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三百六十六章 宗门之乱
  下山之后,归不归和吴勉好像有了默契一样,就算任叁和百无求二人不在场,他们俩也绝口不提‘徐福’神识的事情。不过老家伙还是对吴勉带回来的油布箱子感兴趣,不停的鼓动他打开箱子看看里面是什么宝贝。用老家伙的话来说:“就看两眼,东西还是燕哀侯后人的,老人家我就见识一下里面是什么宝贝。”

  和归不归几十年的相处下来,吴勉已经摸清了他的脾气秉性。现在老家伙的术法尽失,如果知道箱子里面是他可以用来保命的法器,说不得一定会想办法弄来。既然是送给燕哀侯后人的,那么老人家我买他的,这个总不犯法吧?吴勉的脑海中几乎已经出现了这个画面。

  不管归不归怎么游说,吴勉都不加理会。最后索性自己都不打开油布箱子,不给归不归任何窥探的机会。

  不过接下来如何将箱子送还燕哀侯的后人,这个问题多少有些难办了。当初燕哀侯留下来的一丝魂魄亲口说过,他后人每一代的转世轮回都在方士一门的掌握之中。想知道这一世的后人在什么地方生活,只有去方士门中打听了。不过以他们现在和广仁的关系,那位大方师未必会那么痛快就把后人的身份、地址告知他们。

  按着吴勉以往的性格,将这件油布箱子直接仍在方士宗门口,上面贴张纸条说明箱子的来历,剩下的让方士们自己去安排就好。不过这件事牵扯到了燕哀侯的临终遗愿,说什么吴勉也要亲自将这件箱子送到他后人的手上。

  从山上下来之后,四个人先是去了广陵城休息了两天。这期间,吴勉和归不归商量了几个办法,想到最好的办法是找到归不归留在方士门中的徒子徒孙,让他们想办法偷出来燕哀侯后人的现世身份和住址。然后将箱子送去便是。不过归不归的弟子们差不多都已经离世了,就连见过面的徒孙们也都走的差不多了。现在只求还能找到一两个在世的徒孙或者曾徒孙,看在老祖宗的份上,让他们去辛苦这一趟了。

  从广陵城的客栈中结账出来之后,四个人溜溜达达的向着城外市集的方向走过去。想着在那里或雇或买一辆马车的,不过就在准备出城门的时候,一个白须白发,身穿方士服饰的老头子在几个修士的簇拥之下,迎着几个人的方向走了过来。

  老方士和归不归远远的打了个对眼,本来还谈笑风生,好像世外仙人一般的老方士突然脸色大变。随后也不理会簇拥着自己进城的这几个人,转身向着成门外走去。怕老家伙看到他,老方士还将外衣抻了抻罩在了自己的头上。

  “田永铭!看见师祖就跑这是什么意思?你师尊我弟子就是这么叫你的吗?”老方士的动作没有逃过归不归的眼睛,一句话便叫住了眼看就要出城的老方士。

  这个叫做田永铭的老方士回过头来,好像刚刚看见归不归一样。一溜小跑的到了老家伙的身边,先是对着归不归一个头磕在地上。随后满脸堆笑的说道:“我就说一大早看见喜鹊叫准有好事,想不到能在这广陵城中遇到老祖宗您。当年最后一次被您弟子我师尊带着给老人家您请安的时候,我还是一个不懂事的娃娃。想不到这二百多年都过去了,您老人家还是能把我认出来。”

  田永铭说话的时候,原本簇拥着他进城的修士们已经走了过来。其中有几个识货的,听到田方士称呼这个老成不像样的老头子为老祖宗。算着辈分这样的人物还在世上的,也只有一个最近几十年再次出世的归不归了。

  几百年前,归不归出离方士门中那会也是名噪一时。现在听到这个老头子就是和大方师广仁同一时代的人物之后,这些修士相互使了眼色。随后同时跪在地上,一口一个“晚辈见过归老前辈……”对着归不归行起了大礼,这时候,老家伙又变成了他道骨仙风,老神仙一般的模样。

  看着这些人行礼已毕之后,归不归微微的笑了一下,随后对着这几个修士说道:“各位都起来吧,老人家我也不是招摇的人,大家不用如此客气。我老人家还有几句话要和永铭这孩子嘱咐一下,请各位行个方便。”

  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以后,这些修士都十分识趣的先行离开。等到他们都走了之后,老家伙才笑眯眯的对着自己的徒孙说道:“来,老人家我再给你介绍几个祖宗,这位是……”

  “吴任百三位先生,弟子已经早有耳闻了。”说话的时候,田永铭苦笑了一声,看样子他听到得都是从广仁近枝弟子那里得来的消息,想来也不是什么好话。

  “知道了就好,省的老人家我再费口舌了。”归不归微微笑了一下,随后指着远处的一座酒肆,继续说道:“这里也不是什么说话的地方,咱们过去那里边喝边说。正好老祖宗我还有件事要麻烦你,你这辈子还有能帮上老祖宗的时候,想想老人家我都替你高兴。”

  田永铭虽然不情愿,不过还是被这个最不想看见的老祖宗拽到了酒肆当中。找了一个清静的位置坐下之后,归不归先是家长里短的说了几句意思一下,话音一转,对着自己的小徒孙继续说道:“永铭啊,本来老人家我有件事情要麻烦你师尊做的,不过你师尊既然已经不在了,那么这件事就要着落在你的身上。帮老祖宗个忙,去宗门帮我查点东西。”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完,这个老方士田永铭便哭丧着脸,对自己的师祖说道:“真不是徒孙我不帮您,实在是没有机会下手。最近宗门里面除了大事,现在掌管典籍的都是大方师的亲枝近派。您也知道,自打老人家您出了宗门之后,您留在方士门中的这一支就一天不如一天……”

  “出了大事?”这个时候,坐在一旁的吴勉眼眉一挑。和归不归对了胰腺炎眼神之后,由老家伙开口问道:“什么大事?不是广仁又打算找我们的麻烦吧?”

  “现在大方师没有那么心情了。”田永铭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您几位不知道,不久之前大方师在宗门之外关押的修士跑了,还伤了广义、广悌两位师叔。跑的那位是前任大方师的弟弟,那个叫做徐禄的。后来找到了是关押犯人的总管串通了外人,里应外合之后做的。不过发现的时候就晚了一步,火山亲自去拿人的时候,才发现这个人已经死了几天。现在大方师震怒,关押犯人的方士都被看押了起来。宗门重新派人过去,您看看,我这都一把年纪了,还被派去做这做那的。”

  老方士说的,之前吴勉和归不归便已经知道了一些。不过现在从他的嘴里说出来,要比当初火山说的严重得多。

  “还真是出事了,难得广仁师徒俩会在我们面前实话实说。”归不归冲着吴勉嘿嘿得笑了一下,随后继续对着自己的徒孙说道:“知道勾结得外人是谁吗?徐禄被关的年头比老人家我还长,照理说外面也没他得什么朋友了,谁能冒这个险去把他打救出来?”

  田永铭回答道:“这事现在还没有定论,不过听说大方师已经有了怀疑的人选了。这几天就要动手了。”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