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三百四十三章 以一敌四
  虽然之前已经见过这三个人的配合,广仁已经多少有了一些准备,不过匆忙之下,就算是大方师这样的人物也难免有些手忙脚乱,看到归不归到了身边之后,广仁的身后闪过一道白光,在空中绕了个圈之后,对着老家伙的身子射了过去,

  见到白光闪烁之后,归不归便大叫了一声,随后身体快速的落到了地上,在那道白光射过来的一刹那,老家伙的身体再次凭空消失,白光扑了个空之后,重新回到了广仁的背后,一连拜托了这一老一少之后,广仁才算是获得了主动权,看了一眼站在正在向他慢慢走过来的吴勉,微笑着说道:“刚才你有机会动手的,我有点好奇,你为什么不动手,”

  说话的时候,广仁背后的那道白光再次出现,慢慢飘落在他的手上,吴勉看的清楚正是之前见他使用过两柄短剑中的一柄,相比较广仁手中的短剑,自己手里的棒子就逊色多了,

  “我也很好奇,你变脸变得这么快,是大方师你自己悟到的,还是徐福教你的,”吴勉冷冰冰的看着从半空中缓缓落下的广仁,顿了一下之后,他又继续说道:“如果是你自己悟到的,那么大方师你是不是当作徐福已经死了,不需要顾及他了,是吧,”

  听到了吴勉提到了徐福,广仁微微的笑了一下,对着吴勉说道:“当初前任大方师既没有收你为徒,也没有将你正式纳入方士门下,而且首任大方师燕哀侯代师收徒先不说有没有这个先例,后来哀侯在魂飞魄散之前,差人送来的那封书简上面,已经写明了从他老人家烟消云散的那天起,你和他的同门之义已断,现在吴勉先生你和方士一门还能扯上的关系只有当初你在秦皇宫做过的宫廷方士了,”

  说到这里,大方师停顿了一下,收敛了脸上那一点点笑意之后,继续说道:“那好,我就以方士宗门大方师的名义,逐吴勉出方士宗门,从今天起始,吴勉先生你在没有和方士一门有一点关系,在外也不可再打我方士一门名宿的名义出头露面了,吴勉先生,你好自为之吧,”

  从吴勉当初被徐福看中的那一天起,他和方士一门便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不过广仁这一句话之后,算是彻底的斩断了吴勉和方士一门的关系,看来这位大方师是铁了心要和吴勉、归不归翻脸了,

  听了广仁的话之后,吴勉冷笑了一声,说道:“一个宫廷方士,你喜欢就送给你,不过我们既然没有什么关系,那我也不用看大方师你的面子了,”

  “吴勉先生你以前给过吗,”广仁淡淡的一笑,随后继续说道:“既然吴勉先生你已经不是方士了,那么咱们老生重弹,请你将前任大方师借给你有关方士一门当中的不传之秘一并还来,毕竟那些都是方士门中的宝贝,不可以流落在外面,”

  吴勉指着自己的脑袋对着广仁说道:“都在这里了,想要就来拿,”

  “那我就不客气了,”广仁说完之后,手里的短剑突然向着面前这边飞了过来,吴勉早就防范这他的这一手,看到一道白光对着自己飞过来之后,握着手中的如意棒对着那道白光挥舞了过去,

  本来以为出自炼器第一人之手的法器,怎么也会不逊大方师手中的短剑,没有想到的是,一声金属掠过的脆响之后,吴勉手中的如意棒一分为二,如果不是他躲避及时的话,这个时候吴勉已经和如意棒一起被分成两截了,

  短剑在吴勉的身后绕了个圈之后,再次回到了广仁的手中,大方师并不着急解决掉这个白发男人,好像老猫戏?一样的看了吴勉一眼,微微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吴勉先生,还是不肯将我方士一门的珍宝传回来吗,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别和他废话了,干,”没等广仁说完,任叁的小脑袋突然从地下冒了出来,小家伙冲着吴勉继续喊道:“他今天就是奔着杀人灭口来的,今天不是我们生就是他死,老不死的,动手吧,”

  “你们生我死,好算计啊,”广仁微笑着摇了摇头之后,突然对着小任叁的方向甩出去了那柄短剑,现在的大方师是恨透了这个人参娃娃,三天前在地宫上面,这个小混蛋翻着花样的骂他,最后竟然能把他这个大方师气晕过去,现在广仁唯独对这个小家伙沉不住气,当下竟然不顾自己大方师的身份,对一个相貌只有七八岁的孩子下了手,

  好在小任叁也是怕极了大方师,刚刚那句话喊完之后,小家伙已经一个猛子向着地下扎了下去,虽然广仁手中的短剑不是凡品,不过在小任叁钻进地下之后,他的气息很快跟着一起消失了,没有了目标,就算大方师的短剑在厉害,也对这个人参娃娃没有一点办法,

  当下,就在广仁打算将已经深入地下的短剑召回来的时候,眼前突然人影晃动,随后就减吴勉和归不归几乎同时到了他的身前,老家伙对着旁边的吴勉喊道:“罚剑已经出手了,别给他机会将罪剑拔出来……”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和吴勉已经一左一右的对着广仁扑了过来,那个白发男人挥舞着手里的半截棒子对着大方师的脑袋就砸了下来,广仁正要抬手去阻拦的时候,无意中瞅见吴勉另外一只手心里面夹着一个小小的好像红色珍珠一样的东西,

  储天珠,看到这颗竹子之后,广仁心下大惊,当下他不敢再在此次停留,脚尖一点地,身子平着向后面飞了出去,不过他刚刚躲开了吴勉之后,归不归已经到了他的身边,老家伙好像算好了广仁的每一个动作,在他向后退的前一刻,归不归已经先一步冲到这里,现在的老家伙手里握着一柄长剑,剑身横在广仁向后退时的必经之路,就等着大方师冲过来的时候,撞在剑锋之上,将自己一分为二了,

  直到现在为止,广仁还是不打算使用瞬移之法避开,在他看来,事情还在可控的范围之内,不需要时隐时现的那么狼狈逃生,那么做有损他大方师的威名,看到前后都有人在等着他,广仁的身子再次腾空,这一次防着吴勉和归不归追击,大方师直接冲到了空中七八丈的高度,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的吴勉和归不归二人,心里面已经打定了主意,这次要先解决掉归不归这个老家伙,看他的样子已经没剩下多少术法了,留着这个老狐狸爱,对自己始终不是什么好事情,

  就在广仁准备一个俯冲下去瞬间了结归不归的时候,突然听到下面和自己一起藏身的小方士喊道:“大方师,小心头定,”

  头顶有什么,这句话让广仁不由自主的抬头向上看了一眼,就见那只铁猴子沙弥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窜到了自己的头顶,他手里挥舞着一根铁棒槌,对着自己的脑门砸了下来,广仁当时再想躲闪已经来不及,当下实实惠惠的挨了这一棒槌,身子好像掉线风筝一样的从空中摔落了下来,不过就在铁棒打在广仁头顶的一刹那,他身后另外一支短剑也已经出鞘,电闪一半的射向了沙弥,

  一声金属相击的声音响过之后,铁猴子被一分为二,身子变成了两截摔落了下来,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