老人家我记得是方士下院,没错吧,”

  中年方士陪着笑脸摇了摇头,说道:“您老人家抬举我了,这这样的大事我一个小小的方士怎么可能知道,反正大方师一天之后便到,您直接去问大方师岂不更好,”

  看到方士并不像是说谎,归不归嘿嘿一笑,转头看了一眼山洞的方向,嘴里说道:“怎么还不下来,看一眼有这么费劲吗,那个谁,你们在这里等一下,老人家我去给你催催……”说完之后,归不归转身溜溜达达的向着山洞的方向走了过去,

  归不归走出来不久,便见到刚才拿着清单上山的喽啰从树林里面走了出来,将手里的竹简恭恭敬敬的交还给了归不归之后,说道:“老神仙,就把这个方士干在下面,不合适吧,怎么说他们也都是大方师的门人,要不这样,您老人家替大寨主发句话,祭品收下,让那位大方师带着人对着山头磕几个意思意思就得了,”

  “你这是想占大方师的便宜”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继续对着喽啰说道:“就让他们在下面干着吧,那位大方师本来就不是为了过来祭拜的,没你的事了,找个地方喝酒去吧,还有,让人和下面的人说一声,一个人都不能放上来,”

  吩咐完之后,归不归背着手慢慢悠悠的回到了山洞里,找到了吴勉之后,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说完之后,老家伙笑嘻嘻的看着这个白发男人,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怎么样,这件事你怎么看,”

  “送祭品,怎么不说是送石头的,投石问路……”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在长安刚刚翻了脸,算好了我们在这里,找几个小家伙过来通知,大方师明天就要到了,你们知趣的人自己离开,别撞到之后大家脸上都不好看,老家伙,广仁是这个意思吧,”

  “那就不能随他这个心了,”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还有一件更有意思的事情,你可能会有兴趣,”随后,老家伙将刚才从方士嘴里打听出来有关思过阁被清出来的消息说了一遍,

  “你说广仁两年前就把那些人都转移走了,”说话的时候,吴勉的眉头已经皱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除了思过阁,还有哪里是方士关人的地方,”

  “能关人的地方很多,不过思过阁只有一个,”归不归狡黠的笑了一下,随后再次说道:“思过阁当年就是出自燕哀侯的手笔,就是为了关押犯人用的,刚刚关的是方士的自己人,后来连外面犯了事的修士也一起关在里面,七百年里面能活着从思过阁里面逃出来的人,一只手都能数的清楚,后来几乎历任大方师都对思过阁加固过,光是里面的禁制、阵法一层一层的,看是看完都能看吐了,老人家我不明白,放着思过阁这样的地方不用,广仁还要把那些人关到哪里,”

  “老狐狸你都想不到的事情,问我,”吴勉翻着白眼看看了归不归,随后回身向着地宫里面走过去,一边走一边说道:“这里越来越乱了,我到下面待会,想起来之后就到下面找我,”

  知道吴勉心里还是对燕哀侯的消失赶到难过,只是这小子嘴硬,说什么都不会把自己这个心思表露出来,不过看到吴勉的背影慢慢消失,归不归才想起来小任叁不知道哪里去了,本来在这里随时随地都能听到这家伙的哭声,现在哭声没有了,小家伙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现在能让小家伙止住哭声的方法只有一个,当下,归不归直奔山洞的藏酒之处,他到的时候,小家伙正倒在地上呼呼大睡,不过看他的样子并不像是酒醉的样子,老家伙正在疑惑的时候,身后突然想起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当年见到这个老方士的时候,术士爷爷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不用回头,归不归已经听出来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席应真……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