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三百七十七章 临行之前
  半个时辰之后天色慢慢的亮了起来,不过黄龙涧当中,却没几个人睡的着了,由于大方师已经下了法旨,午后火祭了问天楼的主事之人之后,便要带着众方士离开这里,当下,也没有方士再去清理被大火烧毁的房屋,除了小半在把守各个出口要路之外,大部分的方士都守在几个四角楼周围,以防最后这几个时辰再出什么意外,

  与此同时,大方师的住所,广仁正在眯缝着眼睛半卧在卧榻上,他的对面是跪在地上的火山,这个红头发的男人正在对着广仁诉说刚才在自己住所的遭遇,说到最后黑衣人和吴勉众人趁乱逃走之后,火山羞愧的脸色就好像自己的发色一样,红的那么尴尬,

  不过大方师的脸上倒是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火山说完之后,这位大方师才睁开了眼睛对着还在地上跪着的火山说道:“这件事是归不归有意在算计你,有心算无心之下,就算是我会措手不及,”

  说到这里,大方师顿了一下,做了个手势让火山起来之后,对着自己的大弟子继续说道:“你说纵火之人是同门,看出来是谁了吗,”

  “此人刻意的隐藏身份,术法中加了掩饰掩盖住了自己的气息,”火山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如果不是术法相互熟悉,我都不敢肯定此人是方士同门,这个人掩饰的太好,弟子看不出来是谁,”

  “是看不出来,还是说不出来,”广仁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看着自己的首徒说道:“单论术法,同门当中能和你比肩的并不多,你有了怀疑的对象,但是没有证据说不出来是吧,”

  看到自己的师尊这么说,火山不再迟疑,刚刚想要将自己怀疑的人名说出来的时候,大方师却摆了摆手,说道:“你自己知道就好,不管这个人是谁,过了午后便无关紧要了,去准备午后火祭的事情吧,铲除了问天楼的余孽,他日我渡海去寻前任大方师的时候,也算是替你消除了一个隐患,”

  见到大方师自己转了话题,当下火山也不在纠结这个人名,当下向自己的师尊行了师礼,随后才从广仁的住所里面退了出来,带着他自己的门下弟子去忙活起来午后火祭的事情来,

  看着火山的背影从自己的房间里面离开之后,广仁从卧榻上起来,走到放着竹简的书架上,一边在里面翻找着自己要看的书,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既然是你主动的踩了过来,那么就不要怪我不讲同门之谊了……”

  辰时到了的时候,广仁便指使手下的小方士将关在四角楼里面的问天楼余孽带了出来,这些人都被封印了术法,加上身上带着的刑具,想要豁出去拼命,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将两位楼主带出来的时候,是火山亲自看押,这个时候午后火祭的事情已经传开,这些人已经都知道自己的死期降至,虽然这些人脸上大多都露出来不甘的表情,不过却没有一个人流露出来怯死之意,见到两位楼主出来之后,还都是一付恭敬之情,没有一丝一毫的责怪之意,

  两个一摸一样的问天楼主姬牢先是被带到了一座刚刚搭好的棚子当中,里面已经摆好了酒菜,虽然仓促之间没有什么大菜,不过也是有鱼有肉的,每人还有一摞刚刚做好的麦饼,随后,其他的楼中主事之人便都带到棚子外面席地而坐,他们的面前也都是和两位楼主一摸一样的菜式,每人的身边都跟着一个小方士,看到了楼主众人都做好之后,这些小方士便开始替他们斟酒布菜,

  “这就算是送行的酒菜了吗,”昨晚将自己和全部楼中主事人都送下来的那位问天楼主冷笑了了一声之后,对着站在他们两位姬牢对面的火山继续说道:“不过这样的酒饭也未免有点寒酸了吧,鱼肉都是臭的,这酒也是酸的,这样怎么能让我们安心的去转世轮回,”

  “仓促之间有些怠慢,还望两位楼主和各位主事人见谅,”火山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随后冷冷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稍后火祭送各位转世投胎的时候,我会尽量在瞬间便让诸位主事之人结束这一世的苦难,稍后还会在各位的魂魄上打下印记,就算几世之后再见,还是会认出来几位主事之人的……”

  这几句话说完,除了两位楼主之外,其他主事之人脸上的不甘之情更盛,这样一来,他们不管轮回几世,都在方士一门的监视之下,就算哪一世再有机缘重新修炼术法,九成也会被方士阻拦,修士皆为成仙不老,这样一来就算是堵住了这些人后世的成仙通道,要永世受轮回之苦了,

  本来这些人当中,还有人存了大吃大喝豪横渡世的心思,火山的话说完之后,看着眼前的酒饭,这几个人也没了那个心情,愁眉苦脸在小方士的服侍之下,喝了几杯酒之后,便萎靡的坐在地上,等着自己升天的时辰到来,

  看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负责查看时辰的小方士走到了火山的面前,恭恭敬敬的说道:“回禀师尊,还有半个时辰便到了午时,现在可以请几位楼主和主事之人蹬祭台……”

  “怎么,大方师不来送我等最后一程吗,”一直没有说话的另外一位姬牢,这个时候冷笑了一声,盯着火山的眼睛继续说道:“广仁的自视也太高了吧,我是谁他知道,就算是看在昔日同门前辈的面子上,他也不出现吗,”

  “阁下还是噤口吧”火山冷笑了一声之后,连楼主这个尊称也懒得说了,看了他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同门不敢当,阁下还是省些力气吧,你们二位的体制特殊,稍后轮回的时候难免要受些苦,到时候不要说我故意为之……”

  听到其中一位问天楼主自称和火山是同门的时候,下面几位主事之人的脸上开始露出惊愕的表情,他们没有想到和方士一门争斗了这么久,最后自己的楼主却是方士出身,如果这些人知道了这位楼主还差点坐上大方师的位置,不知道心里又会如何感想,

  “好了,最后这点时间让我安静一下吧,”昨晚和广仁说话的那位姬牢突然大喊了一声,打断了火山的话之后,他继续说道:“最后这一时三刻了,不要呱噪,让我们安安静静的走吧,”

  火山点了点头,回身对着通报时间的小方士说道:“距离午时还有一刻钟的时候,你再来禀告,让他们安安静静的走完这一世的最后一程,”

  小方士躬身退去之后,火山坐在面对两位楼主的蒲团上,三个人的目光交错,虽然都没有说话,不过已经让在两位楼主身后侍候的小方士倍感压力了,

  指责广仁没有亲爱到场的姬牢突然性情大变,要身后的小方士喂酒喂肉,当着火山的面吃的肉汁加上酒水撒了一身,另外一个和他一摸一样的问天楼主却没有一点要吃肉喝酒的意思,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火山,就好像要把他盯出血一样,

  两位姬牢的风格完全相反,看的火山不住的冷笑,看到那位姬牢身前的酒碗肉碗空了之后,对着手下的小方士做了一个手势,让他们不停的加肉加酒,看着姬牢面前加了三次酒肉的时候,查看时间的小方士再次回到火山的身边,低声说道:“回禀师尊,正午时分已到……”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