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三百六十五章 吴勉的心情
  从洞穴里面出来的时候,归不归、小任叁和百无求三个人正在蹲在地上,眼巴巴的看着出口的位置,吴勉出来的时候,正听见归不归对着自己的‘亲生儿子’说道:“傻儿子,你以为那个白头发好糊弄吗,就他哪个小心眼,要是知道咱们没等他提前走了,他嘴上不说什么,过两天一定在哪里找回来,不是老人家我在背后议论他,你爹爹我这辈子见过的人十万百万,像他这样知书达理、尊老爱幼、仪表堂堂的人就只有吴勉这一位了,啊,你什么时候上来的,术法这是又高深了,我老人家一点都没有发现你……”

  没等归不归说完,一道手指头大小的电弧从吴勉的身上冒出来,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老家伙的身上,斜眼看着倒在地上吐白沫的归不归,吴勉用他那特有的刻薄语气说道:“晚了,你说我心眼小的时候,我就站在这里了,不过你有句话还是说错了,我从来都是当天找回来的,揍你不隔夜,”

  “小爷叔,怎么说我爹也是你的晚辈,说打就打是什么意思,我爹他的话说错了吗,”看见归不归倒在地上抽搐,百无求没有过去把他扶起来,而是直接冲吴勉去了,这妖物脸对脸紧贴着白发男人,瞪着眼睛说道:“再说了,你当我死的吗,打一个活不了几天的老家伙不算本事,有本事你打我……”

  百无求的话还没有说完,吴勉突然向后退了一步,拉开了距离之后伸出来一根指头在这妖物的胸前点了一下,当他的手指头接触到百无求身体的一瞬间,一丝种子的力量顺着手指头传导到了妖物的身上,

  “嘭,”的一声,百无求的身子倒着飞了出去,也是吴勉的力道拿捏地准,这妖物倒地的位置正是他亲生父亲归不归的身边,看到了妖物躺在身边,跟着自己一起抽搐的时候,归不归一边继续抽搐,一边对着百无求断断续续的说道:“惹他……干嘛,你……这又……是……何苦,”

  “要你……管,我……乐意,”

  休息了片刻,等到归不归和他亲生儿子缓过来之后,他们四个人才慢悠悠的向着山下走去,虽然刚刚挨了吴勉一下子,不过老家伙早就习惯了他和白发男人的这种处事方式,当下继续凑到吴勉的身边,嬉皮笑脸的说道:“怎么样,看见那个老家伙了吧,这个就是他替燕哀侯藏起来的宝贝吧,打开看一眼,让老人家我也见识一下,首任大方师有什么宝贝留给自己的后人,”

  “你什么时候改姓姬了(燕哀侯本名姬哀),”吴勉翻着白眼看了老家伙一眼,这个时候,他心里正在想另外一件古怪的事情,自打‘徐福’消失的一瞬间,自己的术法便重新出现在丹田当中,随着术法贮满,种子的力量便开始快速的消失,本来已经灌满丹田的这种力量,放到了百无求之后,便当然无存了,

  种子的力量似乎和术法相冲,不过那样的话,徐福又是如何保存住这两股力量的,就在这个时候,归不归十分没有眼力的凑了过来,不过老家伙早就适应了吴勉的这种说话方式,当下老家伙也不恼,嘿嘿一笑之后,再次说道:“要不是燕哀侯不在了,老人家我倒是不介意认他当个干爹,起码以后再看见广仁,我老人家还算他一个长辈,见面了这位大方师也要老人家我绕着走……”

  “你刚才说他了,那么说之前进来的时候,老家伙你就已经看见那位神识了,是吧,”吴勉一句话打断了归不归的美梦,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不过我还是不明白,什么时候开始,这两位大方师的感情这么好了,你用我的地宫藏点东西,我藏着点宝贝,你要负责替我看着,什么时候开始,过气的大方师们也开始这么好说话了,”

  “他们大人物的事情,你问我一个被踢出门墙的方士,”老家伙一边说话眼珠子一边乱转,嘿嘿一笑之后,开始向吴勉打听起来他们三个人离开之后,‘徐福’出现发生的事情,

  吴勉和归不归是一条绳上拴着的两只蚂蚱,对这个老家伙,吴勉没有隐瞒的必要,加上这里面的事情,恐怕也只有这位方士门中曾经的老油条能说的清楚了,

  故意和小任叁、百无求拉开了距离之后,吴勉没有丝毫隐瞒的将‘徐福’现身之后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归不归默不作声的听完了之后,眨巴眨巴眼睛说道:“那个老家伙一直都在撺掇你走种子这条路,是吧,那么这就有点意思了,老家伙他自己摆弄了一辈子的术法,却劝你另辟蹊径去伺候种子,这个有点出乎老人家我的意料了,老家伙这是要干什么,”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看着吴勉,似乎是在等他的答案,当下这个白发男人瞅了老家伙一眼,用他那刻薄的语调说道:“你这又想臭显摆了,是吧,当初徐福把你从方士门里面踹出去,不止是因为老家伙你嘴碎,还因为你动不动的在他面前显能耐,对吧,”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能闻到他身上的电弧味,当下,老家伙讪笑了一声缓解一下气氛之后,在吴勉翻脸放出电弧之前,开口说道:“老人家我之前倒是听说过种子和术法相克的说法,不过这都是几百年前的老黄历,徐福自己同时修炼术法和种子,他自己这就算是打了那些胡说八道的脸,不过现在他自己重提术法和种子之争,这个老人家我就看不懂了……”

  说到这里,归不归顿了一下,他的眼里出现了一丝怪异的光芒,眼睛看着吴勉说道:“先别管那个老家伙,你自己什么意思,真的打算放弃术法,专攻种子吗,”

  “看我的心情,我又不是这神识的提线木偶,凭什么他说什么我就要做什么,”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就算是前任大方师又怎么样,东西给我就是我的,怎么用都是我自己的事,”

  “你们在说什么呢,”这个时候,小任叁忍不住凑了过来,小家伙看了看吴勉脸上的表情之后,突然对着归不归吼道:“老不死的,看看你把吴勉气成什么样子了,不过先把话说明白,你上次在背后说他茅厕里面石头托生的,被尿腌透了说话都带着尿碱味,这闲话可不是从我们人参的嘴里说出去的,你要报复可别冲我来……”

  小任叁说到一半的时候,归不归的脸色已经变了,没等这个小家伙说完,归不归掉头就跑,不过就在他刚刚迈腿的一瞬间,一道手臂粗细的电弧从吴勉的身上窜了出来,瞬间打在了老家伙的背后上,将他打的双脚离地,身子飞出去五六丈远之后才摔落到了地上,

  倒在地上继续抽搐的归不归本来以为百无求会和刚才那样,继续冲到吴勉的面前给自己出头,没有想到的事,这妖物走过自己身边的时候,就好像没有看到自己一样,大步流星的从老家伙的身边走过去,嘴里慢慢悠悠的嘀咕道:“我愣一点,可不是傻子,一次愣二次傻三次不要命……”

  看着自己这亲儿子的越来越远的背影,还在不停抽搐的归不归吐了一口白沫之后,颤颤巍巍的说道:“等着……都等着……等我的……封印解开的……”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