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三百二十四章 鬼脸
  看到了洞口出现之后,席应真脸色古怪的看着归不归。那个老家伙正回头向他显摆:“我就说运气好的话,能在四面墙上发现点什么东西吧?路给您找着了,您是现在就下去,还是先歇两口气再说呢?”

  老术士受不了归不归的眼神,白了他一眼之后,说道:“说实话,这里是不是你给老方士做的?老实说,术士爷爷不一定揍你。”

  “您真是抬举我”归不归缩了缩脖子,向着吴勉的方向退了几步之后,继续说道:“您猜猜我们那位首任大方师会不会那个底交给一个外人?当初我是怎么被徐福从方士门中踹出来的,您应该有过耳闻吧?能控制住我这张嘴的话,当初也不用吃那么大的亏了。老人……我要是还在方士门内的话,还有广仁什么事吗?不亏心的说,您要是上一任大方师的话,会把这个位子传给谁?”

  听了归不归说了这一大堆之后,席应真翻起眼皮看了这个人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如果当初真是你帮着老方士做的,那也没什么。不过老家伙你竟然连这种被抹去的机关都能找出来。那么术士爷爷就要防着你点了,谁知道哪天老家伙你抽风,再给术士爷爷我折腾点什么花样出来。”

  归不归知道自己是想拧巴了之后,讪笑了一声。正在再解释几句的时候,一旁等的不耐烦的吴勉开口拦住了他的话:“还有三个月过年,你们两位过年之前能客气完吗?要不我先出去过个年,咱们年后再见?”

  两个老家伙同时看了吴勉一眼,两个人顺着吴勉这个冒着寒气的台阶走了下去。席应真看了着他们俩一眼,嘴里嘀咕了一句:“术士爷爷也真的要防着你们俩一点了,一个不要命,一个不要脸……老天爷也是,能把你们俩配上对。”

  说话的时候,老术士将怀里还在酣睡的小任叁在自己的肩头。小家伙没有一点要醒过来的意思,嘴里还在嘀嘀咕咕的说着梦话:“老不死的,让你去那个尿盆,还要这么长的时间。等着,晚上不给你饭吃……”

  小任叁说梦话的时候,席应真已经顺着洞口钻了进去。吴勉和归不归跟在他的后面,和之前一样,老术士还是不放心将小任叁交给他们两个人,这个小家伙交给谁,都不如老术士自己抱着放心。

  洞口里面是一个黑漆漆的通道,这里面也很地宫里面其他的地方一样,都被精心的打造过。地面上铺着白色的理石,两面墙壁上都贴着整块的玉石,和地宫保持着一样的风格。

  不过顺着通道走,越往里面走越黑。走了七八丈之后,整个通道里面便没有了一丝光亮。三个人虽然都能看清通道里面的景象,不过吴勉还是不习惯没有在没有光亮的地方行走。当下他抬手顺着通道里面甩过去了一个火球。

  一瞬间,火球的光芒将通道里面照亮。走在最前面的席应真突然顿了一下,老术士停住了脚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前面的通道。怪笑了一声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想不到术士爷爷我也有打眼的时候,走到这里了,竟然还有小花样……”

  后面的吴勉和归不归听到了席应真的话之后,都快走了几步,站在了老术士的身后。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面前什么都没有。按着吴勉和归不归的目力,天下的妖魔邪祟就算隐藏的再深,他们俩也能看出来一些端倪。不知道的时候没加注意还到罢了,像现在这样,明明知道前面有了变化,但就是看不到的情形几乎都没有发生过。

  归不归没敢说老术士你是不是眼花了,当下换了一种说法,说出来一摸一样的意思:“您看出来什么来了?是不是刚才吴勉的控火术晃到您老人家的眼了?我就说,这样的地方,放个把火球的时候要提前说一声,要不然的话……”

  没等归不归的话说完,老术士看了他一眼。随后对着远处地上的火球挥了挥衣袖,瞬间将火球扑灭之后,通道里面又恢复了之前的一片黑暗。后面的吴勉不知道席应真什么意思,不过他身边的归不归却闭上了嘴。老家伙明显是看出来了什么。

  片刻之后,老术士就在刚才的位置上,扔出去了一个一摸一样的火球。就在这个火球出手的一瞬间,他们的面前七八丈的位置,瞬间出现了一张巨大的,几乎透明的鬼脸。这张鬼脸几乎将前面的通道占满,对着他们几个人张开了满是獠牙的大嘴。如果不是席应真发现的早,刚才三个人已经大踏步的走进了这张大嘴里。

  这张鬼脸只是出现了一瞬间,随后便消失在三个人的眼前,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现一样。刚才吴勉和归不归二人走在席应真的身后,被这个老术士挡住,没有看到这个诡异的景象。

  “聻什么时候变成这个德行了?”归不归看清了那个一闪而过的鬼脸之后,嘿嘿的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要不是以前见过这个倒霉脸,还以为出现了什么我都没见过的怪物……”

  说这话的时候,老家伙开始有意无意的向后退去。席应真看出来他的心思,用带着讥讽的语气说道:“老家伙你都说是聻了,现在再想躲,还躲的了吗?怎么,你还想术士爷爷亲自动手吗?”

  席应真回头冲着老家伙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退到了吴勉的身后。他不停的指着吴勉对老术士做着眼色,不过席应真好像没有看到一样,呵呵笑了一声之后,冲着躲在吴勉身后的老家伙说道:“谁让你长着这个七窍玲珑心的呢?术士爷爷再给你两条路走,一你自己过去,该怎么办老家伙你自己知道。二,术士爷爷亲自把你带过去,然后该怎么办,术士爷爷亲自动手,让你来办。聻术士爷爷已经定住了,剩下就看你的了。”

  吴勉听不懂这两个老家伙再说什么,打算开口相问的时候。躲在他身后的归不归苦着脸走了出来,随后一点一点的挪到了刚才鬼脸出现的位置。重重的叹了口气之后,闭着眼咬破了舌尖,合着口水的一大口舌尖血向前喷去。

  已经消失了的鬼脸瞬间再次出现,它的样子没有任何变化。好像凝固住了一样,长着大嘴等着吴勉他们几个人走进去。这一次鬼脸出现的时间长了一点,不过也就是几个呼吸的功夫便再次消失在几个人的面前。

  看着归不归咬破了舌尖之后,疼的呲牙咧嘴的样子。后面的席应真‘哈哈一阵大笑,笑完之后,他开口说道:“老家伙,继续啊,别停。你不是有本事看穿老方士的心思吗?那就继续把这一路上的东西都给术士爷爷清理出来,也别说术士爷爷欺负你,能做的你做,你做不了的术士爷爷来做。一直做到你的术法耗光了为止……”

  归不归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为自己的术法太多发过愁。这个时候,他只能愁眉苦脸的一口鲜血一口鲜血的对着聻出现的位置狂喷出去。

  吴勉知道聻是鬼死后的产物,不过见到实物还是第一次。看着对面归不归还在对着聻喷血,他有些不解的对着还在看热闹的席应真说道:“除了这个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有啊,靠喷血解决个把聻穿出去术士爷爷还有脸面吗?”席应真笑了一声之后,看着还在喷血的归不归,继续说道:“不过那样多没有意思……”

  ...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